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流量之王,明星血汗工厂,正被李嘉诚父子吊打

“TVB可以倒闭了”。


在TVB的官方微博互动最多的微博里面,这句话成为了广大网友的心声,有高赞评论说,“TVB有病的一年”,就有另一高赞评论回复“是近6年都有病”。



为啥被骂得这么惨呢?


2022年开年,TVB一年一度最热门的万千星辉颁奖礼上,分别颁出了2021年的视帝和视后,由于得主和大家心目中的人选差距过大,大家戏称“大水淹了电视邨”。


无论是TVB还是“水后”林夏薇,都遭到了极大的恶评,不少观众说,TVB没有将视后颁给呼声最高的钟嘉欣,只是因为钟嘉欣已经离开了TVB,太过于小家子气。



而这种“小家子气”也多次被印证:


基本上从未缺席过颁奖礼的阿姐汪明荃,缺席了今年的活动,而她在去年的典礼上号召TVB给工作人员加工资;在后来的一部新剧宣传中,同样也离开TVB的女演员,不仅失去了被@的机会,甚至连应有的海报都没有。


在更早之前的万千星辉贺台庆红毯阶段,TVB安排了“绯闻男女”王浩信和蔡思贝手挽手走红毯,而作为王浩信“正宫”的陈自瑶则是孤身进入。


网友对这一操作大为迷惑,纷纷称这一炒作行为“毁三观”,当然这事儿也瞬间登上社交媒体和短视频平台的热搜,为了流量,TVB也是拼了。


这事儿火了,但万千星辉早已成为了自娱自乐,反而没啥关注度,倒是不少娱乐和时尚博主开始吐槽起这些明星们的影楼风的穿搭来。这着实不该是创台54年的“世界第一大华语商业电视台”应该有的作风。




TVB不是香港最早的电视台,却是香港发展最好的电视台。


1965年,邵逸夫等人拿到了免费电视牌照,开始进军电视业,两年后正式开播,开播的第二年,TVB就制作了第一部电视剧,很快,进入70年代,电视剧更是成为了TVB的立台之本,TVB由此开启了自己的港剧时代。


可以说,TVB的成功,简直是天时地利人和。


中国内地的第一部电视剧是在1980年,剧集匮乏时代,港剧脱颖而出。


1983年的《射雕英雄传》虽然在布景等方面都略显简陋,但不妨碍黄日华和翁美玲成为大众偶像,在1985年引入内地后,很是轰动,成为不可超越的经典。


TVB还有国语配音,更加深入华语世界,有华人的地方就有TVB。


而且,TVB还能自己造星。


TVB背后有邵氏,邵氏和TVB联合开设了艺员训练班,先后培养出了周润发、吴孟达、杜琪峰、吕良伟、黄日华、苗侨伟、刘德华、梁朝伟、梁家辉、周星驰、吴镇宇等,可以说这些明星到现在,也是都是大名鼎鼎。


艺员训练班之后,TVB还开始举办香港小姐的选美,赵雅芝、张曼玉、李嘉欣、陈法蓉、袁咏仪、佘诗曼、蔡少芬等人,都是港姐选美出身。


而且,TVB率先在影视行业实现了高周转,即便是后来的大牌也都得先从跑龙套开始,《射雕》里面的龙套就包括周星驰、吴镇宇、刘嘉玲等,绿叶演员在多部剧露脸,而且即便是成为大牌,也得赶通告。


大家都是自己人,要想出头,就得充分竞争,拼实力拼机会,关键是成本还便宜。


这时,“TVB=港剧”已经深入人心,而且《大时代》创造了丁蟹效应,郑少秋的电视节目一露面,港股就大跌,好不神奇;说起房地产、商战剧,必有《创世纪》;宫斗剧的鼻祖《金枝欲孽》,更是开创了一个电视剧类型。


1984年TVB的母公司电视广播公司在港交所上市,2000年,收入已经35亿港元了,股价达到巅峰,市值突破了211亿港元,世界第一华语商业电视台的地位越发稳定了。


TVB占据了本港80%的市场份额。



但是,巅峰之后,必然就是下坡路,而最大的滑坡正如网友说的“近6年”。


单纯从数据上来看,2015年开始,电视广播的营收就从巅峰跌落,但是出售在台湾的TVBS股权,还是套现了不少,从2016年开始,利润大幅下滑,2018年开始进入亏损通道。




至今,电视广播的总市值只剩下了20亿港元左右,比巅峰期,跌掉了90%。


为啥这么惨呢?


