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feng2021
头像
一等兵
  • 一等兵
  • 559
  • 0
  • 579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1-10 12:03|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唉,”老人叹息里一声:“我在神庆庙住持了几十年啊,一九六九年文化革命高潮时,我和庙里几个僧人都被县里和公社来的造反派赶了出来,几个弟子还年轻、就都还俗离开了,没人愿意要我这个老头子,我也不愿意还俗离开,造反派就把我整到县里关了几年,后来又下放到君子口西村生产队劳动改造,”老头儿喝了口水,抹抹嘴继续说道:“多亏了公社的骆玉良骆部长,他来之后很关心我,看过我几次,又找到县里造反派说好话,说我年老多病,让他们允许我回到庙里居住,但不能从事宗教迷信活动,还派人给我送过米粮;可是半个月之前,东村大队队长胡大新带人突然来到庙里,说上面指示要彻底破除封建迷信、封掉神庆庙,为了加强对我的改造,我也不能继续住在庙里,要到东村大队参加劳动。这不,就把我赶到这个四面透风的小屋子里来了。唉,不过也没啥关系了,反正就是参加劳动,我也这把年纪了,住哪儿都一样,有个地方安身也不错了。”


说完、老人脸上露出了凄惨的笑容。

0
Advertisement
bafeng2021
头像
一等兵
  • 一等兵
  • 559
  • 0
  • 579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1-10 12:05|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老人家,您老高寿啊?”定国问道。


“这个岁数了” 老人伸出两根指头,做了个‘八’的笔划。


“八十了?”定国惊讶道。


“八十有二啦!”老僧微微笑了起来。


“老人家,您再喝点水,我还想问问:您在这里住了这么久,又在神庆庙住持过多年,有没有听到过神庆庙里藏有皇家珍宝的传说?”周源问道,接着他又把派出所老王讲过的故事给老人重述了一遍。


“哈哈,皇帝赏赐的珍宝?”老法师眯着眼睛笑了、然后语气肯定地说:“我是听说过这个传说,不过那都是外面人的胡说八道。”


“哦?您老怎么会如此肯定呢?”周源问道。


“你不知道,民国以前,但凡是佛寺,若是有皇帝御赐宝物,必定是皇家寺院。我在神庆庙住持几十年了,从我师父那里传下来,就没有这么一回事。文革这些年来,不断有人来搜查、甚至破坏佛像、挖开神台,可是什么珍宝也没有找到。” 


“哦,可是您看看这个,”周源从口袋里拿出一枚闪闪发光的钱币递到老人面前:“这是一块民国二年铸造的银元—真正的袁大头!”


“啊,真的是!你、你是从哪里得来的?”老法师看着眼前的银元激动起来。


“就是在神庆庙后殿的禅房里。”周源紧盯着老和尚的眼睛说道。


“啥!?在神庆庙里?那咋可能!?怎么可能呢?”老僧眼里放出异样的光芒,嘴唇也有些哆嗦起来。


“我们俩猜呢,神庆庙里的确是有宝藏,但并不是什么咸丰皇帝的御赐珍宝,而是民国时期有人藏匿在此的宝藏。”周源继续说道,老和尚浑身一震,他沉默起来,似乎陷入了久远的回忆。


“老人家,您是不是想起了什么往事?”周源轻轻地对沉思的老人问道,又拿起水壶给他面前的粗瓷碗里倒了些水。


0
Advertisement
bafeng2021
头像
一等兵
  • 一等兵
  • 559
  • 0
  • 579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1-12 12:14|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双林奇案录第一部之神秘车队

作者: 八峰


第九节


“唉,这都是几十年前的事了,可回想起来,就好像发生在昨天!”灵璧法师长叹一声,慢慢抬起头来、给周源和定国讲起了一个故事。


“我看得出来,你们这两个后生心善仁义、是好人,这件事我揣在心里几十年了,从来没有对别人提起过,如今我也是八十有二、风烛残年的人了,随时都可能去见佛祖,我就告诉你们吧—信与不信,全由你们自己了,”老人端起水碗喝了一口。


“我是光绪二十二年(注:一八九六年)出生的,十七岁时父母双亡,因为家里太穷就去当了兵。先是在北洋陆军第三镇,辛亥革命后,跟着部队南征北讨,因为打仗不怕死,二十七岁那年被提拔为连副,随着王承斌的二十三师出关,参加了第一次直奉大战【3】。仗打赢了,我却受伤成了奉军的俘虏,被迫跟着奉军撤退到了遵化以东的卧龙山里,团部就设在山里的神庆庙里。我的伤口发炎又发高烧无法行走,奉军见我没用了,就想乘夜把我杀掉,庙里的老和尚、也就是我的恩师无清长老就把我藏入了神台之下的一个密洞里,还替我包扎了伤口,留下一些草药;奉军发现我不见之后,就把无清长老绑在后殿的柱子上拷问,师父不吐一字,竟然被活活打死——阿弥陀佛,”


