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feng2021
头像
中士
  • 中士
  • 1184
  • 1
  • 1204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0-05 23:13|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第五节(2)


“走吧,看看这脚印和血迹能把咱们带到哪儿”周源做完标记后站起身来,两人便循着地上的脚印和楼房后墙上逐渐模糊的血手印继续向前搜寻。


走到东边尽头楼房的拐角处,水泥小道在此向右拐弯,形成一条狭窄的小巷,西边是楼房的面墙,东边是一道用一人多高的木板拼接钉起来的栅栏。周源一边走着,一边全神贯注地查看着楼房的灰墙和水泥地面,原先明显的脚印和血迹在这里已经基本消失了,两个人继续前行,发现他们已经来到了楼房的正面,左边的木栅栏里是一个露天的堆煤场,而右边与大楼相接的平房门口挂着一块白色木牌,上面用黑漆写着“锅炉房”三个字,门口有一个持枪守卫的士兵。


孙忠阳举手向他招呼道:“我们是查案组的。” 战士点了点头让两人进入了锅炉房。


从寒冷的室外走进暖气烘人的锅炉房里,两人顿时感到浑身暖洋洋的,看着炉膛里熊熊燃烧的火焰,孙忠阳拿出根香烟叼在嘴里:“趁着这暖气儿,我得抽支烟。”


周源却仔细打量起锅炉周围和房间里的陈设来,原来这锅炉房从中间被墙隔成了两间,西边的厢房挂着门帘,东边屋里靠北墙安装了一座五六尺高的燃煤锅炉,锅炉左边有一扇门通向后面的开水房,门是从里面闩上的。靠着东墙筑有一个水槽,靠墙摆着煤铲、炉膛捅条和铁钩等几样工具,水槽右侧的墙角堆着煤炭和劈柴。


这时、伴随着两声咳嗽,西厢房的门帘被掀起,从里面走出来一个身材矮壮须发斑白的老人,他身着发黄的旧军装,手臂上带着套袖,系着一条沾满煤灰的围裙,一顶没有帽徽的军帽下,闪烁着疑惑的眼光:“你们二位是?”


“哦,我们是查案组的,你是?”孙忠阳拿开嘴上的香烟。


“我是锅炉房的老李。”老人咧嘴笑道,脸上露出憨厚的表情。


“哦,昨晚你也在这里值班吗?”孙忠阳向老李询问起来,周源则向里穿过锅炉左边的木门走进开水房,检查通往一楼内走廊的门扇和通向二楼的楼梯。


不一会儿周源又回到锅炉房里,朝正在和孙忠阳聊天的老李头笑了笑:“老李同志,你知道,这栋楼已经被封锁了,大楼里所有的房间都需要检查,所以请你配合一下——我们也需要看一下你这里面的房间。”


“哦哦,没问题、没问题,请检查。”老李头连忙侧过身子,让周源掀起门帘进入西厢房里查看。


过了几分钟,周源从屋里出来,他笑着掏出一支香烟递给老李头,“哦,谢谢,”老李头连忙摆摆手:“我抽这个,劲儿大,习惯了,哈哈。”锅炉工拿出别在围裙腰带里的旱烟锅和烟袋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道,说着把手伸进裤袋里摸索起来。


“我这儿有火。”周源见状掏出了打火机,给老李头点着了他的旱烟锅。


“昨天晚上您最后一次给值班柜台送水是什么时候?什么时候离开的呢?”周源漫不经心地问道。


“大概是十二点半吧,我把水送到值班室,小肖又拉住我下了几盘棋,差不多两点钟才回到锅炉房的。”老李解释道。


“您晚上就睡在这西厢屋里是吧?您两点回到锅炉房以后、到凌晨五点,有没有人到锅炉房里来过?”周源又问。


“没有,我年纪大了瞌睡少,夜里睡觉很轻的,有个啥动响马上就醒了。”老李咬着烟锅吧嗒了一口,摇摇头答道。


告别了老李头,周源和孙忠阳走出锅炉房,来到旁边用木栅栏围起来的堆煤场,周源看着堆积如小山一般的煤堆,似乎发起怔来。


“怎么啦?”孙忠阳看着周源问道。


“你不觉得这煤堆有点儿奇怪吗?”周源双眼凝视着小山一样的煤堆,身体似乎打了个寒颤,嘴里喃喃自语。


“煤堆?煤堆咋了?有啥奇怪的?”孙忠阳瞟了一眼覆盖着一层薄薄雪花与灰尘的煤堆,扭头向周源问道。


“嗯,今天天气真好!终于看到了太阳,”周源伸了个懒腰,他没有回答孙中阳的问话,却眯起眼睛朝晴朗的天空瞥去,“诶,你看那儿 — 锅炉房外面东南角的房檐下,还有一排鸽子笼!奇怪……”周源又嘟哝起来。


