mango28
头像
下士
  • 下士
  • 733
  • 0
  • 974
  • 0
  • @2015-10-25
发表于:2021-09-06 14:21|只看TA
字体大小:T|T

你对上海好熟悉啊,你说的一带就是我们小时候去市少年宫经常会走的一带


真诚的小majia 发表于 2021-08-18 00:23

我一直在2号线附近活动,尤其浦西这一段。虽然我没在弄堂里生活过,但看楼主这些描述特别亲切。

1
otherspring
头像
上士
  • 上士
  • 1370
  • 1
  • 2796
  • 1
  • @2006-08-22
发表于:2021-09-06 18:55|只看TA
字体大小:T|T

刚读了几段,支持lz,写的太好了,有人情味儿,烟火气,但是文艺性也很强。

不少人说文笔像王安忆的,我倒是觉得更像程乃珊,更加贴近生活。

1
Advertisement
Eclipse17
头像
二等兵
  • 二等兵
  • 268
  • 1
  • 1591
  • 0
  • @2017-03-21
发表于:2021-09-08 00:16|只看TA
字体大小:T|T

哎呀,lz把张阿姨写的从画里走出来,写得把看故事的人拉进了画里。


小时候住过的石库门弄堂里没有小花园,也没水井,到处串门吃饭的小囡,还有从楼梯上一路滑到底的声音,都是有的呀。

日月同辉,你中有我。

0
Lulily
头像
二等兵
  • 二等兵
  • 290
  • 0
  • 326
  • 0
  • @2020-02-19
发表于:2021-10-01 00:44|只看TA
字体大小:T|T

楼主有空请继续更哦

0
真诚的小majia
头像
三等兵
  • 三等兵
  • 62
  • 0
  • 74
  • 0
  • @2020-11-17
发表于:2021-10-03 22:11|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说到海晨哥哥,他的身体真是太好了,小时候不懂身体素质的说法,只知道他体育特别好,跑步快,跳的高,各种球类都精通。他个头比同龄人要高,大冬天上海的这种气温,他也从来不怕冷。把我们这群冷的缩头缩脑的小孩羡慕的。他说是继承了他爸的体格。

他爸以前在农村的,干农活比别人都快,跑几里地挑水,简直跟走平地一样快。后来他爸入了伍,从一个普通的新兵很快做到了连长。那时候没有军衔,连长应该属于现在的上尉了吧。有一次新兵连长骑自行车去闵行机场,撞上了个心急火燎赶去见导师、过马路没看红灯的女大学生,把人家胳膊撞破了。于是先送女大学生去附近的医院,把自己的军人证给她,又骑车回部队请假,然后又去医院陪人家。经过一番精心的照顾,两个人居然就有了好感。

当两个人还有一层窗户纸的时候,新兵连长打算用小楷写一封情书确定两人关系,结果,写毛笔字的样子被正巧探亲路过的军长的女儿看到了。新兵连长年轻帅气,立即吸引了这个千金小姐,随之小姐对他展开了热烈的追求。首长的女儿那么扑,等于是直接能成乘龙快婿啊。然而,新兵连长喜欢的是女大学生,他虽然农村苦出身,但是不愿意为了升官而依附什么人。他马上就跟女大学生挑明了,说我们立即确定关系吧,如果你对我这个人没什么不满意的话,我跟组织打报告申请结婚,时间再耽搁久了,恐怕就身不由己了。女大学生本来就很喜欢这个帅气的军人小伙,又善良又正直,还有什么好说的,嫁!两个人不久就喜结连理了,剪了两个囍字,把两床被子抱到一起,就算结婚了。女大学生吗,就是海晨哥哥的妈妈。

军长的千金当然很生气。不久以后,新兵连长就被调离了自己原来的部队,调到警备区司令部里做个后勤之类的工作,很久都没有在仕途上有任何发展。不过他没有后悔自己的选择。他有喜欢的人,还有一个和谐的家庭,很满足了。其实后来海晨妈妈被调到边疆搞国防项目,他爸爸虽然嘴上说要离婚,实际上肯定是舍不得的。他或许只是想她快点回来吧。

