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9150|回复:51
温室小玛茄
头像
大校
  • 大校
  • 7366
  • 9
  • 8758
  • 0
  • @2020-03-22
发表于:2022-01-25 01:30|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南加日志:隔壁阳台的那个女人

一楼:本故事纯属瞎编,如有类似纯属巧合。


~打算从恶犬记之后,整理出来一个系列

最后编辑温室小玛茄 最后编辑于 2022/01/31 22:02:37
1 人喜欢
Tina_tgif
0
Advertisement
温室小玛茄
头像
大校
  • 大校
  • 7366
  • 9
  • 8758
  • 0
  • @2020-03-22
发表于:2022-01-25 01:44|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20XX年的时候,我搬进了南加某海边的一个老旧小区。说是小区其实也就是美化了,认真说起的话,不过是两栋楼,掩藏在一堆算是密集的居民楼里。 但是对我来说,比起之前的家里断供时期居住环境的境遇,简直就是天壤地别。下了楼还能看到路边一大排的棕榈树,迎着风摇曳生姿。楼里居民多是附近工作的白领/附近大学生,人际关系也相对简单。相比之下,我最惨淡的时期和一个墨裔婆婆住过section 8 补贴的公寓,和楼上的黑人邻居为了停车位置起过争执,听见过半夜门外传来指甲一道道划门的声音,也见过大白天的邻居,瘫在路边沙发,腾云驾雾快活似神仙的模样,更是经历了一些人生重大的变故与挫折。


我以为,我什么也不怕了。直到。。。

2
Advertisement
cosmo
头像
大校
  • 大校
  • 29283
  • 36
  • 31469
  • 0
  • @2004-01-29
发表于:2022-01-25 01:46|只看TA
字体大小:T|T

lz又開寫了,加油!沙發等看

0
温室小玛茄
头像
大校
  • 大校
  • 7366
  • 9
  • 8758
  • 0
  • @2020-03-22
发表于:2022-01-25 02:00|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那个女人搬过来的那一天,我一大早就感觉,有些心神不宁单眼皮跳。之前有过类似感觉的时候,是和朋友入住时代广场一家颇有些历史的酒店,那一晚我们两个人都感觉到了一种异样,不过这也是另一个故事了。这样类似的感觉,我大概还经历过一次,另一次是和我现在的🐷。每一次我都凭着直觉,做出判断,尽管当时看起来挺傻的,但是几年之后会想起,我依然坚信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


那一天,我醒的很早。决定走路到隔着两个block的Coffee Bean里买早饭。过了红绿灯,没走几步,大老远的我就看见一个手舞足蹈的白人妇女朝我走来。这个人,我很熟悉,甚至我们这一周围居住的居民,大多也知道这么个人。我给她起了个外号,叫做dancing Queen。这个DQ其实是精神有些失常。一开始见面,你可能以为她是个手舞足蹈过于激动的阿姨,她稍微理智的时候,还能有几句正常一些的对话。但很快她会不断重复这样的对话,而且四肢会忍不住的抽动,然后她的肢体就会诡异的纠缠在一起,跳一种十分怪异的舞蹈。


DQ并不会做出暴力的行为,据我的观察,她也不像是嗑药的流浪汉。她身上穿的总是很整洁,头发也梳的一丝不苟。那个早晨,她穿了一条桃红色的瑜伽裤,头上戴了一个类似印第安人似的装饰。


但是我看到她,心里依然忍不住暗暗叫苦。DQ虽不会跟着你要钱什么的,但是她会跟着你一路,企图和你聊天。

最后编辑温室小玛茄 最后编辑于 2022/01/28 18:08:12
2
Advertisement
温室小玛茄
头像
大校
  • 大校
  • 7366
  • 9
  • 8758
  • 0
  • @2020-03-22
发表于:2022-01-25 02:11|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我心里飞快想着,如何摆脱DQ接下来的纠缠,一步,两步,DQ的身影越来越近。


DQ朝我笑了一下,问了一句早安,十分正常的朝我挥挥手,然后在我无比震惊的目光之下,不带走一片云彩的擦肩而过。那个时候,我在那边住了有一段时间了,路上遇到DQ也不是一回两回,我从来没有见到过她如此正常过。事实上,几周后我再次见到她的时候,她还是和平时一样,手舞足蹈语无伦次。那天的感觉,就是说不出来的,奇怪。。