老僧布满皱纹的眼角流淌下来浑浊的泪珠,周源和定国也听得肃然起敬。


0
bafeng2021
头像
一等兵
  • 一等兵
  • 559
  • 0
  • 579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1-12 12:15|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师父被打死后,我又昏迷了一会儿,大约二更时分,听见外面有很多嘈杂的响声,然后慢慢安静下来,一个声音响起‘团座,姚副官已经把部队集合好了,就等着您下令了’‘好,我现在出去带部队先走,你留下来处理善后,记住:知道这里藏宝的那几个人必须死!先把挖墙的几个俘虏干掉;你手下的那两个兵嘛,你知道该怎么处理!’ 接着我又听到一个冷酷的声音,‘是!请团座放心,我知道怎么做、不会留下一个活口!’ 听到这儿我心里咯噔一下,知道要发生可怕的事情,可惜我伤口依然疼痛,身体虚弱,根本无法出去救人,” 


“对话的这两个人是谁?他们讲的藏宝又是怎么回事?”定国忍不住打断了老法师的叙述问道。


0
Advertisement
bafeng2021
头像
一等兵
  • 一等兵
  • 559
  • 0
  • 579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1-12 12:17|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我在神台下的密洞里虽然啥也看不见,但声音却听得很清楚,这两人一个是奉军的卢团长,另一个是他的心腹、马弁排长刘小四。我被俘后一直被他们押着做苦力,跟着撤退的奉军跑了十几天,所以很熟悉他们的声音。至于说宝藏,我想就是在撤退路上、他们一直让我们几个俘虏抬着或用车推着的两口沉重的铁皮箱子。到神庆庙之前的头天晚上,卢团长在遵化城里宿营,我躺在马厩里、伤口疼痛睡不着偷偷起来,听见旁边砖房里有人说话,从窗口里还透出来光亮,便悄悄地靠近窗口察看,看见屋里地上放着那两口铁皮箱,箱盖打开着,里面装满了金条、珠宝和银元,就是你刚才给我看的那种袁大头,屋里靠墙的一张桌子旁坐着卢团长,正低头看着一个账本,刘小四站在他身旁,这时门口有人敲门,我便赶紧离开回到了马厩里躺下。我敢肯定,那天夜里我在神庆庙贡台下密洞里听到他们说的藏宝,一定就是那两口箱子里的东西。” 


“那后来您是怎么留下来的呢?这几十年里,您自己就没有在庙里搜寻过那些宝藏吗?”周源问道。

0
bafeng2021
头像
一等兵
  • 一等兵
  • 559
  • 0
  • 579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1-12 12:18|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奉军离开以后的第二天,我爬了出来,发现庙后的树林里躺着六具尸体,四个是跟我一起被俘的兄弟,两个是奉军的士兵。我在庙里藏了几天,伤口好些了之后,先掩埋了无清长老的尸体,又把六个被害的士兵也埋了,本想回去找部队,又一想自己伤病虽好了一些,腿上却落下了残疾,很难再从军作战,又想到无清长老为了救我而献身,我应该继承他的衣钵,皈依佛门,从此积德行善!于是就留在了庙里,落发为僧,在神庆庙里做起了和尚。一九三七年天遭大旱、日本人又入侵热河与冀北,烧杀掠抢,天灾人祸,民不聊生,庙里全无供奉,山坡下僧人自己种的几亩薄田也颗粒无收,在极度困难之时我想起了当年奉军在庙里藏宝之事,于是在前殿后殿、庙里庙外、甚至于周围的树林里都仔细搜查了好多遍,也没有发现任何财宝。幸亏是新店子镇上的王掌柜给我拿来一袋棒子面,我才度过了饥荒。”


“那后来有人来庙里搜查找过财宝吗?”周源又问道。

0
bafeng2021
头像
一等兵
  • 一等兵
  • 559
  • 0
  • 579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1-12 12:19|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当然有,以前有土匪来过,解放后直到文化大革命都还算平静,文革开始那几年,县里和公社来的造反派把庙里庙外翻了个遍,连前后殿的地砖都给掀开过,他们还挖开了佛祖神台之下的密洞,可是啥也没找到,还把我和几个僧人都赶了出来。公社骆部长来了之后,跟县里造反派说了好话,才把我从监狱里放了出来,还允许我回到庙里居住,他还专门来庙里看望我几次,向我了解过神庆庙的历史轶事。”老和尚眼里流露出感激的神情。


“哦,那您没有告诉他当年奉军藏宝的故事吗?”