那些都是蓉儿的妈在翻棉被的时候说的,说的时候要么叹一口气,要么脸带愠怒。她认为海晨哥哥的爸爸妈妈都作了最不利自己的选择,比如你说当乘龙快婿有什么不好的,现在都说不定成团长了,在警备区司令部嗳,团长可了不得。进出大门有吉普车接送,特供物资多少会到他们手里。海晨妈妈么,就算读的是高精尖科技,但是完全可以不要去边疆的呀,当时女孩子有几个搞国防项目的、能吃得了那种苦?然后又觉得海晨哥哥太可怜了,跟没有父母有什么区别?

 

海晨哥哥彼时年少,没有想太多。他知道妈妈是去为国家做贡献,虽然在很远的地方,但是无时无刻不在想他和爸爸,每个月都会写很长的信寄回来。弄堂里谁家的妈都喜欢他,还有一群像我们这样的小孩整天跟着他,他并没有觉得孤单。只是后来长大以后,有一次喝多了,他突然有点感慨,跟我们说,小孩子其实不在乎家里的经济条件的,也不在乎父母职务多高,唯一在乎的是父母是不是在家里,是不是能陪着他们;那时候,他特别羡慕那些在黄昏的台灯下,有妈妈在身边摇着蒲扇做作业的孩子。

 


因为比我们大两岁,海晨哥哥会的东西比我们多多了,每过一阵就会有个新游戏教我们。花了两个月教会了我们所有人骑自行车,我们齐心协力地把阿昆叔叔的自行车撞掉了很多漆……人家好好的一个凤凰牌18寸自行车,被我们撞的笼头歪过好几次,铃铛掉了装上去,脚撑踢歪……除了两个轮胎,几乎都没有幸免。本来挺新的一个车,被我们用完后看上去旧得连小偷都不愿意多看一眼的样子。不过阿昆叔叔也不在意,说反正多骑骑不会生锈。阿昆叔叔对什么都不太在意,吃的用的,你们要什么都可以拿去,小人书你们喜欢就送给你们。他两个邻居为了谁卫生间多用了半个小时都能打架,隔几天又为了谁的晒衣服绳子拉的太开嚷嚷嗓嗓一早上,三天两头叫居委会的大妈们去调解。然而阿昆就什么都随便,不占公共场地,不用抢时间,真的是一股清流,一股传统弄堂生活里的清流。

 

期中的时候,海晨哥哥学校里要开家长会,他爸爸好几天没回家。那时候也没有电话,他没有办法,只好在状着胆子,自己到警备区司令部去找。走了几站路的样子,到了门口被站岗的小战士拦下不让进。站了好一会儿,一个副官过来,认出他,然后把他带进里面的办公室。海晨哥哥坐那等了一个下午,才知道他爸爸去出差了。副官看到他可怜,就送了一副羽毛球拍给他玩,,还陪着他玩了好一会儿。

 

海晨哥哥后来又悄悄去警备区司令部打了几次球,学会了不少招式,要回来教我们一起玩。尼娜一听,开心的跳起来,“海晨哥哥,又有好玩的了?”

 

蓉儿去少年宫排练了,小步家里从街道那里拿一批串别针的活儿,就是把别针10个串一串,她放学了要帮着做。啸正如约而至,一手拿了个百科全书,一手拿了一个超大的饭盒,“里面都是面拖蟹,你要现在吃,还是打玩球再吃?”

我想了想,拿不定主意,就去问尼娜,“你想现在吃面拖蟹吗?”

“你先去吃,我跟海晨哥哥先打一会儿。”

 

我于是跟啸正并排坐下来,打开饭盒。哇,一股浓浓的酱香带着大闸蟹的海鲜味扑鼻而来,我拿起来一块就塞到嘴里,这个鲜啊!啸正看到我吃的张牙舞爪,嘿嘿笑了,“还好叫我妈妈做了很多,否则估计不够你一个人吃的。”我嘬着手指上的酱汁,心情很好,“哎,怎么还热的呀?”