“听警卫班那个士兵说,笼子里那些鸽子都是老李头养的,有啥奇怪的。”孙忠阳瞥了一眼远处的鸽笼、又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催促起来:“走吧,快到中午了,咱们去办公室那边看看吧。”


0
Advertisement
bafeng2021
头像
中士
  • 中士
  • 1184
  • 1
  • 1204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0-07 11:11|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双林奇案录第一部之河南烩面馆

作者: 八峰


第六节(1)


两个人来到临时作为查案组办公室的招待所小会议室,周源先让张立伟派人到楼房后面他发现了几处痕迹的地方拍照、提取包括血迹在内的证物样本,又拿出了几个证物袋交给张立伟,请他立刻派人送往军区保卫部技术检验室进行检验,然后坐下来拿出几张照片摊开在桌子上用放大镜仔细对比起来。


“指纹印吗?在哪儿拍到的?”孙忠阳也走过来俯身查看。


“这一张是在田参谋床上枕头上拍摄到的手指印,这一张是在他房间窗外下面的后墙上留下的,而这一张嘛,”周源冲孙忠阳神秘地一笑:“是我在锅炉房的西厢屋里发现的!一个虽不完整但还算清晰的带有血污的右手掌印。”


“哦!?都是同一个人的吗?”孙忠阳兴奋起来了。


“三张都是右手掌,所有指纹中大拇指印最清楚,属于斗型纹,分叉点特征也完全相同,由此推断,它们应该是同一个人的右手拇指指纹。”周源解释道。


“太好了!也就是说,这个人半夜进入田参谋的房间,杀害他之后盗走了公文包,然后打开窗户跳下,又逃到了锅炉房里——啊!难道凶手是那个老李头?”孙忠阳眼睛瞪大了。


“不可能,你没看见那个老李的右腿和右手都是好好的,一点儿受伤的痕迹也没有,再说他身高不过一米六多,穿着的胶鞋尺码也没有我们发现的那么大。”周源否定地摇摇头。


“那凶手会是谁呢?”孙忠阳看着桌上摊开的照片自言自语起来。周源则又拿出两个被分别装进不同证物袋里的烟头研究起来,一个是他在大楼外后面正对着田参谋房间窗户的水泥小路上捡到的,而另一个则是他在锅炉房西厢屋里木桌下地上发现的,经过对烟丝,过滤嘴和烟卷残留的包装纸进行仔细对比,周源认定这两个烟头是同一个人遗弃的,在长一截的烟头上他还发现了‘大生产’几个字样。


这时,招待所贾所长拿着一本厚厚的《值班柜台入住人员登记簿》进来了。他告诉周源、孙忠阳和刚刚打完电话的张立伟:已经按照查案组要求把昨天夜里一点到四点之间入住的人员集中起来,在会议室外等候讯问。


于是孙周张三人便按照贾所长查出的名单,对相关人员进行了逐一讯问,重点是调查夜里一点半到五点之间在二楼楼道里有过活动(包括经过)的住宿人员。


结果很简单——从田参谋入住后到凌晨五点,一共只有三个人来到招待所入住了二楼:沈阳军区赤峰通讯站副站长梁家喜,沈阳军区十六军某部连长罗云生,和空军三源浦机场地勤五中队技师唐卫平。其中,梁罗二人几乎是同时到达招待所的,时间大概是三点一刻,两人被安排住在同一个房间226;而唐卫平的到达则要更早一些,是凌晨两点三十分左右来到招待所的,被安排在215房间。


0
Advertisement
bafeng2021
头像
中士
  • 中士
  • 1184
  • 1
  • 1204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0-07 17:35|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第六节(2)