“没有。一来是我自己找了多年都没有找到,早就怀疑那两箱财宝并没有藏在庙内;二来我也不敢告诉他自己还曾经在北洋军里当过军官。唉,还是六根不净啊!都这把年纪了,这种早已过去的俗事就是告诉了又有何妨?”老僧苦笑着摇摇头。


听完了灵璧法师的叙述,周源和定国也不禁感叹起来,临别时、二人从挎包里拿出他们带上的干粮——四个馒头和两包饼干、全都留给了老人,又凑了十五元钱和一些粮票放在桌子上,然后起身向老人告辞。


“阿弥陀佛!佛祖保佑二位。”老法师激动地合掌于胸,他颤颤巍巍地站起来,坚持要送二人出门。


0
bafeng2021
头像
一等兵
  • 一等兵
  • 559
  • 0
  • 579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1-15 17:52|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双林奇案录第一部之神秘车队

作者: 八峰


第十节


两人推开柴扉、走出老人的小院,只见土路上从东北方向驶来一辆骡马拉着的双轮板车,车头坐了一条大汉,他留着寸头,二十多岁年纪,上身敞开着小褂,裸露着肌肉结实的胸膛,一条宽大的灰青色灯笼裤套在他凸起的肚子和双腿上。大汉左手执鞭,右手拿着一支酒瓶,晃荡着两条腿,满脸得意地哼着小曲儿。


“这人是谁?”望着疾驰而去、扬起一片尘土的骡车,周源问道。


“他呀,是这东村的张二合,还是个啥民兵排长?别看他年轻轻的长得高大,却好吃懒做,一天到晚跟着那些个村干部干些欺压村民的事情,阿弥陀佛!”送二人出来、伫立在柴扉边上的老和尚说着双手合十。


“走,跟上他!”周源对定国说道,两人回头向灵璧法师挥了下手,便走上土路,加快脚步跟在张二合的骡车后面。


0
Advertisement
bafeng2021
头像
一等兵
  • 一等兵
  • 559
  • 0
  • 579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1-15 17:53|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骡车先向左拐入了通往村西的岔路,走了两百多米又向右拐进了一条小巷,周源和定国也悄悄地尾随进去,来到一个场院,见张二合把骡车停在南面一栋大厢房左边的马车棚里,卸下了车套,把骡子拴在饲料槽前,然后转身掀开门帘走进了厢房正门。


“咱俩干嘛要跟踪这个家伙?”定国低声问道。


“你刚才看清楚他腰间系着的东西了吗?”周源一面观察着一面回答:“他刚才敞胸露怀、腰间系着一条带挂环的六五式武装带!与被害的报务兵唐志坤身上丢失的那条是一样的——这小子是从哪里弄到了这样一条武装带?” 


此时正值晌午,村民们都在家里吃饭,场院里一片安静,周源和定国迅速地溜进马棚里,检查了板车。突然、从屋子里传来一阵叫骂声,又听见“乒乓”地一下摔门的声响,见张二合满脸怒气地掀开门帘走出来,径直走进了场院西边的一栋厢房,把门重重地关上。


周文二人正待溜出车棚,又见从北边的屋子里出来一个中年妇女,手上端着一只盛满干菜的簸箕,她把簸箕放在门前的阳光地上晒好,起身正欲回屋,忽见身后站着两个年轻的男人。


0
bafeng2021
头像
一等兵
  • 一等兵
  • 559
  • 0
  • 579
  • 0
  • @2021-08-30
发表于:2021-11-15 17:55|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天呐,吓了俺一跳!你们俩是——”中年妇女捂着胸口、用充满疑惑的眼光打量着周源和定国。


“对不起,大嫂,我们是县里下乡支农、来东村做震后社情调查的,这天热口渴得不行,你能给我们一点水喝吗?”周源和定国连忙点头致歉。


“行行行,进来吧!”妇女热心地把两人引进堂屋里坐下,又拿出两个玻璃杯给二人倒上了温凉的开水。


“谢谢你!大嫂,你贵姓啊?我们想向你了解一下你邻居张二合的情况;哦、我们是做社情调查,也需要了解村里一些民兵组织的情况。”周源跟妇女攀谈起来。


原来这位妇女叫刘秀芝,她告诉周源和定国,张二合自幼丧失父母,是他叔父、也就是这场院中南面正房里的主人,将其养大的,在生产队里张二合一直是帮他叔父料理队里的骡马大车、负责运送物资;大前天的晚上,未经其叔父允许,张二合偷偷把车推出去拉货,结果车胎被扎破,耽误了第二天送化肥的任务,他叔父为了补胎又花费了五块钱,气得他把二合臭骂了一顿。

0
Advertisement

回复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