“我妈妈今天晚班值班急诊,所以下午做的。“

“下午做的也不能这么热呀。“我滋滋地嘬着蟹壳里的蟹黄,任凭润泽丰厚的大闸蟹味道在我的嘴里滋长。

“放在稻草捂窠里啦,所以一直这么热。“啸正笑着说。他笑起来露出一排白白的牙齿,跟我们吃多了四环素的黄牙都有点不一样。

“那米饭怎么办?“我还是追着问。捂窠是每家每户用来给一锅米饭保温的设备,上海室内没有暖气,以前也没有微波炉,一锅饭如果不保温,那一会儿就冷了没法再盛第二碗热的了。用了捂窠,中午做的饭到了晚上都有可能是热的,一大锅米饭连锅一起放进一个又大又软的稻草带盖子的窝里捂着,根本不用担心会变冷了。反正那时候就是秋冬天怕食物变冷,为了保温做很多工具和设备,春夏天呢,又怕食物变质,为了降温又不停的找凉快的地方。

“米饭……“啸正也难住了,“我也不知道,我就叫我妈妈给面拖蟹保温,米饭去哪里了我也不知道。”

我点头。反正啸正家里大,说不定有好几个可以保温的设备呢。我们去过他家一次,一家用一整个厨房,专门一个房间都是他爸爸的医学资料。不过他爸妈因为经常要值夜班,所以不能大声,我们也不太敢再去玩。我嘬了一下面拖蟹香浓的汁水,说,“你妈妈做菜挺好吃的。我妈妈就不太会做菜。“

“那你爱吃什么告诉我,我就叫她做。“他说。

“我想想啊,下次做糖醋小排好伐?”

“可以的呀,小排她也拿手的。下个星期三带给你。”

 

院子里,海晨哥哥已经开始教尼娜怎么打球了,他给她一个拍子,然后示意怎么握拍怎么挥动。木头球拍又大又重,有尼娜大半个人高,她拿着拍子,横着不对,竖着也不对,怎么拿都觉得别扭,毕竟那跟乒乓球拍太不一样了,拿着特别不顺手。她索性双手拿着拍子,在胸前挥舞了两下,又横着举过头顶,“昏睡百年~~~”

 

海晨哥哥一听,笑了,放下发球的架势,饶有兴趣地看着尼娜。

 

“国人渐已醒……”尼娜一边唱,一边挥舞着球拍,一副呼呼生风的样子。

“喂,你不好好打球,耍什么猴戏?”啸正叫了一句。我瞪了他一眼,“《霍元甲》你知道吗?一代大侠!她在唱主题曲呢。”

啸正不解地看着我,“什么获言奖?”

“不是,是电视剧,《霍元甲》!”我叫起来。他还是一脸纳闷,“获什么甲?“

“啸正,你平时不看电视的?“我诧异,”哪有人不知道《霍元甲》的?“他没说话,我忍不住又逼近一步问,“被我说中了,你爸妈不让你看?”

他想了想,然后摇头,“不是,我爸妈轮着夜班或者早班值班急诊,电视声音一响他们睡不好的,所以我家很少看电视。“

我无比诧异地看着他,觉得电视是大部分人饭后生活的主题,一天所有的乐趣都在电视里,他要是不能看电视,那也太惨了,虽然他模样很欠揍,但是我无法想象一个人没有电视的生活。于是说,“那你平时要不到我家或者尼娜家看吧,还有一个动画片《一休》也很好看的!“

“真的吗?我可以去你家看电视?“啸正眼睛都亮了。

“当然了,我吃你的面拖蟹,你到我家看电视,天经地义!”我说。

 

