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feng2021
头像
中士
  • 中士
  • 1184
  • 1
  • 1204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0-13 12:36|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啥!?你说啥?你们、你们可不能冤枉好人!我也是共产党员,党龄都超过二十年了,昨天晚上我根本就没有去找过夏龙山,更没有要他去偷什么文件包!”老李头青筋暴起、声嘶力竭地叫了起来。


“你喊什么!?”孙忠阳厉声对李志国说道,然后瞥了周源一眼。


“嘿嘿,”周源轻轻地笑了一声,他站起来走到锅炉工的面前:“老李头,你先不要那么激动,我知道你是不会轻易承认的——这样吧,我来告诉你昨天夜里在214房间和你那个锅炉房里都发生了什么,”


周源掏出一支香烟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其实,昨天夜里田参谋一到招待所就被你盯上了。你十二点半送完水后,正在一楼值班室与值班员肖金生下棋,田参谋进来办理入住登记手续时,你就在一旁,还从登记簿上发现他是来自83157部队的军官,看见他随身携带了一个黑色公文包,你当然也听到柜台上肖金生把田参谋安排住进了214房间。于是你偷偷来到食堂后面职工宿舍,溜进夏龙山的房间,他是你发展的下线,你要他佯装添送开水进入田参谋的房间、不惜一切盗出文件包。于是夏龙山拎了一只八磅的开水瓶从开水房的边门偷偷上楼来到二楼214房间敲门,田参谋洗漱了正欲睡觉,起来开门,夏龙山说是添送一瓶开水,田参谋便让他进来了,并接过夏龙山送上的水瓶,夏龙山借口要把桌上的空瓶换走,趁田参谋不备,从其侧后伸出左手猛然捂住田参谋的嘴巴,而右手则迅猛地将事先准备好的毒针刺进了田参谋脖颈右侧,挣扎中,田参谋左手拎着的热水瓶摔在地上,瓶胆破裂,水流淌出来打湿了地板,夏龙山见田参谋停止挣扎后,遂将其尸体放倒在床上,然后拿起放在桌子上的黑色公文包、关闭了房间的灯光,仓皇逃离了现场。”


0
Advertisement
bafeng2021
头像
中士
  • 中士
  • 1184
  • 1
  • 1204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0-13 22:09|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周源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夏龙山身高一米八二,穿了一双四十四码的解放鞋,鞋底沾满了煤灰,在流淌水渍的地板上和外面的楼道里都留下了清晰的鞋印。这个凶手从田参谋房间逃出后,轻轻带上门,沿着来路、也即出了214房门向左、从楼道东侧尽头的楼梯下楼,经过开水房的侧门回到了锅炉房,将文件包交给了你。你当时大喜,连忙打开皮包,却发现里面竟然空空如也,你们俩翻来翻去也没有找到什么文件,大怒之下,你责怪夏龙山,并责令他再次潜回田参谋房间仔细搜查,一定要找到那些文件拿回。夏龙山无奈之下,又蹑手蹑脚地窜上二楼,再次潜入田参谋房间,此时已过了夜里三点,他打开灯,又急又慌在房间里四处翻找,都没有找到那些文件,沮丧之下,坐在床上,突然发现枕头左侧露出一角棕色,连忙伸出右手扳开枕头,果然发现一个棕色档案袋,他抽出来打开一看,里面果然是几份铅印红签的3A机密文件。他心中狂喜,也顾不得在枕头上留下了右手指纹,连忙将文件袋揣入怀里,正欲开门循来路逃离现场,突然听见楼道里传来对面房间有人说话的声音,连忙躲在门后,心想待楼道里或对面房间里说话的人走了之后再出门逃离;谁知这两人乃是久未相见的老乡、也就是昨夜三点半来到招待所的两位军官、梁家喜和罗云生,他二人竟然开着门在房间里聊起天来,把躲在对面214房间里的夏龙山急得火烧火燎,而在锅炉房等候的老李头见夏龙山久久不归,也曾悄悄地上楼想探查个究竟,结果瞥见214对面的房间有人开着门在说话,也不敢贸然现身,只好回到楼下锅炉房继续等候。此时已接近凌晨四点,夏龙山觉得再等下去实在危险,于是决定翻出窗户逃离,他关上灯,打开窗户,爬上窗台,留下了脚印,他身子翻出窗子后便将窗扇虚掩,然后纵身往下一跳,不料却因外面天色黑暗,他看不清地面,正好落在地面临时码成一堆的砖头上,右小腿当即摔断骨折,右手也被折断的树枝断茬刺破流血,他顾不得钻心的疼痛,用手扶着砖墙一瘸一拐,挣扎着从楼房后面绕到了锅炉房,他这一路上留下的脚印和血手印都被我们拍在这些照片上了!我们也采集了血迹的样本,”


