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2406|回复:2
  • 1
haveone_1
头像
列兵
  • 列兵
  • 13
  • 0
  • 29
  • 0
  • @2018-05-02
发表于:2022-01-07 20:59|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浙大女生连续三次给习主席写信。

中国人民敬爱的习大大:

对于各位看客我深感抱歉,由于涉及“千人计划”的相关内部事务不能公开,我所写内容让大家可能看不明白。这里所不能公开的相关事务其实和我也没有什么太大关系,但有碍阅读。此外在新年来临之际,首先祝愿我的母校能够越来越好,祝愿浙大这么多善良的老师同学新年快乐,有了可爱的你们,我才得以看到春暖花开。


关于整件事情的前后经过,有关材料,我均已经提交给相关部门,并且我会配合一切调查,所以看过材料的人都会很清楚明白。如果还需要我提供什么证据,我都会尽力。我之前走的就是正规的渠道,今年夏秋,关于我在浙江大学的工作一事,在和领导通电话的时候,他在电话里和我保证说一定会给您一个处理意见。随后相关领导和我当面进行了交流,但是时至今日,我都没有收到任何处理意见,这已经是第10个年头。然而,这么多时间过去了。我没有等到结果。每一天,我都在煎熬中度过,每一天,我都在承受因为党员干部“作恶”给我带来的痛苦伤害。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尽头。

敬爱的习大大,这是我被迫给您写第三封信,因为我实在躲不过去,曾经我尽力想躲过。主席提出,希望能让百姓今年能过上“暖冬”,然而,对我来说,无论是从气候还是心境来说,这都是个极为寒冷的冬天。我和我家族长辈都不是党员,但是当民族,国家,学校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都是义无反顾,挺身而出的;都是先顾全大局,把个人利益放在后面。

在人事方面:


1. 我与2009年签订为“千人计划”教授工作,是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签署的,学校就人事制度向我隐瞒了重要的信息,导致我做出错误的判断。包括后续让我签订协议,也是在对学校重要的人事制度不知情的情况下,而且是在被迫的情况下签下的。这个“被迫”不仅是指我当时报案,而且还有强迫我离开办公室,由于突发事件无法进入我自己的办公室造成的。而在我签订这个合同的时候,符合国家招收事业编制人员的条件,当年,以及次年,浙大都有空缺编制以及招聘意愿。


2. 在2009年我应聘这份为“千人计划”工作岗位,学校和学院劝说我接收这个岗位期间,我注意到这份工作至始至终没有详细的职位工作叙述,所以我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干什么”? 我曾经反复询问过工作的内容描述,但是在签合同之前,领导含糊其辞,直到签订了合同后的一周,告诉我,我的工作就是个“传声筒”,但是事实上,我的工作内容根本不是“传声筒”!我的实际工作内容和岗位是不相称的。


3. 这是最为关键的一条,就是我工作的人事“因果关系” 是有较大问题的(之前的依托关 系是其中一个说法)。因为这个错误的因果关系,即因为有了“千人的教授”,所以才有了我的工作,所以“千人”的工作压力,矛盾就转嫁到了我们具体的工作人员头上。如果我不去作,我的工作就没了。也正是因为这个错误的人事“因果关系”,在我离开浙大院系之后,“因私工作”的脏水就被人泼到我头上,我差点因为这些人活活逼死。也正是因为这份错误的人事“因果关系”,这十年来,我不断遭受“软暴力”,“硬暴力”的伤害。身体健康遭到巨大的损伤。三年前美国亚裔urtula被前女友辱骂致死的案子,前女友yong被判处有罪。说明“精神虐待”的伤害有多大。


关于这些问题,我在未签署合同和协议之前,我都考虑到过。我也都问过领导,领导没有正面回答。虽然是为第一批“千人计划”工作,之前没有先例可以参照,但是我仍然觉得风险极大,拒绝了好几次。期间,学校领导通过各种关系,给我父母,老师,周围认识的人做工作,劝我接受这份工作,希望我支持国家的建设。最后,让我:相信党,相信政府,相信领导。说领导是很好的人。我这才答应的。我今天实事求是说一句,即便当年我母亲来劝我接受这份工作,我都没有答应。当我被迫离开院系的时候,领导甚至传话说,我的倒霉经历是我家人让我去做这份工作造成,妄图制造我的家庭矛盾。我父母都是非常爱国,爱校之人。没想到我们对于国家,对于母校的热爱,尽然成为被盘剥,受伤害的理由!爱国成了原罪!由于这通人事操作,造成我职场上十分尴尬和被动的局面,院系的不负责任,导致我为了解决就业,我必须求助于人帮忙。此时有人乘人之危;私下向我提各种要求和条件,领导不闻不问。甚至,处理我工作问题的负责领导拿我是女性,要结婚生育这一“软肋” 加以威胁。被扣上“因私工作”的这顶右派帽子,我怎么可能有好日子过?我怎么可能还有未来?