我们叽叽喳喳地聊着天,海晨哥哥在那边一门心思地欣赏尼娜的武术表演。“哈哈哈,唱的还真好啊,再唱下去呀。”海晨哥哥说。

一看海晨哥哥认真的样子,尼娜更兴奋了,平日里只要海晨哥哥喜欢的东西,她都觉得是好东西,海晨哥哥喜欢看她唱歌,那当然说明她唱的好。“那我继续唱了啊。“尼娜说。

“好啊。”海晨哥哥更带劲了,索性蹲下来,托着脸看表演。

 

尼娜正了正姿势,机灵的眼睛骨碌碌一转,又想了一套动作,有模有样地伸出双指轻轻划过拍子,就像一个练剑的少女,“睁开眼吧,小心看吧,哪个愿忍辱自认!”唱到这里,她一甩头,前弓步半蹲然后起身抱拳。

 

“哇,好像啊!”我拼命鼓掌。尼娜是赵倩男,嗯,很调皮俏丽的赵倩男!她皮肤黝黑,两颗活泼的小虎牙,跟那个演员像极了!那海晨哥哥就是霍元甲,一个满身正义的大侠,话不多但是内心充满了力量和坚毅。而此时,霍元甲正兴致勃勃地看着赵倩男练剑,欣赏她呼呼生风的样子,满心欢喜她的俏皮和灵动。

 

我看了一眼啸正,他看上去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完全脱节,但是又很乐呵,觉得看着我们玩他也很开心。

“这个主题歌很容易学的,看完电视,下个星期你就会唱了!”我说。

“嗯,好的!”他开心起来。

 

剑舞到一半,突然没有声音了,哑然,定格。她脸上的表情凝固在“因为”的为字上,嘴也没合拢,愣愣地看着什么,好像是个挺高的东西。一旁的海晨哥哥也跟着看,脖子因为没调整,显得特别的扭。两个人仿佛看到了一个古怪的山怪向他们走过来。

 

院子门口一团乌云,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影,一时间仿佛刮起一阵狂风,树枝颤抖,树叶都掉下来了。我顺着黑影抬头,看到一个铁塔一样的人,是老姑娘。

 

看到我像只小鸡一样的坐在台阶上,她嘴角咧开变成了一个狞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咆哮起来,“被我逮到你在这了!”她的声音响彻了整条弄堂,井水开始咕噜咕噜冒泡,弄堂周围的沙子都漫天飞扬。院子外一个骑车经过的人车笼头都晃了一下。

我拿着面拖蟹的手一抖,差点掉到地上。想了想,索性也不吃了,放回到饭盒里,嘬了一下手指,“我又没做错事,你怎么又来找我麻烦?”

“哼哼,这次可不是我要找,是你们班主任来找你!你惹了大麻烦!”

0
真诚的小majia
头像
三等兵
  • 三等兵
  • 62
  • 0
  • 74
  • 0
  • @2020-11-17
发表于:2021-10-03 22:12|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刚读了几段,支持lz,写的太好了,有人情味儿,烟火气,但是文艺性也很强。

不少人说文笔像王安忆的,我倒是觉得更像程乃珊,更加贴近生活。


otherspring 发表于 2021-09-06 18:55

这两位都是我很喜欢的女作家!尤其程乃珊。

0
真诚的小majia
头像
三等兵
  • 三等兵
  • 62
  • 0
  • 74
  • 0
  • @2020-11-17
发表于:2021-10-03 22:15|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哎呀,lz把张阿姨写的从画里走出来,写得把看故事的人拉进了画里。


小时候住过的石库门弄堂里没有小花园,也没水井,到处串门吃饭的小囡,还有从楼梯上一路滑到底的声音,都是有的呀。


Eclipse17 发表于 2021-09-08 00:16

哈哈哈


楼梯的事情,我小时候我妈跟我说万一滑了,一定要蜷起腿,这样才可以及时刹车,要是腿笔直就一直滑了。有一次我一脚踩空,第一个台阶,结果就记住了后面那句话,把腿伸的直直的,从最上面一直转着圈滑到最后一个台阶。完美。

0
真诚的小majia
头像
三等兵
  • 三等兵
  • 62
  • 0
  • 74
  • 0
  • @2020-11-17
发表于:2021-10-03 22:15|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楼主有空请继续更哦


Lulily 发表于 2021-10-01 00:44

会哒,就是有点慢...

