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feng2021
头像
一等兵
  • 一等兵
  • 559
  • 0
  • 579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0-18 20:48|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地震了!”不知是谁喊叫了一声,车厢里立刻混乱起来,惊慌站起的人们争先恐后地挤向两端的车门、跳下车厢,几个年轻人甚至从列车的窗口翻了出来,摔倒在站台上。然而那可怕的震动仅仅持续了几秒钟,很快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列车长、乘务员和几个站台的工作人员拼命地吹着哨子,大声呼喊着要乘客们回到车上。几分钟后,随着一声尖厉的汽笛长鸣,火车在沉重的喘息声中再次启动、掉头向南行驶。回到座位上坐下的周源和张武惊魂未定、忐忑不安地看着车窗外向远处黑暗中逐渐退去的山影,好像是一只蛰伏隐藏的巨大怪兽。


七月二十八日早上八点半,列车吐着滚滚白烟缓缓驶入了通化车站。在返回基地后勤部驻地的通勤军车上,周源和张武才听说了昨夜的巨大噩耗:原来凌晨三点四十二分在河北省唐山市发生了里氏八级的大地震,两人夜里在梅河口火车站感受到的震动,竟然就是近千里之外唐山大地震的余波所致!


回到连队营房,周源先到连部向值班领导、指导员王靖邦做了简短汇报,然后径直回到宿舍。他放下出差携带的装备和行李后便和衣躺在床上,准备好好休息一下。


周源的好友、连部文书周新华突然推门而入,他冲着躺在床上的周源挤了挤眼:“知道你回来了,赶来给你报个信儿:两个消息,一好一坏,想先听哪一个?”


“得了,别卖关子了,快紧说吧!我一夜没睡,这会儿正累得不行了呢!”周源有些不耐烦地坐了起来。


0
Advertisement
bafeng2021
头像
一等兵
  • 一等兵
  • 559
  • 0
  • 579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0-19 19:38|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好吧好吧,那就先跟你说好消息吧—你的探亲报告军务处批下来了,你今晚就可以走,往返共十天,不错吧?不过呢,坏消息就是由于唐山发生了大地震,京沈南线【1】中断,所有从沈阳去往北京和关内的火车都只能走京沈北线、也就是从辽西北经过承德绕道北京。这是我早上去机关时听司令部的人说的。”


“真的?”周源一下子睡意全无,眼睛里流露出沮丧的光芒:“这可咋整!”


“而且我听说,”周新华补充道:“由于北线现在是关内通往沈阳的唯一铁路通道,而且要全力以赴、优先保证抗震救灾物资和救灾部队的人员输送,所以一般的客运列车减少了很多车次,或者干脆就停运了!进关的火车票可难弄了。” 


送走了周新华,周源也睡不着了。他穿好衣服,用毛巾擦了把脸,匆匆来到司令部机关,找到了他的好友任连新。他知道任连新有个在沈阳火车站工作的姨夫,便央求他设法帮助买票。


任连新立刻给他姨夫打了长途电话,几分钟后他放下了话筒。


0
Advertisement
bafeng2021
头像
一等兵
  • 一等兵
  • 559
  • 0
  • 579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0-19 19:40|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怎么样?”周源急切地问道。


“我姨夫说,京沈南线中断以后,北线进关的车票非常非常紧张,现在肯定是没法儿帮你买到车票的,你只能先到沈阳,然后他再想办法、看能不能把你送上车去,不过也不敢百分之百的保证。”任连新同情而又无奈地看着周源说道。


“行,管他怎样,只要能够上车就行!”周源高兴地说道。


辞别了任连新,周源匆匆回到连里,他先拿着批准的探亲报告到连部向连长和指导员告了假,然后回到班里向副班长做了工作交代,迅速地整理好自己简单的行李——一个军用挎包、里面有他正在读的普列汉诺夫【2】的《论个人在历史上的作用问题》和一本书皮已经磨破、纸页发黄的竖版小说《七侠五义》,还有一个帆布手提包,里面装着一套换洗的军装和几件内衣。


吃过晚饭,周源搭乘汽车连最后一班进城的军车赶到了通化火车站,在售票窗口排队买了一张去沈阳的站票,然后拎着提包走进了灯光昏暗、旅客拥挤、而且烟雾气味刺鼻的车站候车室。他穿过熙攘的人群来到检票口准备检票进站。