周源说着把一沓照片扔在了李志国面前的小桌子上,继续说道:“你当时正如热锅上的蚂蚁,在锅炉房里急得团团打转,见到夏龙山回来,又拿到了文件,不禁大喜过望!然而此时已接近凌晨五点,东方见白,而夏龙山摔断了腿也无法再送出情报,看着越来越亮的天光和卷缩在地上因疼痛而不断呻吟的夏龙山,你既没有办法为他医治也不可能将他秘密转移,而且时间也不允许你再拖延下去了,于是你决定立刻杀掉夏龙山灭口,藏匿盗取之文件,待风声缓解后再做打算!”


0
Advertisement
bafeng2021
头像
中士
  • 中士
  • 1184
  • 1
  • 1204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0-15 12:01|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双林奇案录第一部之河南烩面馆

作者: 八峰


第十节


听着周源讲到这里,端坐的锅炉工浑身一震,他脸上的通红也转变成了铁青,原先尽显无辜的眼光变得茫然起来,他嘴唇蠕动了一下、竭力镇定地为自己辩解:“你说的夏龙山干的那些事都与我无关,我为什么要他去杀人盗包?我连他昨晚在哪儿都不知道,怎么杀他?你们有什么证据?”


“别着急,老李头,别着急,”周源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白色的红蓝两色圆珠笔递到老李头面前晃了晃:“你看看这支笔,这是田参谋公文包里的一支笔,是一种特制的高级红蓝双色圆珠笔,两面有机簧控制,专门供军队里作战指挥人员使用。你知道我是在哪里找到它的吗?——就在你西屋里的桌子上,它卡在桌子边沿和墙壁之间的缝隙里!被桌子上乱七八糟的一堆书报掩盖着。”


锅炉工看了一眼圆珠笔,铁青的脸色开始发白。


“你给我们解释一下——田参谋文件包里的这支笔怎么会到了你房间里的桌子上?”周源话语平静却犹如尖刀。


“我不知道,反正我没有偷文件包、也没有杀人!那可能是夏龙山干的,你们不能诬陷我!”老李头依然顽固地狡辩。


“诬陷?嘿嘿,”周源挥了下手,坐在门边的梁干事拿上来一个小盘和几张照片,“这盘子里有几个烟头,是同一个人抽的同一种牌子香烟剩下的烟头;一个是在夏龙山房间里的烟灰缸里收集来的,一个是在你桌子上那个盛烟灰的瓷碗里,还有一个烟蒂沾上了血迹、是在你西屋里桌子下面的角落里发现的;这都是夏龙山丢下的烟头!这几张手印和指纹照片是夏龙山在田参谋房间床铺的枕头上、在214房间窗户下面后墙上、以及在锅炉房你睡觉的西屋左边墙角木柱上留下来的,你要是与那夏龙山没有关系,他杀了人之后怎么跑到你锅炉房的西屋里留下这些证据!?可惜啊——你杀了夏龙山之后清理现场时却没有把这些痕迹给彻底清除掉。”周源讥讽地看着脸色越变越白的锅炉工。


“我、我没有杀人!”锅炉工最后一次声嘶力竭地叫喊起来。


“你再看看这把劈柴的斧子吧,”周源毫不理会老李头的叫喊继续说道:“第一次走进锅炉房时我就赶到奇怪——所有的工具、铁锨、煤铲、捅条、炉钩,都靠着外间水槽旁边的东墙摆放,唯独这把斧子,你却把它放在西屋里的床架后面,你虽然用抹布把斧头和斧把上的血迹都擦过了,可我们的检验还是在斧背的上端侧面发现了一些干凅的血迹和毛发,这些血迹和在你房间里其他地方发现的血迹都属于同一个人、那就是被你用斧子杀害的夏龙山!”周源停顿了一下,瞟了一眼低头沉默起来的锅炉工。