0
真诚的小majia
头像
三等兵
  • 三等兵
  • 62
  • 0
  • 74
  • 0
  • @2020-11-17
发表于:2021-10-11 00:13|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老姑娘往旁挪了一步,从她身后走出来一个矮个子、身材浑圆的中年女子,小眼睛里射出来两道寒光。

 

“吕……吕老师……”我一下子紧张起来。班主任找上门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更何况是一个不怎么喜欢我的班主任。她的脸色很不好看,分明是抓到了一个天大的把柄,可以好生训斥我了。

“哼哼,你们班主任刚才在弄堂口,要去你家找你,只知道住这个弄堂,但是不知道是哪个院子。正好被我碰到,你住哪、做了哪些坏事,我可是最清楚的了。”老姑娘一看我有些惊慌的样子,更得意了,不停地开始呱噪着。

班主任往前一步,站到老姑娘前面。班主任矮,大概到老姑娘腰上的高度,伸手,拦住老姑娘的喋喋不休。眼见着她的两片薄薄的嘴唇要启动,我知道那个所谓的麻烦应该不是吓唬我的,应该够让她罚我一个学期早值日了。嗳,我一撇嘴,何患无辞嘛,随她啰。

“你,昨天去少年宫了吗?“班主任指着我开始问,手指都快戳到我的头上了。

“我……那个……昨、昨天身体不舒服,所以没有去。“我轻声道。

“那星期四呢?上个星期二呢?“她继续问。

“我……“

“都没去对吧?“她嘴角浮起一丝干笑,”你们少年宫的辅导老师今天找到学校来了。她说你这学期都没去象棋小组,怕有什么事情,所以就过来问。你说要命伐,我这个班主任学期过了大半了才知道。喂,少年宫兴趣小组算课外活动的,你不去是旷课你知不知道?旷课还了得?才三年级就知道旷课了?“她越说声音越响,越说语速越快,恨不得周围的邻居都过来看热闹,看看她这个学生做了什么好事被她抓到了。

 

尼娜和海晨哥哥在院子口相互看了一眼,也知道事情有点严重。啸正把他的大不列颠百科全书一合,站起来,一脸嘻皮笑脸地走过去,“吕老师,您先别生气,您高血压,生气不好的呀。”

班主任看到啸正,脸色稍微缓和了一点,“啸正,你是个好学生,很关心老师。”

“是的是的,”啸正一个劲的点头,“要么你到我家去坐一会儿好伐,我爸爸马上回家了,他说最近来了新的高血压药,可以拿一点给你的。”

“啸正,我改天去坐噢。今天吕老师有别的事情。”

“吕老师,身体很重要的,有什么比健康更重要呢?”啸正一本正经。

班主任被说的没办法,只能不停点头“对,啸正你说的都对,不过等一会儿好伐,吕老师现在有事情要跟她说清楚。“

“吕老师,“尼娜赶紧跑过来,”下个星期,我区里有比赛,就是交了请假条,放在你桌子上了,不知道你收到了吗?“

 

尼娜和啸正都使劲在那里分散班主任的注意力,拖延时间,不过大家也都知道,一时半会儿可能找不到别的办法,帮我摆脱这场来势汹汹的非难。

 

“啸正,明天你爸爸在医院吗?我去开一点药。“老姑娘在旁边不失时机。班主任白了她一眼,意思是这是我的主场,你瞎凑什么热闹呢。老姑娘尴尬地笑了一下,小眼睛眨巴眨巴,”吕老师,下个学期食堂名额赶紧申请了噢,错过了就没有了。到时候你们班学生的家长不要来找我噢。要问问你这个班主任。“