周源仔细检查了三人的证件,“嘿,籍贯都是河北省武强县,你们俩还是老乡啊?”他抬起头来,笑着朝梁家喜和罗云生说道。


“是啊,我俩还是一个中学毕业的,参军后就给分开了,昨晚可真凑巧,碰到了一起还住同一个房间,哈哈,我们聊了好一会儿呢。”罗云生也笑着回答。


“我正想问问你们呢——你们的房间正对着214房间,你们俩入住进房间时,注意到214房间里有什么动静吗?”周源问道。


“嗯,值班服务员给我们开房间的时候,我好像看到对面房间里灯还是亮着的,不过没听到啥动静。”梁家喜想了想说道。


“你怎么看到的?能确定吗?”孙忠阳问道。


“我能确定,他门虽然关着,但那房门上的玻璃框是透光的,里面开灯时外面就能看见亮。”梁家喜解释道。


“后来呢?一直是亮着的吗?”周源追问。


“后来,我们俩进了房间就开始聊天,因为嫌房间里暖气太热,就把门敞开了一小半,聊了大概有半个多小时吧,我俩又去了趟洗漱间,那时候214屋里的灯就熄灭了。”梁家喜补充道。


“那你们俩聊天的这段时间里有没有听见或者看见过什么人出入214房间吗?”周源再问。


“没有,我当时坐在右边这张床上,正对着敞开的房门,如果对面房间有人进出肯定是能看到听见的。”罗云生肯定地回答道。


接着周源又讯问了唐卫平,这位地勤技术员毫不犹疑地告诉他,昨天夜里值班员带他上楼进入215室时,隔壁214房间里灯是熄灭的,因为比较困乏,他进屋后很快就上床睡觉了,也没有听到隔壁有什么动静。


讯问完毕后,周源又把肖金生叫来核实了几个人的入住时间。


“你们看,真有意思——”周源在纸上画出一张时间事件排序表递给孙忠阳和张立伟:“昨天夜里田参谋一点半左右到达,登记后大约一点五十分进入214房间,按照我们先前的勘验,他大概是凌晨两点到两点半之间遇害的;两点四十分左右,肖金生带着唐卫平进入215房间时看到214房间里的灯光是熄灭的——应该是杀害他的凶手得逞后把灯熄灭的;可到了三点二十五分左右,当肖金生领着梁罗二人上楼来打开226房间时,却看到214房间里亮着灯光!梁家喜跟罗云生聊天大概半个小时,出来去洗漱间时看到214房间里的灯光又熄灭了!我们先前的勘察已经证明:在两点到两点半之间、214房间里除田参谋以外还有一个人进入过,此人杀害了田参谋并窃走了文件皮包;而现在根据唐卫平、梁家喜和罗云生的说法,从两点四十分唐卫平进入215房间到三点半梁罗二人进入226房间之间的这段时间里,214房间里又有一个人进入过,并可能在里面待到了凌晨四点左右,而这个人肯定不会是当时已经遇害的田参谋。”


“是啊?按理说,凶手在两点半左右杀了人盗走了皮包,就熄灯逃离了现场;那么后来在两点四十分之后进入214房间、打亮电灯的人又会是谁呢?难道还是盗走文件包的那个凶手?”孙忠阳眉头紧蹙。


“也许是的,可是——他为什么不尽快离开作案现场呢?或者说,他为什么又要重返作案现场呢?”周源陷入了沉思。


“重返作案现场!?我觉得不可能,凶手杀了人盗取了文件包,肯定是立刻就逃之夭夭,怎么可能羁留在作案现场?也许,两点四十到三点半进来的人是另一个人,比如说、凶手的帮凶?”张立伟也摇起头来。


 “嗯,逻辑上是说不通,但也有这种可能,只是原因我们还不知道。”周源又翻开了昨晚以来招待所大门警卫室的人员出入登记簿查看起来,他特别留意了从昨夜两点到今天早上七点半出入大门的招待所内部人员名单和住宿人员名单,还用红蓝铅笔分别勾划出来。


0
bafeng2021
头像
中士
  • 中士
  • 1184
  • 1
  • 1204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0-09 17:52|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双林奇案录第一部之河南烩面馆

作者: 八峰


第七节(1)


不知不觉已经是中午时分,贾所长来到了查案组办公室,他向几个人热情地招呼到:“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走吧,各位,再大的案子也要吃饱了饭才能破不是?”贾所长一边开着玩笑一边拉着张立伟、孙忠阳和周源来到招待所食堂吃午饭,他把几个人请进了食堂里单独隔开的一间小餐厅。