“你当时假意哄骗夏龙山安静下来,然后趁其扭头不注意之时,抡起劈柴的斧头,用斧背猛击其头部左侧,杀死夏龙山后,你将其尸体拖拽至锅炉房外不远的堆煤场,用铁锹把煤堆左边一角铲开一块,把夏龙山的尸体连同那个公文包一起埋藏了进去,又扒下煤炭掩盖好,然后回到锅炉房里将血迹清扫干净,想等事情风平浪静之后再想办法送出情报,再将夏龙山的尸体转移出去处理掉。这就是你杀害夏龙山、掩盖罪证的过程。”周源说完之后,房间里一片沉静,锅炉工低着头,两手微微颤抖,却再没有反驳。


最后编辑bafeng2021 最后编辑于 2021/10/15 22:00:00
0
bafeng2021
头像
中士
  • 中士
  • 1184
  • 1
  • 1204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0-15 21:59|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怎么样,你想不想看看夏龙山的尸体?我们刚刚从煤堆里挖出来的;在他紧攥成拳的左手里我还发现了这个打火机,上面还有血迹;打火机应该是你的吧?昨夜一两点钟你和肖金生下棋的时候还在使用,怎么会到了夏龙山这个死人的手里?这是他跳窗受伤后躲在你锅炉房西屋里抽烟时攥在手里的,你杀死他时却没有发现、成为了夏龙山作案后躲藏在你房间里的又一件证据。”周源把一个装在透明塑料袋里的打火机丢在李志国面前的小桌子上。


“唉,这个蠢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年老的锅炉工抬起头来长叹一声:“是的,我杀了夏龙山。当夜田参谋入住时,我发现他是来自上峰一直要我们重点打探的解放军东北重型炮兵基地,而且随身携带了一个公文包,于是我悄悄找到了夏龙山,要他以送水为名去214房间盗取文件,谁知这小子拿回来一个空包,里面只有几只笔和一本空白信笺,我只好严令他再次潜入214房间,找到文件带回来,谁知道那小子一去就是好久不回,我急得不得了,不知道他出了啥事,顺着东边的楼梯偷偷上到二楼,发现214对面的房间门是开着的,还听到里面有两个人说话的声音,我不敢过去,只好又下楼回到锅炉房里;四点都过了,夏龙山才一瘸一拐地回来了,总算拿回了文件,可他腿上伤得不轻,骨折了,根本无法动弹。眼看着天色就要亮起,那个蠢材又受了伤不能行走,还不停地喊叫疼痛,为了不暴露自己,我别无选择,只能将其杀掉灭口,临时把他的尸体藏在了煤堆里。唉,不料想这么快就被你们查了出来——你说得那么详细,好像你当时就在旁边、看到了发生的一切。”老李头抬起头来、神情沮丧地看了看周源,语气平静地坦承了一切。


“等一下!那些被盗的文件呢?你把它们藏到什么地方去了?”孙忠阳厉声问道。


“哈哈,那些文件嘛,你们永远也找不到了,因为,我已经把它们送出去了!”须发花白的锅炉工脸色狰狞、得意地咧嘴笑了起来。


“老李头,锅炉房外面东南房檐下的那些鸽子都是你养的吧?”周源突然问了一句、打断了老李头得意的笑声。


“啊?鸽子…… 是的,”老李头的笑声戛然而止,他神情不安地点了点头。


“嗯,养得不错,我听说你每天早饭后第一件事就是打开鸽子笼舍放飞所有的鸽子,今天天气这么好,晴空万里,你却没有打开鸽笼放飞那些鸽子,为什么?”周源继续问道。


0
Advertisement
bafeng2021
头像
中士
  • 中士
  • 1184
  • 1
  • 1204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0-15 22:02|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因为,这个,”刚才还得意狂妄的锅炉工一下子语塞起来:“我早上忘记了。”他低头说道,声音越来越小。


“忘记了?不对吧——是昨天夜里你在鸽子笼舍里面藏了件东西,而今天早上七点左右招待所大楼所有的出入口都被军警封锁守卫,包括锅炉房,你不敢在这个时候去打开鸽子笼舍,对不对?”周源目光犀利,直逼老李头。


锅炉工嘴唇蠕动却说不出话来,周源转身拿出了一个棕色的牛皮纸信封:“这是我刚才从鸽子笼舍里搜出来的,应该就是被老李头和夏龙山盗走的机要文件!”