“食堂的名额不是每个班级12个人吗,现在你只给10个,当然有家长会去找你啰,不过我估计家长找也没什么坏事吧,个个都是求着要名额的。“

“你看你说的,难不成我还假公济私吗?我这个人向来很大公无私的。不信你问依依,她符合条件,我还给她额外加了一个名额,依依你说是不是?“

“我今天来找她,不是为了食堂的事!“班主任声音又提高了。

一群人闹闹哄哄,我妈正好下班,推着自行车进院子,看到人那么多,愣了一下,看了一圈,发现里面有班主任,于是停了车,道,“吕老师,你怎么来了?“

“依依妈,你来了正好。你们依依一个学期没去少年宫,我是来问问怎么回事。“

“没去吗?不会呀,她每周二、周四都晚回家的呀。“

“哎呦,那就奇怪了,得问清楚了,少年宫那头她是肯定没有去,那她晚回家了,到底是去了哪里了呀?“吕老师的声音变得有些抑扬顿挫了。

我妈走过来,看着我,问,“依依,你每周二、周四下午去了哪里了?“

“我……“我开始嗫嚅起来。

“你是出去玩了吗?“

“不是不是。“我急了,”没有出去玩!“

“那你是去了哪里?“

“我……不能说……“

“你为什么不能说?要玩也是可以的,但是你要让老师知道啊。“

“对呀,把我这个老师放在眼里了吗?“班主任叫起来。

“吕老师,你先别着急,没请假的事情我之后让她道歉,现在我们得先知道她去了哪里,对吧?“我妈道,”她才三年级,每周 有两次去了我们不知道的地方,才是更让人着急的,不是吗?“

说着,院子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个人,“依依妈,她一直在我这,不要担心,依依没有出去玩,她是一个很懂事的孩子。“

说话的是沈家阿婆。

“阿婆,“我赶紧走过去。

阿婆笑盈盈的,“依依,这个事情我来说吧,不怕。”说着,她转身,“两位老师,谢谢你们对依依的关心噢,她没请假是她的不对,但是今天这个事情呢,我要跟她妈妈说的。你们看,也晚了,你们家里都有事情忙的。我跟依依妈妈说完,她再去找你们,好伐?”

沈家阿婆温婉的语气里面有着一丝坚定,她的从容和有理有节,让班主任和老姑娘都不得不退了一步,“那好,你们先问清楚了她去了哪里。我们先走了。”

说完,班主任一个转身要走,没想到老姑娘身形巨大,挡住了她的去路,她左面走一步,跨不出老姑娘巨大的腰围,右面又走一步,不耐烦地一扬手,“哎呀,挡路了自己都不知道!”

 

回到我们二楼的屋子里,我妈给沈家阿婆倒了杯茶,“阿婆,你说她一直在你那里?那她在你那里都在干什么呢?”

我朝阿婆摇头,急得都快哭了。

“依依妈,原本呢,我也是不该说的,但是我觉得呢,她可能还需要一周来三到四次,所以想跟你商量一下。”

“阿婆,不要说啊。”我急得叫起来了。

阿婆回头看着我,微微笑着,“依依,这事呢,我左向右想,觉得还是要跟你妈说的。她还是要知道的。你妈妈通情达理,不会不同意的。”

“阿婆,到底什么事啊?”我妈有些疑惑起来。

0
真诚的小majia
头像
三等兵
  • 三等兵
  • 62
  • 0
  • 74
  • 0
  • @2020-11-17
发表于:2021-10-12 00:09|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是这样的,依依呢,每个礼拜二和礼拜四是到我这里来学钢琴了。我一开始觉得,她喜欢,我就教教她,反正我一个人也没有别的事情做的。”沈家阿婆娓娓道来,温柔的声音那么好听。

“那为什么要挑去少年宫的两天呢?”我妈问。

“我估计她是不想让你知道吧。之所以不跟你说呢,是因为觉得你不会同意。那么现在问题来了,我觉得她一周两次课不够了,要多来一两次,所以觉得要征求你的同意。”