众人围着一张宽大的方桌坐下,贾所长热情招待,让人端来了一盆热气腾腾的猪肉炖粉条大白菜,还有刚出蒸笼的大白馒头,拌着红辣椒碎末的腌萝卜条和爽口的酸菜黄豆汤。


“嘿,早饭就没吃,还真的是饿了!”孙忠阳说着拿起一个蒸馒头狠狠咬了一大口,几个人提起筷子,狼吞虎咽地大吃起来。


“贾所长,”周源边吃边问:“你们这个招待所里,干部战士和职工都算上,男同志里面有几个身高超过一米八的高个儿?”


“超过一米八的?”贾所长想了想:“应该有两个吧,警卫班有一个,辽宁海城的小伙子刘玉;再嘛、就是食堂招的一个临时工,叫夏龙山。”


“哦,那能不能叫警卫班那个刘玉来一下?”周源问道。


“好的,”贾所长回头对餐厅外的一个战士招了下手:“你跑一趟,去把警卫班的刘玉叫来。”


不一会儿,小餐厅门口出现了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战士:“报告!”他立正挺胸、向贾所长行了一个举手礼。


“进来吧,刘玉。”贾所长连忙向他招手。


周源上下打量了一下刘玉,然后笑着问他:“你昨天夜里是几点的岗?岗位在哪儿?”


“十点到十二点,大门口岗楼。”年轻的士兵挺起胸脯回答道。


“好的,谢谢你!”周源朝刘玉点点头。


身材高大的战士离去后,孙忠阳转过脸来小声问道:“怎么样?不会是这个刘玉吧?”


周源摇了摇头:“不可能是刘玉,你看到他的右手了吧?一点儿伤痕都没有,还有他的右腿和右脚,也根本没有受伤的样子。”


0
Advertisement
bafeng2021
头像
中士
  • 中士
  • 1184
  • 1
  • 1204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0-09 20:57|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第七节(2)


排除了刘玉的嫌疑之后,众人也吃完了午饭,张立伟要赶回保卫部去,匆匆地先走了。周源朝贾所长说道:“所长,能不能带我们去见一下那个临时工夏龙山?”


“好的,没问题。”贾所长领着周源和孙忠阳来到食堂后面的一溜青砖平房,这里是招待所炊事班与临时工的宿舍。一个身穿干部制服、腰间系着围裙的军人正好走出来。


“嘿嘿,老孙,”贾所长向他招了下手,然后向身后的几个人介绍到:“这是我们招待所食堂的司务长孙福志。老孙呐,这几位查案组的同志想见一下夏龙山,了解一下昨天晚上的情况,你去把他叫来吧。”


“嗨,我也是在找这个人呐,他床铺是空的,屋里没人,听隔壁炊事班的人说,早上起来就没见到他人,安排上午一起出去拉菜的战士也没见到他。”司务长有些沮丧地说道。


“哦?那我们先看看他的房间吧。”周源建议道。司务长打开了夏龙山宿舍的房门,周源和孙忠阳走了进去。房间里充斥着一股浓重的烟味,床上的被褥没有叠整,桌子上的物品也十分凌乱,周源仔细搜查了床铺和床头柜,从床头柜抽屉里拿出一盒没开封的带过滤嘴的大生产牌香烟,又从桌子上的烟灰缸里小心地捡起两个烟头,对着窗户射入的阳光查看了一下之后放入了证物袋里,然后蹲下身子检查了床铺下的几双鞋。


几分钟后、周源站起来对孙忠阳点了下头:“这可能就是我们要找的人。”


孙忠阳立刻扭头对贾所长和司务长问道:“这个夏龙山可能去了什么地方?你们派人出去寻找了吗?”