2017年,TVB50周年台庆,汪明荃发表了一段3分钟的脱稿演讲,其中已经提到根本:


“虽然我们个个都很拼很能熬,不过如果工资能够加多一点、休息的时间多一点、关心多一点、山头文化少一点,一定可以发掘和挽留到更多的人才”。




这话如果放在内地,一定会被骂“矫情”,但是在TVB,这话也只有汪明荃敢讲,且深得人心。


TVB的是出了名的“血汗工厂”,内地的明星们在拿片酬的时候,TVB员工拿的是死工资。


一年要拍500多集的影视剧,意味着一天要拍1.4集,那真的是“赶”通告,一线艺人能拿到8万港币/集的片酬已经算多,而底层演员还有400港元的,待遇甚至不如常驻横店的群演。


靠《射雕》红起来的黄日华曾说,TVB给他加薪500元,条件是多签5年的合同,而当年知名的绿叶演员陈鸿烈猝死在片场,只赔了工资、保险,都没有拿到抚恤金。


这两年,TVB艺人转行的事情常常发生,有的去做了服务员,有的开起了出租车,而晚景凄凉流落街头的,也大有人在。


一直以来,TVB就面临人员流失的问题,近几年尤甚,离开的大大小小的艺人有600多,而离港北上的艺人,“一个月赚在TVB半年的收入”,只是洒洒水。


一些大牌艺人虽然没有透露具体片酬,但是都说内地的片酬“十分可观”,而那些加入直播带货大军的,赚得自然就更多了。


再加上香港的房价压力,大批的港星定居内地,进攻内地市场,在TVB挑大梁的仍然还是那批“有一定年纪”的艺人,而这些人,也未必能被TVB留住。


而且,TVB的山头文化更让艺人窒息,内部的勾心斗角才是最可怕的,站错队被压榨或者被雪藏屡有发生。


TVB史上升职最快的新任总经理曾志伟带着“攻破山头文化”的任务来的,但是最终的手段,在他嘴里也只是做和事佬,“喝喝茶、吃吃饼”。




除了内斗,还有外部压力。


在剧集上,当年与TVB争斗最凶的是亚视,随着亚视在2016年停播,李嘉诚的儿子李泽楷,通过旗下的电讯盈科,拿到了新的免费电视牌照,创建了ViuTV,成为了TVB的劲敌。


ViuTV上来就是一部《玛嘉烈与大卫》,用的是昔日TVB的男主角,拍出了当年评分最高的港剧。


在开始几年,TVB凭借体量优势,还能在高分剧集上压过ViuTV,但是在随后的几年,随着内地剧和台剧的强势崛起,港剧在华语剧集上的口碑代表,已经被ViuTV取代了。




2020年豆瓣评分最高的华语剧集,均以内地剧为主,港剧只有一部由ViuTV和优酷合作的《叹息桥》,而2021年的港台剧集单列,TVB勉强靠《星空下的仁医》扳回一城,但另一部上榜港剧,依然来自ViuTV。


从2015年开始,TVB冠军剧集在本港的平均收视率已经低于30%,而唯一一部超过30%的剧,是来自内地的《延禧攻略》。


当然,在造星上,TVB的港姐选美也日渐没落,新生代的港姐也少有人认识,但是ViuTV可太知道年轻人想要什么了,偶练式的选秀搞起来。


在疫情封锁下的香港,李家算是把粉丝经济玩明白了,广告、演唱会、代言,这个新出道的偶像组合,就连刘德华也未必敢跟他们比本地流量。


TVB,从来没有显得这么狼狈过。


2021年上半年,母公司电视广播收入12.24亿港元,亏损2.7亿港元,差不多赶上2020年全年的亏损了,从这个角度来看,汪明荃呼喊了10年的加工资,基本上是幻想了。


但是,财大气粗的李家可不差钱,而且免费电视业务在电讯盈科的业务中增速是最快的,亏损在逐年收窄,在内地市场已经不让搞的选秀,在港正如火如荼,狠捞一笔自然也不意外。


如今,面对内外交困,54岁的TVB需要一个翻身之作。


但,悬。


来源:大猫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