“等一下!”随着一声喝叫、身后突然有人抓住了周源拿着车票的手腕,他回头一看,原来是两个神情严肃的军人站在身后,前面抓住他手腕的是基地政治部保卫处一科科长孙忠阳,而站在孙科长身旁的是他的助手、见习干事文定国。


0
bafeng2021
头像
一等兵
  • 一等兵
  • 559
  • 0
  • 579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0-20 20:02|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双林奇案录第一部之神秘车队

作者: 八峰


第二节


“是你们俩?干嘛?我可是要赶着回家探亲休假的人,千万别跟我说又有了什么新的任务!”周源看着两人、心里暗暗叫起苦来。


“哈哈,走吧,反正你这探亲假是休不成了,我可是拿着命令来的,跟我们走吧!”孙忠阳憋不住笑了起来,他不由分说,拉起周源的手臂就朝候车室外面走去。


车站外不大的广场上停着一辆没有熄火的北京212军用吉普车,三个人上了车,孙忠阳冲司机点了下头,吉普车便飞快地驶离车站,冲上临江公路、风驰电掣一般朝东北方向驶去。


“好啦,现在可以说了吧,你们俩毁了我的探亲假,把我‘绑架’上车,到底为了什么事情?”周源看着孙忠阳、用无奈与沮丧的口气问道。


“什么事?跟你说实话吧:我也不知道!咱们现在是赶往柳河县的空军三源浦机场,那儿有一架专机正等着咱们,上了飞机会有领导亲自交代咱们的任务。”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的孙忠阳耸耸肩、一本正经地说道。


“反正呀,肯定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你想想——专机待遇!前所未有哦!政治部张副主任傍晚亲自来交待的,我跟孙科长连晚饭都没吃完就出发了!”定国补充道。


几个人说话之间,吉普车已经驶入了位于柳河县北的空军三源浦机场,通过两道戒备森严的岗哨检查,直接驶入了各种地标灯闪烁发亮的机场停机坪。


一架空军第三师的安24军用运输机正闪烁着红色航行灯等候在跑道入口。三个人跳下吉普车,在一个地勤军官的指引下匆匆登上了飞机。机舱门立刻被关闭了,几个人刚刚在机舱两侧的靠板椅上坐下系好安全带,飞机便驶入了跑道,在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机身迅速拉起升空,伴随着剧烈的抖动,飞向一片漆黑的茫茫夜空。


几分钟后,飞机到达了巡航高度,开始平稳下来,周源感到有些难受,耳膜也有些刺痛,他松开系在胸前的安全带,用手捂着胸口揉动。


“是气压变化的关系,来、含颗糖吧,会好受一点儿!”一个身着上绿下蓝的六五式空军制服的军人走了过来,从口袋里掏出几颗水果糖递给周源。


“谢谢!”周源接过糖来剥了一颗放入口内。


0
Advertisement
bafeng2021
头像
一等兵
  • 一等兵
  • 559
  • 0
  • 579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0-20 20:04|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坐在前舱的孙忠阳也走了过来,他向周源和定国介绍了几位跟他一起走过来的军官:“给你糖的这位是负责本次航行的空三师第五飞行中队黄宏业队长,这一位是咱们基地作训处王从舟副处长,这一位呢、是基地负责特殊押运任务的99分队副队长张立军。现在就请王处长来说说咱们这次行动的任务。”


身材清瘦、目光犀利的王从舟打开了一张航行地图:“我们这次执行任务的地点是唐山以北到遵化这一带地区,由于大地震,空六军唐山机场设施遭到严重破坏,仅剩的一条跑道上现在又被二十多架运送紧急抗震救灾物资的运输机和有关领导的专机占满,我们这架飞机无法在唐山降落,只能先飞往河北省承德以东的空军平泉机场,从那里再换乘汽车前往任务地区。是这样的吧?黄队长?”


