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feng2021
头像
中士
  • 中士
  • 1184
  • 1
  • 1204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1-01 23:03|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双林奇案录第一部之神秘车队

作者: 八峰


第五节


周源让一个士兵守在山门外,自己和定国带着另外三个战士跨进了古庙的门槛。迎面是一个野草丛生的天井庭院,中间落满陈年枯叶的石砖地上有一座锈迹斑斑的长方形香鼎,两边靠近回廊的地方各有一株枝干虬曲的参天古柏,香鼎前面约两丈的台阶之上便是大雄宝殿。


几个人走进幽暗阴森的殿堂,积灰厚重的贡台上供奉着三尊佛像,由于年久失修、佛像上下积满了灰尘、蛛网环结、而且漆色斑驳、金身不再。


“中间这个是如来佛祖吧?两边的这俩是谁呢?”定国看着贡台上几尊灰头土脸的佛像好奇地问道。


“是的,”周源点点头:“中间是南无释迦牟尼佛祖,左边抱拳年纪大的是伽叶尊者,右边合掌年轻的是阿南尊者,都是佛祖的弟子。” 


几个人走出前殿,又穿过一个杂草萋萋、狐踪鼠迹随处可见的小小天井来到后殿,见正堂上供奉着观音菩萨的坐莲塑像,左右两边接着回廊的庙墙上各自凿有一个佛龛,佛龛里分别刻着普贤伏白象、文殊骑青狮的石雕佛像。


0
Advertisement
bafeng2021
头像
中士
  • 中士
  • 1184
  • 1
  • 1204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1-01 23:05|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几个人又绕到了佛堂的后面、走出后殿的月门,便看到了古庙的后墙和一个小门,月门左边紧靠着后殿和围墙搭建了两间禅房,而右边挨着后墙是一个荒弃的厨房和堆积柴垛的地方。周源走近左首的第一间禅房,看见地上有新鲜的泥土和几个残缺的脚印,便让几个战士守在外面,自己推开虚掩上的木门进入了禅房。


跟着进来的定国猛然打了个喷嚏:“这里面什么味儿呀!?真难闻!”


“是酒味儿和烟味儿。”周源回答道。禅房里光线比较暗,周源从挎包里拿出一只手电筒,仔细勘查起来。禅房不大,约有十几个平米,进门左首有一把椅子倒在地上,靠着圆形的宫格窗扇下摆了一张方桌,旁边靠墙是一张仅剩床板的木榻。


“嘿嘿,怪不得有那么浓烈的酒味儿,你看这地上还有摔碎的酒瓶碎片!”周源带上手套,小心翼翼地从椅子附近的地面上将几块摔破的酒瓶碎片收集起来。


“嗯,这块碎片上纸贴的商标还在呢—玉华春,这可是好酒啊!”定国也找到了一片。在靠近桌子和窗前的地上,两人又发现了几个烟蒂。


“这是两个人抽过之后抛弃的烟头,”周源拿起烟头借着窗户透进来的光线仔细察看着说道。


“哦?何以见得是两个人的?”定国看着他问道。


0
Advertisement
bafeng2021
头像
中士
  • 中士
  • 1184
  • 1
  • 1204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1-01 23:07|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你看这两个烟头:很短,干净的一头没有任何嘴唇压迫舔舐的痕迹,只有一圈浅浅的箍痕,说明这个抽烟的人使用烟嘴,而不是直接把香烟叼在嘴里吸;你再看看这个烟头,长于刚才那个烟头近两倍,而且无火的一头有明显被嘴唇压迫舔舐和手指夹过的痕迹,说明此人吸烟是手指夹着香烟、直接叼在嘴唇上含着吸的。”


“嗯,有道理。”定国点点头、把几个烟头也分别装进了证物袋里。


“你再看看这张桌子,”周源借着光亮察看起方桌,又伸出手指轻轻在桌面抹擦了一下。


“桌子?桌子怎么了?”定国面带疑惑地看着他问道。


“这间屋子应该是很久没有人居住了,你瞧窗台、墙壁和木榻上,到处都积满了灰尘,唯独这张桌子的桌面,竟然被擦拭得如此干净,为什么?”周源似乎在自言自语。


他说着又蹲下身子,把头钻到桌子下面,打亮了手电察看起来,突然他匍匐在地上、半个身子爬进了床榻下面。


“你发现了什么?”定国蹲在旁边急切地问道。


一会儿,周源从床下爬了出来,左手的拇指和食指夹着一个闪闪发光的物件:“就是这个东西!” 


0
bafeng2021
头像
中士
  • 中士
  • 1184
  • 1
  • 1204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1-03 22:56|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哦,像是一枚古时的钱币!不,是民国时期的钱币!” 定国激动起来,“哈哈!这是民国初期铸造的银币,民国二年发行的,上面还有袁世凯的头像,是当时被老百姓叫做‘袁大头’的银洋!”