“他有可能去锅炉房,当初给他分派工作时,除了在食堂帮厨打杂,他的另一份职责就帮助工锅炉房的老李头,运煤劈柴送开水,不过我上午已经去了锅炉房问过老李,他说从昨晚八点之后就没见到过夏龙山。”司务长补充道。


“这个人有很大嫌疑,很可能就是盗取文件的人、并已携带盗取的文件潜逃,请你们立刻把他的有关材料找到送来,另外,马上讯问昨天晚上和今天早晨五点以后的大门口值班警卫,看夏龙山是否出入过大门口;还有,立刻通报当地公安局关于此人的特征,配合我们展开搜捕。”孙忠阳神情严肃地布置起任务,贾所长和张立伟留下的助手立刻分别去落实了。


周源则让司务长找来了炊事班的几个人进行询问,炊事员叶增云的话引起了他的注意。


“昨天夜里我起来上厕所时,看见夏龙山屋里还亮着灯,好像是在跟谁在说话,”叶增云回忆道。


“哦,是谁在他房间里?听见他们说啥了吗?”周源问道。


“没有,他们说话声音很低,我听不清楚,”炊事兵摇摇头答道。


“那看清楚是谁在他屋里了吗?”


“也没有,门儿是关着的,窗帘儿也是拉上的。”


“那后来呢?有没有看见什么人从他屋里出来?”


“后来,我就回屋睡觉了,没看见有啥人出来。”


“嗯,那你记得当时是什么时间?”


“这个,也不知道,俺没有手表,宿舍里墙上那个挂钟在黑灯里啥也看不见,不过、应该是下半夜转钟以后的事——我都睡了一觉才起来上厕所的。”


0
AA花开富贵
头像
三等兵
  • 三等兵
  • 45
  • 0
  • 45
  • 0
  • @2021-09-28
发表于:2021-10-10 06:41|只看TA
字体大小:T|T

加油,持续更新

0
bafeng2021
头像
中士
  • 中士
  • 1184
  • 1
  • 1204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0-11 11:55|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0
bafeng2021
头像
中士
  • 中士
  • 1184
  • 1
  • 1204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0-11 11:58|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双林奇案录第一部之河南烩面馆

作者: 八峰


第八节(1)


离开炊事班,周源和孙忠阳又匆匆来到警卫班,讯问了昨夜和今早上岗值勤的战士,查看了存留在招待所门岗的‘人员出入记录’,了解到夏龙山从昨天下午返回招待所后就再也没有人见到其出入过大门。


周源请贾所长立刻把炊事班和锅炉房的战士与职工都召集到值班室旁边的会议室等候讯问,然后对孙忠阳说:“走吧,咱们再去一趟锅炉房,那是需要彻底搜查的地方!”


两人和梁干事一起顺着二楼右边楼道尽头的楼梯下来到了锅炉房,开始仔细搜查锅炉房东西两边的屋子。


正在这时,贾所长匆匆地跑来,对孙忠阳轻声说道:“我在办公室里接到一个紧急电话,是你们基地政治部张环副主任打来的,要你亲自接电话。” 孙忠阳听闻后连忙跟着贾所长离去了。


“嘿嘿,有意思,你看这个老李头,其他的工具都放在外屋靠墙这里,唯独这把劈柴的斧子被他放在西边这屋子里靠着床架,”周源对正在低头检查床铺的梁干事说道,随后他拿起那把斧头,掏出放大镜仔细检查起斧子的刃口、斧背和长长的手把。


“你瞧,斧把和斧头两面都有被棉质纤维物擦拭过的痕迹,但是在斧背上端的侧面上还是留下了一点已经干凅的血迹和几根毛发!”周源把放大镜递给了梁干事。


“嗯,真是的!这劈柴的斧子上怎么会有血迹和头发?”梁干事看了诧异道。


“因为它可能是件凶器。”周源脸色沉重地回答。


“凶器?杀人的凶器吗?”梁干事有些震惊地问道。


周源没有回答,继续让梁干事对他先前在西屋里西南墙角木柱上发现的带血手印进行了拍照和取样,两人又在西屋通往外间的地上发现了一块被拖擦过但遗留下来的疑似干凅的血迹。


周源走到西屋里靠西面墙壁摆放的条桌前,用镊子从桌子上一个被当作烟灰缸使用的浅口粗瓷碗里夹出来一个香烟蒂放进证物袋里,又把桌面上杂乱堆集的书报等东西清理了一下,突然间他眼睛一亮:在墙壁与条桌靠墙一侧边沿相接的缝隙里卡着一支白色的笔身镶有金箍的红蓝双色圆珠笔,他小心翼翼地取出那支圆珠笔,对着从窗外射入的光线兴奋地观察起来。