“是的,按照目前航线上云层和风速条件,预计空中飞行时间三个半小时左右。”黄宏业点点头。


“好,谢谢黄队长和执行本次航行任务的空军同志!有什么需要的话我们会马上找你!”王从舟向黄宏业投去感激的目光。


黄队长离开后,王从舟在运输机中部宽大的地板上摊开了另一张十万分之一的军用地图,开始介绍任务的背景。


原来,自一九七六年三月以来,解放军东北某炮兵基地在辽西的赤峰试验场连续进行了某新型中程导弹的飞行动力与实弹发射试验。七月中旬试验结束后,还剩下三枚新型导弹的试验弹头。这些弹头是该型号导弹最重要的战斗部,包括新型半主动雷达制导部件、电子引信舱、战斗装药室三部分。经与研制单位、三机部【1】第五空气动力研究所协商并报经总部批准之后,基地司令部决定将三枚试验弹头秘密运到位于天津市宁河县芦台镇的第五空气动力研究所实验室。


0
bafeng2021
头像
一等兵
  • 一等兵
  • 559
  • 0
  • 579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0-22 22:08|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为此,基地司令部作训处拟定了秘密押运的计划,由基地负责特殊押运任务的99特勤分队抽调人员执行。押运小分队共十一人,其中十人来自99分队,分别是负责此次押运任务的一中队队长马跃龙、报务员唐志坤、三名司机和五名押送战士;剩下一人是第五研究所的检测工程师李西宁,负责随车监测和维护试验弹头。


押送分队配车为一台北京212军用吉普车和一辆CA30解放牌军用卡车,三枚弹头用特殊装置固定在卡车上;武器配备方面:除五所李工程师以外,其余十人均为标准单兵作战配置,包括一支59式手枪、九支54式手枪和八支64式自动步枪、十把伞兵匕首、以及每人携带两个基数的弹药;另外还专门为押运小分队配置了小八一便携式电台一部,沿途定时定点用密码进行联络。


“具体的押运路线是这样的,”王从舟指点着地图:“从赤峰试验场到承德、距离为210公里的这一段采用铁路运输、使用基地的特种专列;到达承德后,改由公路运输,从承德到遵化155公里,再由遵化南下75公里到达唐山,最后一段是出唐山向西,大约三十公里便进入天津市宁河县,最终到达芦台镇。现在让张队长介绍一下押运车队发生的情况吧。” 


张立军点点头、掏出一个本子翻开:“嗯,押运分队于七月二十七日下午四点零三分搭乘编号为315次的专用军列离开赤峰试验场兵站,当晚十点四十分抵达承德,车队离开军列改由公路行驶之前曾发报联系一次,时间是十一点二十分;凌晨两点五十分车队抵达遵化县,短暂休息时又发报联系一次,时间是三点零一分,之后便再无联系。凌晨三点四十二分唐山大地震发生后,也一直没有收到押运分队的电报,基地指挥中心和赤峰试验场一直保持呼叫押运分队,包括使用紧急呼叫密码,但始终没有车队的任何消息,直到七月二十八日早上七点,基地指挥中心正式认定押运分队失去联络。” 


0
bafeng2021
头像
一等兵
  • 一等兵
  • 559
  • 0
  • 579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0-22 22:09|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什么!?车队失去联络?”孙忠阳、周源和文定国不约而同地瞪大了眼睛。


 “准确地说,是失踪、比失去联络更严重!”王从舟皱起眉头补充到:“大地震发生后,基地司令部已经与总部和北京军区联系,派出了由基地特务营、99分队和驻承德与遵化地区的陆军六十三军部队组成的特别搜索队,沿着从遵化到唐山之间的公路进行了拉网式严密搜索,还调动了空六军直升飞机一架协助搜索,但是到目前为止,仍然没有发现这个车队的踪影!两辆军车,十一个武装人员,连同车上的三枚新型弹头就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基地和总部乃至于军委首长都非常关心车队人员和三枚新型弹头的下落,严令要不惜一切代价展开搜救,务必查清车队人员和三枚弹头的下落。我们这次的任务,就是带领搜索部队在任务地区展开搜索和侦查,找到失踪的车队人员、配属的车辆、武器装备以及三枚试验弹头,实施救援,同时防止和打击任何可能的敌特窃取我军机密的活动。还有一点,那就是执行此次搜救任务必须高度保密,对外对下都绝对不能透露搜索计划和搜索对象,特别是在寻求地方政府协助或与之协调行动的时候!”


0
bafeng2021
头像
一等兵
  • 一等兵
  • 559
  • 0
  • 579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0-23 20:17|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双林奇案录第一部之神秘车队

作者: 八峰


第三节


机舱里一阵短暂的沉默之后,周源看着地图开了腔:“也就是说,二十八日凌晨三点,车队就从遵化出发向南驶往唐山,三点四十二分大地震发生时正行驶在遵化到唐山这一段路上,但由于联络中断,具体的失事地点并不清楚?”