“嘿嘿,没错儿,你对古钱币的研究没有白费,可是,这个地方怎么会有这玩意儿呢?”周源站起来走到门边,仔细检查起那把倒在地上的椅子来,他用手电光仔细照射着椅子的各个部位,又拿出一张白纸沿着椅背和座板边缘轻轻擦拭,在椅子座板右边的边缘上他发现了已经干凅发黑的血迹,便立刻让定国提取了血迹的样本。


检查完禅房,周源嘱咐几个战士暂时不要进入后殿,自己则与定国开始仔细地察看起后殿的各处。十几分钟后定国在后殿佛堂左边佛龛前的地面上又发现了几个烟头,他高兴得叫了一声。


周源也连忙走过来蹲下察看:“嗯,跟刚才在禅房里发现的烟头是一致的,但好像是三个人留下的。诶?这里的地面上还散落着这么多新鲜的浮土!” 周源注意起左边佛龛下的地面来。


0
Advertisement
bafeng2021
头像
中士
  • 中士
  • 1184
  • 1
  • 1204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1-03 22:58|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是的,你看这儿,还有几个不完整的鞋印!我看了一下,至少是两个人留下的鞋印!”定国指了指佛龛前面的地上,果然有几个鞋底踩踏在浮土上留下的印迹,他拿起相机对着鞋印开始拍照。


“嗯,真奇怪!我刚才检查了佛堂右侧的佛龛和那边的地上,到处都是苔藓、干朽的落叶和积满的灰尘;而这左侧佛龛下的地面居然如此干净,还有新鲜的浮土和鞋印!” 周源说着仔细察看了那几个鞋印,又抬起头来看着佛龛下面镶嵌在一起的刻着莲花图案的浮雕石板。


“奇怪!”周源自言自语,一面用手指抠着浮雕石板之间连接处的缝隙。


“怎么啦?有什么奇怪的?”刚刚拍照完地上鞋印的定国看着周源的举动问道。


“右侧佛龛下面的石板长满了苔藓,接缝的地方也是被十分坚硬的陈年白灰砌泥封住的;可是你瞧左侧这个佛龛下面的石板浮雕,好像是刚刚拼接上去的,缝隙之间的封泥竟然都是些新鲜的湿土!”


0
bafeng2021
头像
中士
  • 中士
  • 1184
  • 1
  • 1204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1-03 22:59|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周源一边说一边将右手攥紧成拳,朝着佛龛下刻着浮雕的石板用力敲击了几下。


“啊,听这回音、好像这浮雕石板后面有中空!”定国的眼睛也亮了起来。


“是的,你先把这里的证物收集起来,顺便拍照做下标记。”周源站起来走到月门旁边对几个战士招手:“你们都带了工兵锹吧,进来帮忙!” 


在周源的指挥下,几个战士用随身携带的工兵锹沿着砌缝小心地撬凿、取下了后殿左侧佛龛下面的几块石板浮雕。在几块浮雕的后面,众人看到了用长条青砖封掩起来的一个长方形洞穴,从里面透发出来一股难闻的臭味。


 “你们看,这些封砖都是满清时期的长条青砖,少说也有几十年了,可是最近却被人挖开过,好多块砖都被砸坏了,明显是不久之前又被匆忙封堵上的!这后面的洞穴里一定藏得有什么东西!”周源顾不得掩盖口鼻,他拿过一把工兵锹开始凿掘那片封堵得并不严密的砖墙。


不一会儿、几个人便把封堵的砖墙完全挖开了,眼前的惨景令众人惊呆了:砖墙后面长方形的潮湿洞穴里、卷缩着一具尸体,一个解放军士兵的尸体。


0
bafeng2021
头像
中士
  • 中士
  • 1184
  • 1
  • 1204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1-04 21:08|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双林奇案录第一部之神秘车队

作者: 八峰


第六节


沉默了几秒钟,周源回头命令身后的一个战士:“你立刻跑步回去通知陈营长和孙科长,说我们有重大发现,让他们立刻赶到这来,还有、多带几只风灯来、再带上一部报话机!快去!” 