“太好了!”孙忠阳高兴得猛拍了一下桌子,立刻站起来从周源手中接过来那个宝贵的牛皮纸信封走出房间去做鉴定。


张立伟挥了下手,站立一旁的两个军警立刻上前将面若死灰、低头瘫坐在椅子上的老李头架起来押送出了房间。


“干得漂亮!”张立伟走过来拍了拍周源的肩膀,他看了看手表说:“不到二十四小时就抓获了凶手、找到了文件包,真服了你啦!”


“也得谢谢你的大力协助,何况剩下的审问还要由你来主持完成!”周源谦虚地笑了笑。


“嗯,是的,总参情报部和公安部国安局都来了指示,要彻底查清楚这个李志国的背景和他参与其中的沈阳地区敌特间谍网。好啦,我要跟着押送车先走一步了,咱们后会有期。”张立伟与周源紧紧握手后离开了房间。


0
bafeng2021
头像
中士
  • 中士
  • 1184
  • 1
  • 1204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0-16 22:33|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双林奇案录第一部之河南烩面馆

作者: 八峰


第十一节


几分钟后,孙忠阳返回了房间里,他告诉周源:经过核实,从鸽舍下面找到的那个牛皮纸信封里的文件,的确就是田参谋公文包里被盗走的机密文件。


两个人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坐了下来,感到无比的轻松,便各自点燃香烟抽了起来,谁也没有说话。


“你怎么确定是李志国杀了夏龙山?又猜到他把夏龙山的尸体藏到了煤堆里?”孙忠阳吐出一口烟雾、打破了沉默。


“咱们上午在214房间后窗下面的勘验、又循着地上的脚印与后墙上的血迹第一次来到锅炉房时,我在老李头睡觉的西屋墙角里发现了与田参谋枕头上手指印一致的一块不完整的带血的手掌印,椅子下面还有一个新鲜的带有血迹的香烟头——而老李头抽的是旱烟,所以我当时猜想是凶手盗走文件后顺着二楼东面的楼梯溜到了锅炉房里,而且这个人的特征说明他并不是李志国,那就应该是李的同伙或者帮凶。而此人从二楼窗户跳下来时右腿和右手都受了不轻的伤,无法正常移动,当时又已接近黎明,李志国别无他法,为了保护他自己,也只能杀掉这个已经成为累赘的帮凶,他想到锅炉房外面就有一个堆煤场,可以暂时藏匿尸体,于是用斧背猛击杀死了夏龙山,将尸体拖到堆煤场,用铁锨刨开左边的一角,将尸体埋藏进去后又匆匆用煤块掩盖;可是他却没有想到,这些煤炭已经堆积了多天,上面已经落满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和昨夜降下的雪花,我上午在堆煤场旁边,看到煤堆的其他地方都覆盖着厚厚的积灰和夜里降下的雪霜,唯独左边这一块上面却没有积灰和雪霜,而且有新近被翻动过的痕迹——”


“嗯,我说你那会儿站在煤堆前发呆,原来是发现了异常!”孙忠阳忍不住打断了周源。


0
bafeng2021
头像
中士
  • 中士
  • 1184
  • 1
  • 1204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0-16 22:34|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是的。后来在第二次搜查老李头房间时,你去接电话走了之后,我和梁干事确定了那把斧头就是杀人的凶器,联想到上午堆煤场观察到的异常,我就带人来到堆煤场,挖开了左边那块没有尘土和积雪、被人新近翻动过的煤堆,果然在里面发现了夏龙山的尸体和那个黑色的文件包,我们当即检查了夏的尸体,发现其头部左侧被钝器猛击造成凹陷,颅骨裂开而亡,而他的左手紧握成拳,我使劲掰开后发现里面是个打火机,经过让肖金生核实以后确定是老李头的,将所有这些罪证联系在一起,李志国谋杀夏龙山的事实就很清楚了。”

0
bafeng2021
头像
中士
  • 中士
  • 1184
  • 1
  • 1204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0-16 22:35|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说真的,我没有想到你对养鸽子也那么了解,居然能想到老李头把文件藏在那么一个地方。”孙忠阳笑着说道。


