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妇科手术!黑产业链曝光,医院 学校 住宅沦陷

前两天,山东日照某医生直播妇科手术的消息,引发了全网关注。 


女患者在手术期间一直被该名男麻醉师偷拍隐私部位并直播,期间,男麻醉师的同事并没有阻止该行为。 


我们看过太多酒店、公共场所偷拍的报道,也知道如今偷拍的泛滥程度。但在看到妇科手术都被现场直播时,大多数人还是难以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虽然官方火速进行处理、发出通告,涉事者得到了处罚,但大家依然没法放下心来。 



每个人疑问的点在于,从偷拍“进化”到无处不在的直播,侵犯隐私的犯罪行为,是不是已经形成了产业链?



监控视频在外网平台上肆意传播,从宣传到售卖,从线下安装破解摄像头到线上形成群体规模,每一步操作的背后,似乎都有无数人在暗中操作。 


而从各个媒体的调查中我们发现,类似的担心,并不是杞人忧天... 


央视新闻多次报道过偷拍、破解摄像头的产业链。类似的网络帖子都表示“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足以看出其中的“自信”。 



在搜索中能看到,提供给买家的不仅有录播后打包售卖的视频,还有当场观看的直播服务,他们黑入酒店等处的摄像头,号称“随时看真实直播大秀”。 





在很多类似的群里,宣传者都不遗余力地推广自家的优势:视频非常多,每天都更新,群里发的图片都有完整版,什么类型的都有... 



而实际情况也正如他们所说,只要愿意花钱,就能买到各种各样的资源和直播镜头。 



仅记者调查的这个群组中,就有180个酒店及家庭摄像头的实时画面,像这样的群到底有多少个,我们根本无法想象。 


情趣酒店、大学酒店等都是重灾区,但在其中也能看到,随着安装和破解技术越来越多地被用在歪门邪道,家庭、更衣间等场所也变得不再安全。 



烟雾探头、路由器、挂钩、纸巾盒...所有物件都有可能被改造成摄像头。 


一些隐藏摄像头的直径只有1毫米,就算用肉眼特意检测,都可能发现不了端倪。 



更可怕的是,有些摄像头本身就被设计成日常用品的形状,乍一看它们都有各自的功能,但没人能想到这些普通物品,也会变成防不胜防的摄像头。 



虽然各购物平台已经有相关的敏感词过滤,但有心之人还是不难买到类似的设备。 


再加上,因为本身原理简单,购买材料自行组装的例子也并不罕见。 



而当犯罪手段从偷拍“进化”到直播,我们的隐私又会面临更严重的挑战。 


在很多网络平台,这些侵犯隐私的视频,明目张胆地对所有人开放售卖。 



有需求就会有生意,目前看来,偷拍产业链已经有了相当大的规模。 


无论是社交网站上的宣传、购物平台偷摸摸的售卖,还是“技术流”的摄像头破解,如果没有长久、持续的需求,就不会存在如此大规模的侵犯。 



澎湃新闻在最近的调查中指出,涉及裸体和性的偷拍视频会通过各种网络途径、聊天群进行售卖,根据暴露情况不同,这些视频还被定制成了各类套餐,供人按需挑选。 


家庭、更衣室、宿舍,甚至医院妇科,酒吧厕所...所有我们日常足迹会覆盖的地方,都有可能被隐形摄像头侵入。 


图:@澎湃新闻 


不光是购买观看,类似组织还形成了代理推广机制。通过付费获取设备,普通人也可以拿到操作教程,“一星期回本”。 


图:@澎湃新闻 


不断发展新人的利滚利模式,在庞大的需求支撑下,很容易让参与者们赚得盆满钵满。 


而这背后牺牲的,是我们每一个普通人的隐私安全,是对公共场所乃至普通家庭生活日益膨胀的不信任感。 


在国外,类似的例子也屡见不鲜。 


就在最近,英国一名40岁的警察因偷拍被判入狱三年。 


他利用职务之便,在酒店和民宿等房间中安装设备,偷拍入住的模特和医护人员。 


钥匙、眼镜、手机充电器、空气清新剂、纸巾盒、耳机...一切常见的物品都能装入镜头,防不胜防。 


警方在他的硬盘上发现了涉及51名女性隐私的视频,其中一些视频长达四个小时。 



隐藏摄像头的拍摄场所也越来越难以防范,三天前在德国,两个摄像头被发现安装于女子手球队的更衣室里。 


因为队伍实力出众,队员们的人气并不低,可以想象背后会存在怎样的利益交易。 



普通人可能不会想到,就连猫粮盒都会成为偷拍的道具。英国小哥把猫粮买回家后好多天,才注意到盒子里的秘密空间。 


所幸摄像头并没有在运转,但经历过一次这样的事情,就足以捏一把汗了。 



美国女子则是在公寓的烟雾报警器里发现了隐藏摄像头,打开内部的储存卡才发现,自己和男朋友的一举一动都已经被录像记录,那一刻的感觉真的是毛骨悚然。 



新加坡去年的一则报道提到,一名27岁的男子因在健身房的厕所里非法拍摄其他男子,而被判入狱六个月。 


因为对男性小便场景的痴迷,他将设备放在干手器下面,正对着便池。每天回家时他会顺便去厕所取回摄像头,用电脑编辑掉没拍摄到人的空镜,剩下的部分慢慢欣赏。 



韩国更是偷拍犯罪的重灾区,以偷拍、性剥削和奴役的严重度和影响广度震惊世界的N号房事件自不必说,在很多社会新闻中,依然存在着各种偷拍现象。 



韩国水原市最近曝出,57岁的小学校长在教职工厕所安装摄像头,偷窥女教师如厕。 


除了将隐藏摄像头设置在纸巾盒上,该校长还在会议桌下方安置智能手机,在事情败露之后可能被判处2年有期徒刑,同时5年内不能就职于和儿童相关的工作场所。 




去年年底的一起事件则是警察成为犯罪者。在男女共用的厕所内安装摄像头后,一名男性警官最终引咎辞职。 


但因为时间较长,该厕所同样对来往公众开放,被害者的规模难以估量。 



事件在韩国网络上也引起了不小的风波,网友称连警察都沦落到这种程度,韩国可以改名为“偷窥摄像头国”了... 



偷拍、窥探、以隐私牟利,欲望驱使下类似的需求从未中断,在全世界范围内成为了普遍存在的犯罪形式。 


因为下手简单,追查困难,犯罪成本低,偷拍问题随着网络的发展和传播,会越来越泛滥。 


需求不可能突然消失,违法偷拍行为也不会一夜之间突然被取缔。 


虽然我们盼望对类似行为的监管能够更到位,处罚可以更严厉,但就目前情况来看,形势依然很严峻。 


隐蔽安装,破解侵入,从偷拍到直播,犯罪者肆无忌惮地变换各种办法,挤压着普通人的生存空间。 


我们反复说要注意安全,要提高警惕,但在越来越多的威胁面前,就连最普通的日常活动,都让人提心吊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