转过身来,周源和定国在两个战士的帮助下小心翼翼地将尸体从佛龛下挖开的洞穴里搬移出来放在地上。


此时天色已晚,暮云四合,山影阴沉,古庙里更加黑暗。周源让两个战士举着两只手电筒照着,自己俯下身子,开始仔细地查验尸体,定国则拿出一个本子站在一旁记录。


约莫二十分钟后,陈亮和孙忠阳打着手电、带着一个身背报话机的通讯兵和几个手提风灯的士兵赶来了庙里。


“什么情况?”陈亮急切地问道,周源简短扼要地把在山坡下发现军用胶鞋、众人循着踪迹来到神庆庙、勘查了古庙后殿禅房和发现佛龛下密窟内藏有解放军士兵尸体等情况向陈孙二人做了汇报。


0
bafeng2021
头像
中士
  • 中士
  • 1184
  • 1
  • 1204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1-04 21:09|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周源指着地上刚刚检验完毕的尸体:“我们刚刚对比了押运分队人员的照片,这位死者就是该分队的战士、报务员唐志坤,我也撕开了他的领章查验了写在领章后面的姓名。他浑身有多处划伤,右脚小腿严重骨折,但致其死命的却是被人猛掐喉咙窒息而亡,”周源指了指死者脖颈上两处已经发黑的瘀伤,“初步判断,他是被人从身后扼住咽喉猛掐致死;挖开时死者右脚上无鞋,与我们在谷底找到的军用胶鞋正好配对;另外,他身上所配备的武器和装具、包括有报务记录的皮包和武装带也全都被凶手窃走。” 


“妈的!这会是谁干的!?居然敢杀害我军受伤的战士,还窃走了他的装备!?”陈亮气愤地问道。


“现在还不清楚,不过我们在后面的禅房——估计是谋杀的第一现场,找到了一些物证,说明在杀人和埋藏尸体时至少有两人在场。”周源回答道。


“至少两人!?”孙忠阳一边问一边掏出香烟点燃、还递给了周源一支。


“是的,”周源把自己对在禅房和藏有尸体的佛龛下地面上发现的血迹、烟头以及鞋印的分析给陈孙二人解释了一下。


0
Advertisement
bafeng2021
头像
中士
  • 中士
  • 1184
  • 1
  • 1204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1-04 21:11|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从发现的证据来估计,昨天凌晨大地震发生后,押运车队由于磨台寺村北的石桥被震垮而决定改道,走进这条岔路后不幸遭遇了余震诱发的大面积山体滑坡,被泥石流掩埋在我们所经过的山谷沟壑之中。但这个报务兵唐志坤却死里逃生、躲过了被泥石流掩埋的噩运,只是头部、手臂和腿部受到一些划伤,右小腿骨折;黑夜之中,一定是有亮光或声音之类的出现吸引了他努力朝东南这面的山坡走来,在爬坡时他右脚胶鞋脱落;他挣扎着爬上山坡、穿过树林,发现了这座神庆庙,他进入庙中来到后殿,遭遇了当时正在后面禅房里的两个或者三个陌生人,他可能向这些人提出过帮助要求,但却被这些人突然扼住咽喉杀害了,随身的武器和装具等也被劫走、尸体则被塞进了这面佛龛下的秘密石窟里。”周源说完自己的推断后猛吸了一口香烟。


“嗯,有道理,可是,这些人为什么要杀害一个受伤求助的解放军呢?何况唐志坤身上还带着手枪!”孙忠阳仍然疑惑地问道。


“这就是我们需要通过调查发现的,目前虽然有了一点线索,但还不好下结论。不过,这些人杀害唐志坤应该是出于某种灭口的目的——他们不希望这个解放军伤兵把他在这古庙里看到和听到的事情泄露出去。”周源掐灭了烟头。


“嗨,不管怎么说,这是个重大的发现,至少我们已经有了押运分队人员具体下落的消息!我得马上向指挥部报告。”陈亮拍了一下手掌,转身让报务员立刻呼叫县城的搜索部队指挥部。


0
bafeng2021
头像
中士
  • 中士
  • 1184
  • 1
  • 1204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1-06 15:35|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通话间,陈亮向王从舟汇报了在神庆庙和君子口村岔路上泥石流区域的发现。得知查到了押运车队的具体下落,王从舟既兴奋又沉重,他立刻向北京总部和基地司令部发出电报,同时调动其余搜索部队增援君子口村的搜索一队,然后与张立军一起带着一辆载有99分队搜索军犬与特殊探测仪器的卡车和指挥部唯一的一台工程发电车前往君子口岔路上的泥石流掩埋区。


晚上八点,王贤德带领的搜索二队也赶到了现场。王从舟和陈亮立刻布置兵力封锁了从君子口村岔路口到神庆庙的整个地段,重点警戒山体滑坡和泥石流掩埋区域以及神庆庙附近的山林。工兵们在谷地发现唐志坤胶鞋的地方和泥石流区域东南边缘架起了灯光、由99分队特别搜索排为先导连夜展开搜查。同时、由孙忠阳、周源带领两个班全面搜查神庆庙及其周围。


布置完毕,王从舟考虑到搜索部队的官兵都累了整整一天、很多人已经连续三十多个小时没有休息,便督促各部队除警戒人员外,先吃晚饭、轮换休息,然后再挑灯夜战。为了便于现场指挥、他还把神庆庙设为搜索部队的前方指挥部,在前殿、后殿和天井里都支起了军用帐篷。


0
Advertisement

回复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