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feng2021
头像
一等兵
  • 一等兵
  • 559
  • 0
  • 579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1-06 15:36|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王从舟和张立军随后来到庙中后殿,首先察看了被发现的报务兵唐志坤遗体。


周源在简短汇报之后提出了要求:“尸体虽然经过初步检验,但要经过正式的尸检才能鉴定死因,天气闷热,这庙里也没有条件,所以需要尽快运到县城公安局法医室进行检验。另外,此桩谋杀案件涉及到身份不明的地方人员两到三人,唐志坤随身所配枪支军械和装有电报记录及密码本的文件包也下落不明,进一步侦查需要当地公安机关和乡镇人员的协助。”


“好的,烈士遗体尽快安排转运吧,但调查要继续深入下去,基地和总部首长刚刚回电明确指示,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抓获残害我军战士的凶手,追回每一件武器和装备,特别是重要的涉密文件,像唐志坤身上的密码本和电报记录等文件;你们起草一份侦查计划给我,需要地方公安或相关人员协助的就抓紧去办,注意保密就好了!”


王从舟说完之后又跟陈亮、张立军和王贤德商量了一下,然后草拟了一份电报,请求总部与六十三军协调,立刻派遣一个工兵连携带大型挖掘机械前来,准备在99分队探测仪信号区域确定之后,立刻展开大规模挖掘。


众人正忙碌之间,两个通讯员端进来了晚饭。


“哇!热饭热菜—太棒了!”王贤德高兴得摩拳擦掌,顾不得擦手就抓起一个蒸馍塞进嘴里咬了一大口。


0
Advertisement
bafeng2021
头像
一等兵
  • 一等兵
  • 559
  • 0
  • 579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1-06 15:38|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这是遵化军分区后勤部专门给咱们准备的!蒸馒头、白菜粉条肉沫、萝卜丝葱花儿汤,不错吧?来来来,大家先吃饭,然后再工作!”王从舟对大家招了招手,众人连忙拿出随身的军用茶缸与饭盒,帐篷里顿时响起一片狼吞虎咽的声音。


“哎,这是地震以来我吃过的最好最香的一顿!”六十三军的王营长边吃边感叹道。


吃完饭后,王从舟根据最新收到的电报召集众人做了分工:确定七月三十日由陈亮、张立军和孙忠阳负责在填埋区展开探测、挖掘和救援工作的组织与实施;王贤德所部负责挖掘区外围和整个封锁区域的警戒、区域内简易道路的修筑和相关物资的输送;周源和文定国负责神庆庙谋杀案的调查。


会后,王从舟赶回了县城指挥部大本营,孙忠阳和周源也安排了车辆将唐志坤的尸体秘密运送到遵化县公安局法医室,周源还将一封密信交给了随车押送的搜索部队医生杨怡先。


0
Advertisement
bafeng2021
头像
一等兵
  • 一等兵
  • 559
  • 0
  • 579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1-06 15:39|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回到帐篷里,周源先通过报话机联系了遵化县公安局的副局长刘虎和新店子镇派出所所长王立诚,请他们协助调查解放军人员与装备失踪案件,提供君子口村这一带的地理民情与政保资料,并要求次日一早在新店子镇派出所召开一个紧急会议。


打完几个电话,周源走出帐篷,度步来到庙外,他深深吸了一口山里清新的空气,抬头仰望夜空,见从云层背后浮出来半轮明月,清凉的月光洒满了寂静的山林,偶尔刮来的山风令人感觉到一丝寒凉。


“怎么,三十多个小时没合眼,你还不困呀?去睡会儿吧,定国在帐篷里都鼾声如雷了。”身后传来了孙忠阳的声音。


“嗨,下午两三点那阵儿挺困的,这会儿困劲儿反而过了,脑袋瓜特别清醒,出来透透气,顺便把案情也梳理一下。”周源递给孙忠阳一支烟。


“嗯,我也是。对了,双林,我这次出来,首长交待的主要任务是协助王处长做好搜索部队人员的安保、防谍和救援工作,侦破这个谋杀案的重任就主要靠你和定国了!”孙忠阳吸了一口烟对周源说道,两人都没有再出声,默默地伫立在黑暗之中。


古庙西北面的山谷中亮起了一片灯光,传来搜索部队士兵们连夜进行修路、探测与挖掘的嘈杂声。


0
bafeng2021
头像
一等兵
  • 一等兵
  • 559
  • 0
  • 579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1-08 19:04|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双林奇案录第一部之神秘车队

作者: 八峰


第七节


第二天、七月三十日清早,周源和定国匆匆吃完简单的早饭,带领两个战士驾着一辆吉普车,沿着神庆庙西面两百多米处、靠近封锁区警戒线边缘的一条连夜被工兵修筑起来的简易道路驶入了遵-唐公路,向北疾驶不到十分钟,来到了新店子镇派出所。在派出所的会议室里,见到了已经在电话上认识了的遵化县公安局副局长刘虎和派出所长王立诚,几个人握手寒暄。