“是的,但据前方搜索部队报告,他们已经对这条路段搜查了一遍,没有发现车队的踪影。”张立军回答到。


周源随即又提出了一个要求:“王处长,我想请空军的黄队长给我们提供一份昨天夜里,尤其是凌晨三点到四点这段时间里、从遵化到唐山这条路段地区的气象资料。空军在这一带应该有很多的雷达观通站。还有,我们也需要一份任务地区更为详细的地图,最好是五万分之一的。” 


“没问题,五万分之一的军用地图已经给你们准备了——就在给孙科长的那个文件包里,气象资料嘛,我去跟黄队长说。” 王处长说着朝机舱前部走去。


半小时后,一份详细的气象资料送到了几个人手中,周源接过资料便在机舱板上坐下仔细翻看起来。定国伸了个懒腰:“昨天晚饭没吃好,这会儿肚子又饿了,我得去前面问一下空军老弟,看看这飞机上有啥吃的东西没有?”他嘟哝着站起来向前舱走去。不一会儿,定国笑嘻嘻地拿着几个用塑料袋包装的面包和瓶装水走了回来:“有面包!比压缩饼干强,凑合着吃吧。”


“嘿嘿,你看看我带了什么?”孙忠阳拿出一个塑料袋在周源和定国面前晃了晃。


“牛肉干!”定国眼尖、一把从孙忠阳手里抢夺过来:“这么好的东西,你居然自个儿私藏、隐瞒不报!” 他打开袋子,拿出一块牛肉放入口中大嚼起来,又拿出一块递给了坐在一旁埋头研究地图和气象资料的周源。


0
Advertisement
bafeng2021
头像
一等兵
  • 一等兵
  • 559
  • 0
  • 579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0-23 20:19|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七月二十九日凌晨五点零六分,一阵剧烈的颠簸抖动之后,飞机降落在承德以东的平泉军用机场。王从舟等人走下飞机,奔向跑道旁边停着的一溜军车。两个身材魁梧的军官迎上前来,一位是先期到达的基地特务营营长陈亮,另一位是六十三军二六四团三营营长王贤德,两人也是刚刚组建的特别搜索部队负责人。


众人简短地相互介绍握手寒暄之后,便分乘几辆吉普车朝遵化方向疾驰而去,飞机上卸下的其他物资器材也随后装上了卡车运往设在遵化县城的搜索部队营地。经过两个多小时山区公路的颠簸,早上八点左右,一行军车到达了遵化县城。


城关南大街上的县人民武装部机关大院被临时征用、成为特别搜索部队指挥部,院子内外警备森严,北厢房屋顶上还竖起了大功率电台高耸的天线,可以直接与北京、沈阳、和远在通化的基地司令部联络。


在西厢房的会议室里,王从舟顾不得疲劳、召开了紧急会议。他首先传达了北京总部和基地司令部首长的指示,扼要地说明了搜索任务。接着由陈亮介绍自七月二十八日早晨七点以后有组织地对重点路段和区域进行的搜索与结果。


0
bafeng2021
头像
一等兵
  • 一等兵
  • 559
  • 0
  • 579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0-28 19:17|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特务营营长走到一张已被参谋人员挂在墙壁上的草绘地图前:“各位请看:重点搜索区域是从遵化县城向南及东南方向到达唐山市这一路段上的主要村镇,依次包括新店子镇、君子口村、磨台寺村、李庄、尚店子村和党裕镇。第一批搜索部队是王营长带领的六十三军二六四团第三营、于二十八日上午十点四十分开始在磨台寺村、李庄、尚店子村、党峪镇等处沿遵-唐公路展开搜查;第二批搜索部队是我带领的基地特务营二连和99分队两个班,于二十八日下午四点开始在新店子镇、君子口村一带展开搜查。由于沿途公路部分遭到地震损坏,又遇上兄弟部队工兵团进入,所以搜查行进有些受阻,但到昨天夜里十二点,已完成该路段上所有重点区域的搜查,包括空六军直升飞机的空中搜索。然而十分遗憾,还是没有发现失踪车队的任何踪迹。各位可以参考搜索部队指挥部刚刚印发出来的情况简报。有什么问题吗?”


(此处应有一张草绘地图,显示从遵化到唐山沿途经过的新店子镇、君子口村、磨台寺村、李庄、尚店子村和党裕镇的位置,以及区间六座桥梁的位置。)



0
Advertisement

回复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