我心里嘀咕着DQ为何如此异常,或者说为何如此正常。正常的让人大白天的有些汗毛倒立。这种怪异的感觉持续到了我一直走到咖啡店。我也没心情在里面慢慢吃玩手机了,买了早餐匆匆吃了,然后往回走。


一回到小区楼里,我发现隔壁对面空着那一户半开了门,隐隐约约,能听到里面的说话声音,我琢磨着仔细一听,哎居然是中文。



最后编辑温室小玛茄 最后编辑于 2022/01/25 02:22:51
1
Lxh
头像
下士
  • 下士
  • 605
  • 0
  • 828
  • 0
  • @2021-02-02
发表于:2022-01-25 02:27|只看TA
字体大小:T|T

前排

0
温室小玛茄
头像
大校
  • 大校
  • 7366
  • 9
  • 8758
  • 0
  • @2020-03-22
发表于:2022-01-25 02:58|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我有些好奇,站在了门外探头探脑,想着要不要打个招呼。后来又觉得鬼鬼祟祟的,吓着人家可能不好。我后来想了想,还是回家补个觉去了,以后有机会遇上再说吧。结果一连半个月过去了,我都始终没见过对门邻居到底长啥样。


直到某天晚上,我正熄灯准备早早入睡。我听到了对面传来了咚咚几声巨响,接着是一阵凌乱的脚步声,还有家具推到的声音。当时我养着一只身姿娇小,脾气惊人的博美宝宝,顿时警觉的大叫了起来。而我整个人却是处在僵化的状态。因为一些过往的经历,我遇见这种突发暴力情况的时候,会陷入一种十分恐惧,全身僵硬冒冷汗的状态,后来我缓了缓,还是鼓起了勇气,从猫眼往外看了看,看见一个男人气汹汹的摔门而去,紧接着一个扎着马尾,瘦弱的女孩哭着追了出来,但是追到门口却停住了脚步,手上还拿着一个摔的有裂缝的苹果手机。我心里第一反应是非常同情她的遭遇。我正打算打开门,谁知道隔壁几个在家的邻居反应更快,已经从家里出来了。我听他们询问她有没有事情,刚刚是怎么回事。 她遮遮掩掩说了为了些小事和男朋友吵架了,然后就冷淡的转身关门回了家,留下一堆你看我我看你尴尬的热心群众。

最后编辑温室小玛茄 最后编辑于 2022/01/25 03:04:05
2
剑舞翻飞
头像
下士
  • 下士
  • 737
  • 0
  • 961
  • 0
  • @2020-04-18
发表于:2022-01-25 03:06|只看TA
字体大小:T|T

开头就很吸引人。你这样确实不能on sight上班,笔耕不辍啊,勤劳的小玛茄🍆

4
Advertisement
贝贝龙
头像
大校
  • 大校
  • 6701
  • 8
  • 6917
  • 0
  • @2008-09-19
发表于:2022-01-25 13:23|只看TA
字体大小:T|T

楼主please go on

1
温室小玛茄
头像
大校
  • 大校
  • 7366
  • 9
  • 8758
  • 0
  • @2020-03-22
发表于:2022-01-25 20:46|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真是个奇怪的人,我忍不住嘀咕。但是这场突发的纠纷过去后,我很快的也就将这件事情抛之脑后。生活依然继续向前,我也再没和她碰过面。直到有一天,我在停车库倒车的时候,又意外的遇到了她。


这里说一句我停车技术特别差,而这个小区的停车库又是个典型的狭窄无比的西洛杉矶parking lot。将车停入我的车位的空间十分有限,需要经过一个狭窄无比的过道,然后再倒车入一个狭窄无比的角落,稍微一不注意就很容易蹭到。


那天我出门奔波了一整天,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累的不行,有些心不在焉。这一晃神,然后一阵刺耳的声音,我意识到,车蹭一边墙上了。我赶紧下车去看看损坏程度。哎,车外皮凸进去一些,还有剐蹭的痕迹。我心里正懊恼着,突然一个人走了过来,原来是那个上次和男朋友吵架的女邻居。


我抬起头,有些意外。



最后编辑温室小玛茄 最后编辑于 2022/01/28 18:06:56
2
查看:9150|回复:51
Advertisement

回复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