“怎么?这是个重要的物证吗?”刚刚走进来的张立伟看着周源手里举着的圆珠笔问道。


0
Advertisement
bafeng2021
头像
中士
  • 中士
  • 1184
  • 1
  • 1204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0-11 21:04|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第八节(2)


“嗯,是个非常重要的物证——你知道吗,这可是田参谋皮包里的一只圆珠笔!”周源面带微笑地回答。


“哦?你怎么知道?”张立伟也兴奋了起来。


“田参谋第一次在火车站附近的河南烩面馆里丢失文件包时,曾经告诉过我那个黑色文件包里所有的东西,包括有一只这样的红蓝双色圆珠笔,是他这次到沈阳开会时发的,他身上有一支,皮包里还有一支,我还见过他佩带在身上的那支。”


周源突然抬起头来、对张立伟说道:“快,请你快去告诉孙科长——立刻把那个锅炉工老李头控制起来!准备好审讯,等我和梁干事回来就开始。”


“好的,不过,咱们还没找到丢失的文件包和那个失踪的夏龙山呢。”张立伟正欲出门,又回头望着周源。


“没关系,你先去吧,这里我和梁干事会接着搜查的。” 张立伟走后,周源对梁干事一挥手:“走,带上外屋那两个战士,把那两把铁锨也带上。”


“去哪儿?干嘛还要带铁锨?”梁干事不解地问道。


“挖煤!”周源头也不回、匆匆走出锅炉房,朝左边用木栅栏围起来的堆煤场走去。


回到招待所贾所长的办公室里,张立伟把周源的发现和他要求拘捕老李头的建议告诉了刚接完长途电话的孙忠阳。


“嗯,那就先把这个老李头控制起来吧!”孙忠阳点头表示同意。


两人立刻赶到招待所主楼,张立伟安排手下的军警把正与几个人坐在会议室里等候讯问的锅炉工老李单独带到了一楼值班室旁边的一个办公间里看守起来,孙忠阳则请贾所长调来了老李头的档案材料,并把会议室里等候讯问的其他人暂时移置到另外一个房间,由警卫班看管。


又过了约二十分钟,周源和梁干事匆匆地赶过来了。


“怎么样?确定可以审问了吗?”孙忠阳看着二人问道,从周源脸上微笑的神情便知道他已经有了把握。


“万事俱备!开始审问吧。”周源点点头。


0
bafeng2021
头像
中士
  • 中士
  • 1184
  • 1
  • 1204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0-13 12:34|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双林奇案录第一部之河南烩面馆

作者: 八峰


第九节


几个人一起走进了值班室旁边的单间,坐在一张长条桌的后面。桌子对面靠墙的一把椅子上端坐着锅炉工老李。须发花白的老头显得非常的局促不安,他穿着一件泛黄的旧军棉袄,摘除了腰间的围裙和手臂上的套袖,来回地搓弄着两只粗糙的手掌。


看见孙忠阳、周源和张立伟走进来,他连忙站起身来:“几位首长,有什么事情需要问我吗?”


“你坐下吧!”孙忠阳大声对他说道,然后打开了手里的卷宗,“李志国,这是你的姓名吧?”保卫科长开始发问。


“是的,”年长的锅炉工点了点头。


“你是一九六五年三月进入沈阳军区第二招待所工作的吧?”


“是的,来二招都十年了,领导和大伙儿都很关心我——”


“夏龙山从昨天半夜里就失踪了,你最后一次见到他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周源突然打断了李志国的回话问道。


“这个,哦,我最后见到他是昨天晚上八点多,在锅炉房,他帮我送了一趟水之后就走了。”老李头想了想回答道。


“不对!你昨天夜里两点左右偷偷摸到食堂职工宿舍去找过夏龙山,有人还听见你们在房间里说话,所以,你昨天最后见到夏龙山的时间绝不是晚上八点多。”周源直截了当地说道。


“你这是冤枉人呀——我没有去找过他,你们肯定是搞错了!都那么晚了,我去找他干啥嘛?”老李头喊叫起来,脸涨得通红。


“你让他以添送开水的名义立刻到214房间、杀死刚刚入住的田参谋,盗取他的公文包。”周源斩金截铁地说道,眼里两道犀利的光芒盯着锅炉工的脸。


0
Advertisement

回复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