我被迫离开院系之后,也已经知道某些领导不会负责的,我就自己去把后续的工作问题谈好了,但是为什么有人一定要用人事的权力,用个人势力把我的命运牢牢掌握在他们的手中,逼迫我按照他们的个人意愿去行事?我就必须要“怕” ,因为“怕”,我就必须要昧着良知去满足那些加载在权力之上的某些要求。敬爱的习大大,我为什么要“怕”?我到底做错什么事情要“怕”? 我起初是不理会的,这些党员干部就想尽办法来伤害我,甚至想办法去伤害我的家人。我必须要“怕”!


就工作问题,我于今年九月已经写信给领导,要求调取浙江大学人事部门公开两份基本的资料,这两份资料现在根据《高等学校信息公开办法》,关于人事的资料,在浙江大学均可以查到:


1. 当年学校“脱包”的人事制度是从2006年就开始执行,每年都有具体规定,历年规定都可以在浙江大学查到。然而,时至今日,没有人告诉我有这个政策的存在,以及政策的具体是怎么回事。如果我知道有这个政策,我根本不可能签合同和协议。


2. 学校每年的招聘启事,条件,以及录取信息,在浙江大学也有留存。

国家政策,事业单位政策均属于国家的财产,怎么成了领导干部个人的“私有”之物。他们拿着这些政策暗中操作。教育部发布施行

《高等学校信息公开办法》已经十年了。浙大在人事方面起决定性作用的政策是内部的,不公开的。只要不公开,就是领导决定一切!当然这仅仅是个政策问题么?不是。这也根本不是政策倾向性的问题。人事的问题根本就是个表象,只是一个斗人,惩罚那些“不听话”的人的工具而已。


在和领导的谈话中,我获悉:首先在符合一定条件下,我这些年来的通话录音,短信记录是完全可查的。我早在2013年写给浙大党委书记的信中就表明希望查通话录音。其次,监控视频也是有保留的。既然如此,那我工作的事就一定能说清楚。我已经提供了相关的通话线索。人事,信访部分的问题也完全可以调查清楚。


虽然我就事论事,但是我之所以连写三封信件给您,是因为此事早已经超出了事情本身的对错,问题存在于浙大某些领导完全脱离“实事求是”的工作作风,完全在“不作为”或者“胡乱作为”。其实他们心中很早明白事情的原委,但就是不理不睬,一直拖着,任何事一拖就可以万事大吉。是谁给这些“作恶”的人底气?习大大让我们年轻人爱国。十年前,我放弃了上好的留美工作或者读书的机会回到母校参加建设。没想到,学校某些领导把我当“韭菜” ,让我当完了“杨白劳”,再继续当“杨喜儿” 。浙大的某些领导,你们如此野蛮!当我满怀期待回国参加母校建设的时候,我能想到等待我的是长达十年黑暗的生活么?当我回国希望把青春投入到母校浙江大学的建设中去的时候,我能想到等待我的是文革式的迫害。 图片是当年其中一位劝我留美的美国教授在我当面婉拒他留美邀请之后,给我的回信。


最后,事实上,我既不情愿来处理这个工作上的事,每一次都是对我身体健康的损害和心理上的折磨。每一次回忆这些梦魇的日子都是对我极大的伤害。浙大的领导一次一次地回避,等同于对我们普通百姓地一次一次欺压。我是不愿意把事情闹大的,从个人角度讲,为了能有说理的地方,我已经竭尽全力。我在冰天雪地,站在前书记家门口站了整整几天等他。结果书记突然平调离开浙大,新任书记不予面谈(连续两次,因为领导人选更换,学校给出的处理意见截然不同)。 我也曾冒着巨大危险去寻求中间人进行协调,最终都以失败告终。


我想请问各位看客:这叫:一切为人民服务? 这叫:一切为了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我回国原来是来为某些党员“升官发财”服务的,我是为他们个人利益奉献青春的。习大大提出:谋度于义者必得。在现实中呢?我工作的问题一点不复杂,但是直至今日,领导都没能说清楚,还是不敢说清楚?难道想让我一辈子生活在被“霸凌”的阴影下?


无论从国家大政方针,到性别,到实际的工作情况,我想问一下大家,浙大在我工作上的做法,哪一点说得过去?我的长辈死在日本人手里,今天,作为后代,我原本想好好建设学校,却差点死在了某些党员干部的手里,习大大,您说我们是什么心情?因为我是女生,因为我还可以嫁人,我就可以被牺牲掉,这是个什么强盗逻辑? 就业平等,在中国都提了多少年了,哪来的平等?


今天是2021年最后一天,我这十年的经历也是亿万中国故事之中的一个。我未辜负青山,然青山于我回应何?

信的末尾,我再次感谢曾经为我工作一事据理力争的一些正直的领导,在我危急时刻伸出手来帮助我的老师和同学。

0
Advertisement
Newmoon17
头像
中尉
  • 中尉
  • 2040
  • 2
  • 2760
  • 0
  • @2019-11-23
发表于:2022-01-07 21:11|只看TA
字体大小:T|T

呵呵,相信dang会对你负责,是你的问题,不是dang的问题。

1
Advertisement
AmericaDream
头像
三等兵
  • 三等兵
  • 149
  • 0
  • 191
  • 0
  • @2020-05-21
发表于:2022-01-07 21:30|只看TA
字体大小:T|T

洋洋洒洒写了这么多,不突出重点。习大大会看吗

0
查看:2406|回复:2
  • 1
Advertisement

回复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