“来,周干事,我再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新店子镇人民公社革委会副主任兼武装部部长骆玉良同志,他非常熟悉君子口村那一带各方面的情况,所以我把他也找来了。”王所长拉着房间里另外一个穿着灰色中山装、身材矮胖、皮肤黝黑、面带微笑的中年男子向周文二人介绍道。


刘虎则拿出两包卷宗和资料交给了周源:“这是你电话上索要的有关资料,我尽量都找了来,有些具体情况,可能老王和骆部长知道得更清楚。” 周源接过资料表示了感谢。


会议转入正题,派出所老王首先介绍了一下君子口东村和西村一带的大概情况。

0
Advertisement
bafeng2021
头像
一等兵
  • 一等兵
  • 559
  • 0
  • 579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1-08 19:05|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什么?你是说,这个君子口村实际上是两个村子?”周源看着王所长问道。


“是的,”公社武装部骆部长接过了话:“以遵唐公路为界,路西的是君子口西村,路东那条岔路里面的是君子口东村,是两个不同的生产大队。” 


“哦。在公路东侧、沿着那条岔路向东大约两公里多的地方发生了大面积的山体滑坡和泥石流,具体时间是当天夜里的什么时候?是大地震发生的时刻?还是后来的什么时间?”周源又问。


“这个啊,”王所长脸上露出尴尬的神情:“我还真不知道,那天夜里给震醒了以后,就赶紧跑到院子里去了,老骆,你知道不?”


“我呀?”骆部长刚从烟盒里拿出来一支香烟插在烟嘴上,他点燃吸了一口:“我那天夜里睡得可沉,也是让大地震给震醒了,当时从炕上一骨碌爬起来,跟老婆孩子就跑到了院子里。” 


“那一直没有村干部或者民兵巡查过这一地段吗?有没有老百姓报告说看到过解放军的车辆或者山体滑坡和泥石流的情况吗?”周源追问道。


“我是早上七八点的时候,接到了东村民兵大队的报告,说是山体滑坡把那条土路给埋了,但是没有说看到什么解放军的车辆和人员。”骆部长想了想回答说。


“哦,那是什么人报告的?” 


“东村民兵大队的队长胡大新。”


0
bafeng2021
头像
一等兵
  • 一等兵
  • 559
  • 0
  • 579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1-08 19:07|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那附近的村子里有没有发现解放军负伤的官兵?”


“没有,”骆部长语气肯定地答道,“如果有,大队是肯定会报告的。”


“离山体滑坡不远、乡道南面的山上有个古庙,叫神庆庙,好像还有一些传说,骆部长能介绍一下吗?”周源改变了话题。


“哦,那就是一个被废弃的古庙,前些年就被县里来的造反派给封了。传说嘛我就不太清楚了,我来新店子镇工作也就两年。”骆部长遗憾地摇了下头,他杵了下烟嘴弹出烟头,又换上一支烟点着。


“我倒是听说呵,”派出所长老王眨巴了一下眼睛,故作神秘地压低了声音:“这神庆庙在满清的时候可是座皇家寺院!当年八国联军打进北京,咸丰皇帝东出热河、逃到承德避难时,曾经驻跸神庆庙,后来赏赐了庙里一些奇珍异宝,当地官员和老百姓莫不遵奉朝拜。后来呢,战乱不绝、兵祸连年,古庙也遭受不少次劫掠,可那些珍宝从来就没有被人发现过!”


“嗨,那都是些个民间传说而已,你还真的信它?”骆部长吐出一口烟雾,不以为然地说道。


“那庙里原来的僧人呢?”周源又问道。


“唉,文化大革命破除迷信,和尚们都还了俗,就剩下一个老法师灵璧也被下放到乡里去劳动改造了。”王所长回答道。


0
bafeng2021
头像
一等兵
  • 一等兵
  • 559
  • 0
  • 579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1-08 19:08|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我们经过初步调查,认为可能有一名负伤的解放军战士在地震中幸存了下来,目前虽然还没有找到,但他失踪的地方很有可能就是君子口东西村这一带,希望各位能够协助我们尽快找到这名失踪的战士。”周源表情严肃地说明了原委。接着他和定国又询问了一些当地的社情政保情况,随后便结束了会议。待王所长和骆部长等人离开之后,周源又专门和刘虎谈了一会儿,向他做了些特殊交待,又叮嘱他对搜索部队已经发现失踪士兵唐志坤尸体一事要严格保密,然后便与定国开车匆匆返回了神庆庙指挥部。


“你刚才为什么不在会上告诉他们:我们已经发现那个士兵被人杀害、尸体被塞进了神庆庙后殿佛龛下的洞穴里?”定国在车上问道。


“现在还不是时候,过早透露消息,可能会打草惊蛇、妨碍我们下一步的调查。你想:按骆部长所说,自文革以来、那古庙已经被废弃多年、香火全无,为什么还会有人深更半夜里去那庙里的禅房?结果被倒霉的唐志坤撞见,还突然下手杀害了他?这当中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周源解释道。