“不不不,我从来都没有养过鸽子,但小时候曾听邻居一个养鸽子的老人说过,鸽子要勤放飞才能养得好。只要不是雨雪天,每天都应该放飞两次,早晚各一次;而且警卫班的战士告诉我,那老李头平常早饭后第一件事就是打开鸽笼放飞。可是今天天气晴朗,还出了太阳,他却违反多年的习惯没有放飞鸽子,这种反常的行为自然引起了我的注意,联想到凶手已经没有时间把盗取的文件送出招待所,所以猜测他一定是把东西藏在了他所熟悉、一般人又不会想到的隐秘之处,在找到了夏龙山的尸体之后,我确定了李志国就是凶手,于是打开了鸽子笼舍,果然在笼舍下面隔板的夹层里找到了被他藏匿起来的失窃文件。”


0
Advertisement
bafeng2021
头像
中士
  • 中士
  • 1184
  • 1
  • 1204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0-16 22:37|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回基地后我一定要给你请功!好好嘉奖你!”,孙忠阳掐灭了烟头站起来。


“请功?算了吧,咱不就是干这个的嘛?”周源笑着也站了起来。


两个人迎着夕阳的最后一缕余晖,走出了招待所主楼,周源伸了个懒腰,眨巴了一下眼睛、扭头望着孙忠阳说道:“你刚才说要嘉奖我是吗?”


“嗯,怎么啦?”孙忠阳看着他。


“那我有个建议——你呀,现在就嘉奖我一下吧,”周源朝孙忠阳顽皮地咧嘴笑了起来。


“你小子,又有什么鬼主意了?说吧!”孙忠阳也笑了起来。


“你说,那河南烩面真的就有那么好吃吗?能让咱们五号首长冒着这么大的风险也要进去吃上一碗?”周源问道。


“哈哈,人人都有自己喜好的那一口,咱们五号是河南人、喜欢的就是那口烩面呗!”孙忠阳一边笑着一边跨上了吉普车。


“那怎么样,咱俩也去‘冒险’尝尝吧?反正我也饿了,就算是你对我的嘉奖吧。”周源冲他挤了挤眼。


“嘿嘿,你又馋了是吧?得,我说过的,案子破了我请客——上车吧,现在就去嘉奖你!”孙忠阳发动了吉普车,慢慢地驶出了军区二招的大门,朝沈阳火车站方向一溜烟地疾驰而去。


———— 双林奇案录之河南烩面馆全文完 ————


注释


[1] 大头鞋,当时驻东北地区解放军部队对冬季配发的厚皮鞋的俗称。

0
bafeng2021
头像
中士
  • 中士
  • 1184
  • 1
  • 1204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0-18 20:47|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双林奇案录第一部之神秘车队

作者: 八峰



神秘车队


第一节


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七日,仲夏的酷热肆虐着辽宁省营口市—一座毗邻渤海湾的美丽城市,直到太阳落山、天色暗淡下来,徐徐的海风才吹来了丝丝凉爽。


周源和同班的战士张武,两个人肩背手提、满头大汗地挤出了营口火车站的检票口,随着站台上汹涌的人流拥上了一列绿皮客车。他们俩来到营口出差、在部队驻营口的训练基地已经两天,刚刚完成了对驻地部队年度军械检查的任务,准备搭乘当天夜里的火车返回通化。晚上八点半钟,随着一声凄厉的鸣笛,列车缓缓驶出了营口。硬座车厢里十分拥挤、乘客很多,车厢连接处与中间的过道上都站满了人。


“咱俩真的算幸运了,还能坐着,真得感谢金副营长找人给买了这两张坐票!”周源对同伴张武感叹到。


火车在沉沉的夜幕中朝东北方向疾驶,穿过辽东平原,进入了吉林省的长白山区。车上的乘客们都随着车轮隆隆转动的响声与节奏而昏昏欲睡。凌晨三点四十分,已经晚点运行半个多小时的列车终于到达了吉林省西部重镇梅河口,缓缓地在站台上停稳。突然间、大地抖动了一下,站台上的一排照明灯杆也左右晃动起来,车厢里的人们都感觉到了明显的震动。


最后编辑bafeng2021 最后编辑于 2021/10/18 20:49:06
0
Advertisement

回复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