“沈家阿婆,你愿意教依依弹钢琴,我要谢谢你。她整天在弄堂里跟男孩子打仗,能用同样的时间学点东西肯定是更好的。但是接下来有两个问题,一个呢,她不去少年宫,我是要批评她的,无论理由借口是什么。另外一个呢,学钢琴这个事情,我的确还要斟酌一下。一周两次浪费你的时间、你不计较也就算了,再加两天,好像在上面花费的时间太多了。她经常功课做不完,晚上不能按时睡觉呢。”

“依依妈,这个事情我是真心要来跟你商量的。我一开始也是觉得她喜欢,就让她来玩玩。后来你晓得伐,她是真的有天赋,我从没见过学钢琴这么快而且领悟力这么高的。她的手型柔软、手指纤长,天生就是一副弹钢琴的料。”

“沈家阿婆,你的好意我领了,但是她玩玩就算了,热情一过去,说不定下个月就不想弹了,一周四天,那是朝专业的方向发展啊。虽然我也不懂,但是觉得她没有条件往那个方向发展。”

“我晓得,我晓得你的顾虑。依依的天赋非常高,三个月,把车尔尼599都弹下来了,别人要一年呢。而且把练习曲可以弹的很动听,我从没见任何人能把车尔尼弹的这么富有感情并且动人的。这还是她一周才练两次呢,如果加点时间,可不得了。”

“但是……我们家没有条件让她天天练啊。毕竟乐器都是靠苦练出来的。家里没有办法买钢琴,就这一条,她就弹不下去了。”

“所以我说,以后让她来我这里练吗。如果能从我屋里走出个钢琴家,我真是觉得太高兴太圆满了。”

“阿婆,不瞒你说,我以前也想过练钢琴。我当年也是买不起钢琴,又找不到老师,所以这个愿望就一直没有实现。我心里也是蛮遗憾的,要说让依依圆我这个梦,我原本是应该高兴的。但是现实的说,我们不是音乐世家,没有人能帮到她的。”

“说起这个吗,你说的也有道理。教完599呢,我就知道我教不下去了,毕竟我也不是专业的,到了299完全讲究技巧了,她还需要一个很好的老师。前几日呢,我先生家里的一个世交,一门都是钢琴家,儿子出国了,孙子培养了一大批音乐人才。我就请他到我这里来坐坐,他一听到依依弹琴,完全就坐不住了,说这个孩子他一定要教,不收学费也要教。”

“真的吗?”我妈的眼睛亮起来,“有音乐学院的老师愿意教?”

“是的哦。他说大部分孩子都是家长逼着学,你们依依就是自己喜欢加上特别有先天条件。”

“那……沈家阿婆,这么好的事情……不知道怎么谢你呢。”

“也不要谢我。大部分人如果看到一个好材料,都有培养的心的呀,人之常情。”

“那那……真的,依依要学钢琴了?”

“真的。她可以有空就来我家练琴。“

“那太占用你的时间了。“

“哪里呦,看着她弹琴啊,我开心,享受!依依妈妈,我们就这么说定了,好吗?”

“好、好!”我妈激动起来,“我真没想到,我们家,也有人会弹钢琴了。依依,快点谢谢沈家阿婆呀。”

“谢谢阿婆。”我道。脸上是止不住的微笑和幸福。

“不谢不谢。练琴是一条很漫长的路,我知道你用心肯吃苦,你会弹的很好的。以后不去少年宫也要跟你妈说,她很通情达理的,你说对吗?”

“嗯。”我点头。

 

事情就这样圆满的解决了。我把沈家阿婆和我妈的对话一五一十地学给尼娜听,她开心地直跳,“依依,真的啊?我以后能听你弹钢琴了!你太棒了。”

“每周多加两天,那我们在一起玩的时间就少了。”

“怕什么呀,寒假暑假我们天天在一起!”

 

我们说话的当儿,弄堂里又发生了一件让人炸锅的事情。

0
Advertisement

回复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