回到神庆庙,陈亮和孙忠阳正在前殿的临时指挥部里,站在一张用器材和弹药箱拼搭起来、上面铺着国防绿军毯的桌子面前,对着一张铺开的地图用红蓝笔做着各种标记,见周源和定国进来,便高兴地告诉两人:搜索部队的军犬已经在滑坡泥石流填埋区域东南边缘倒卧的树木下发现了一顶军帽,估计就是唐志坤在逃离掩埋区时掉下的;另外99分队的特殊探测仪也发现该地点周围的泥石流填埋层下有明显的回波信号,基本上确定了可能性最大的发掘区域,目前正由每班二十人的力量投入、进行几乎是徒手的人工挖掘。此外,六十三军直属工兵团派来了一个排、携带着大型挖掘机械正在赶来,预计上午十点半可以抵达。


0
bafeng2021
头像
一等兵
  • 一等兵
  • 559
  • 0
  • 579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1-10 11:58|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双林奇案录第一部之神秘车队

作者: 八峰


第八节


辞别了陈孙二人,周源和定国来到后殿禅房,换上了便衣,背上挎包,带了两个战士走出古庙的后门,沿着头天下午在后门台阶上发现的足迹,对庙后的树林进行了仔细搜查。在林中的一块草地上他们发现了两道深深的车轮辙印,周围还有一些杂乱的脚印。


“这是什么车轮的辙印啊?”定国一边拍照一边问道,周源蹲下身体拨开杂草仔细地察看着,又掏出卷尺测量起来。


“从轮胎印、轮宽和轮距来看,应该是当地老百姓常用的双轮板车,从轮胎压入地面的深度来看,这几个人在车上装了很沉重的东西。”周源一边说一边在他的小本子上记下勘测的结果。


“会不会是由骡马拉着的大车呢?”定国看着地上的辙印问道。


“我没有发现骡马的蹄印,看见的倒是几个人的脚印。”周源指着两道车辙印中间和两边的地面,果然有被人踩踏的脚步痕迹。


“嗯,细看之下、这几个脚印和咱们昨天在后殿佛龛下地面上发现的非常相像,应该同一伙人留下的,从能够辨认的鞋印来看,应该是三个人留下的。”定国拿出照片和地上的脚印对比着。


0
Advertisement
bafeng2021
头像
一等兵
  • 一等兵
  • 559
  • 0
  • 579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1-10 12:00|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几个人循着林中的车辙印继续前行,走出树林后上了一条向东面延伸的小路,穿过一片低矮的灌木,小路便汇入了从君子口岔路进来那条用泥土和烁石混合铺就的乡道。


“你们两人先回去吧,我跟文干事要前往东村那边去做便衣侦察。”周源对跟在后面的两个搜索队战士说道,然后便与定国沿着土路向东南前行。


此时烈日当空,骄阳似火,土石铺就的乡道上已经无法辨认和跟踪车辙与脚印痕迹。两人走了大约一里多路,转过右首的一个土丘,前面出现了一排高大的槐杨树林和掩映其间的东村民舍。


走到村口,周源和定国发现土石乡道继续向东北蜿蜒而去,却分出一条岔路向右拐入村子西面。两人看见乡道北面不远处有一株枝繁叶茂的老槐树,树旁背依着山坡有一栋用土坯堆建而成的小屋,一个背负着柴捆、行动踯躅的老人正欲打开柴扉进入小院,却不慎摔倒在地。两人急忙跑上前去将老人扶起,又帮他把落下的柴捆搬进了院子里。


“谢谢二位,谢谢……”老人有些气短,微微点头向两个年轻人致谢。


周源推开土坯屋子布满裂缝的破旧门扇,和定国一起搀扶着老人进了屋子,一股腐酸的臭味扑鼻而来,房子里只有一扇小小的窗户,光线很暗,陈设更是简陋:里面靠墙是一铺土炕,上面的炕席破旧、被褥肮脏,进门左首有一只水缸,旁边墙角是架着铁锅的灶台。土炕旁边挨墙摆了一张桌子和一把木凳。


0
bafeng2021
头像
一等兵
  • 一等兵
  • 559
  • 0
  • 579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1-10 12:01|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两人扶着老人在炕上坐下,定国看了看水缸和灶台,便拿起一只粗瓷碗,从自己的水壶里倒了些水在碗里端给老人。周源则拿出一条毛巾、替老人擦了一下脸上的汗珠,他坐在炕沿上,仔细地打量起气息平静了许多的老人,见他须发全白、黑瘦的脸上布满皱纹,身穿一领打着补丁、破旧发黄的僧袍,脚上套着一双沾满泥土的麻鞋,枯瘦的手腕上戴着一串乌木念珠。


“老人家,您是原来神庆庙里的灵璧法师吧?”周源判断了一下问道。


“啊!?正是,”老人有些惊讶地看着扶他进屋来的两个年轻人:“你们是?” 


周源看了一眼定国,决定暂时不暴露身份,便告诉老人说他和定国是县里下乡支农来做社情调查的干部,然后问起老人是什么时候住到东村这个破屋子里来的。


0
Advertisement

回复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