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李宗仁病逝后留下30岁妻子胡友松,继子曾说:她是李家人

1966年,一场低调的婚礼在李宗仁公馆举行,虽然低调,但却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因为这年,李宗仁已经76岁,而新娘胡友松刚刚27岁,老夫少妻的结合,吸引了大家的注意。

1969年,李宗仁病逝后留下30岁妻子胡友松,继子曾说:她是李家人

(李宗仁)

不仅如此,两人的身份地位相差也非常悬殊。

胡友松只是一名小护士,她的身世非常坎坷,据传是著名影星胡蝶的私生女,从小就没有见过父亲。

正因为如此,胡友松备受争议,一个妙龄女子为什么会嫁给一个年逾古稀的男人,到底是贪图名利还是另有隐情?

今天我们就揭开谜底,去看看胡友松跌宕起伏的一生。

1969年,李宗仁病逝后留下30岁妻子胡友松,继子曾说:她是李家人

身世成谜,从小缺爱

1939年,著名影星胡蝶在上海诞下一名女婴,取名胡若梅,她希望自己的女儿如同梅花般亭亭玉立、百折不挠。

1969年,李宗仁病逝后留下30岁妻子胡友松,继子曾说:她是李家人

(影星胡蝶)

若梅是私生女,从小看着别的小孩牵着爸妈的手,她别提有多羡慕了!

她总是不厌其烦地问胡蝶:“妈妈,爸爸去哪里了?”

胡蝶没有给她编织一个美丽的谎言,告诉他爸爸去了远方,一定会回来的,而是恶狠狠地让她闭嘴:“不要提你爸爸!”

小小的若梅虽然很想念爸爸,但是却不敢惹恼妈妈。

因为胡蝶演员的身份,她需要到处去参加活动,若梅就跟随母亲辗转多地。

母亲的社交圈子很广,她时常带着若梅去见各种军官太太,并让若梅甜甜地喊她们“干妈”。

若梅最喜欢的,就是和母亲一起待在上海百乐门。

有一次,母亲为了给前线战斗的士兵募捐而去演出,若梅就穿着靓丽的衣服,在台下为母亲捧场。

这样热闹的场面,让若梅暂时忘记了孤独的感觉,也让她忘记了自己根本没有父亲,没有家。

那段时间,若梅一直住在酒店的包房里,沉醉在酒店来来往往的热闹中。

6岁那年,胡友松患上了湿疹,医生建议她最好到干燥的北方去生活,这样病情就会不治而愈。

母亲居无定所,根本没法带若梅去北方定居。

愁眉不展时,胡蝶得知军阀张宗昌在济南火车站暴毙,而他的姨太太沈文芝不得已逃往南京,成了一名家庭教师。

沈文芝是若梅的“干妈”之一,于是胡蝶委托自己的好友沈文芝,将若梅寄居在她家里。

碍于面子,沈文芝满口答应,谁知道胡蝶前脚刚离开,后脚沈文芝就开始对若梅恶言恶语。

丈夫的暴毙,让她把坏情绪一股脑发泄在若梅身上,一言不合就对她又打又骂,甚至让若梅无数次饿肚子。

寄人篱下的生活,让若梅的性格变得内向和孤僻,而沈文芝经常向胡蝶投诉若梅的淘气,并大倒苦水,大肆渲染带孩子的辛苦,以此索要更多的抚养费。

1969年,李宗仁病逝后留下30岁妻子胡友松,继子曾说:她是李家人

若梅12岁时,胡蝶已经在香港定居下来,她得知女儿过得并不如意时,便前往北京,想把若梅接到身边抚养,但是却遭到沈文芝的拒绝。

胡蝶并不想破坏和朋友的感情,所以只能把女儿留下,并且把一只装满金银首饰的手提箱留给沈文芝,希望她拿了这些首饰后,对自己的女儿好一点。

见钱眼开的沈文芝不管不顾,挥金如土,若梅的生活质量更差了。

在这样恶劣的条件下,若梅坚持读到中学毕业,并考入一所医专。

毕业后,她被分配到北京积水潭医院实习,后来又被调往北京复兴医院当护士。

关于若梅的身世,众说纷纭,有人说,这是若梅为了摆脱孤独而杜撰出来的,胡蝶根本没有这个私生女。

也有人说胡蝶确实照顾过若梅。

但是不管是哪种,都无法改变若梅命运多舛的事实。

1969年,李宗仁病逝后留下30岁妻子胡友松,继子曾说:她是李家人

1969年,李宗仁病逝后留下30岁妻子胡友松,继子曾说:她是李家人

机缘巧合,成就老夫少妻

成为护士后,若梅有了独立赚钱的能力,她的底气足了一点,于是她为自己改名为胡友松,希望自己如同松树一般坚贞不屈,不畏艰难。

胡友松天生丽质,加上后天形成的独有气质,让她成为人群的焦点,医院里的女护士都十分嫉妒她,女护士们总是借机欺负她,让她干最脏最累的活。

童年的不幸铸就了她孤僻冷傲的性格,加上私生女不光彩的身份,让她在医院里备受人们的指指点点,胡友松很难交到真正的朋友,更别谈遇到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了。

她想要逃离这样压抑的环境,但奈何自己实力有限,只能拜托母亲的朋友张成仁,让他帮忙留意一下是否有更好的工作。

转眼就来到了1965年。

这年,李宗仁先生在周恩来总理的精心安排下,和夫人郭德洁女士一起从美国回到祖国的怀抱。

1969年,李宗仁病逝后留下30岁妻子胡友松,继子曾说:她是李家人

(周恩来和李宗仁等人)

不幸的是,回国后第二年,妻子郭德洁就因为患乳腺癌,在北京不幸去世,这让李宗仁茶饭不思,情绪不佳,非常低落。

周恩来总理非常关心他的起居生活,为了帮助李宗仁尽快从负面情绪中走出来,周总理和中央统战部为李宗仁挑选了60多位女士,希望他能挑中其中一个,陪伴自己度过晚年。

1969年,李宗仁病逝后留下30岁妻子胡友松,继子曾说:她是李家人

张成仁觉得这个机会适合胡友松,因为胡友松是护士,可以照顾李宗仁,而且做私人护理,比做护士的待遇和收入都高。

1969年,李宗仁病逝后留下30岁妻子胡友松,继子曾说:她是李家人

万般巧合下,胡友松被带到李宗仁面前,当时李宗仁已经76岁,但是依旧英俊挺拔,精神抖擞,有着军人独有的坚贞气质,给胡友松留下了很好的第一印象。

李宗仁也对这个貌美又冷傲的女人非常有好感,一眼就相中了她,甚至热情地亲自带她参观公馆,留她吃晚饭、给她安排住宿……

1969年,李宗仁病逝后留下30岁妻子胡友松,继子曾说:她是李家人

从小没有享受过父爱的胡友松受宠若惊,她贪恋这样被宠爱的感觉。

胡友松当即决定留下来,她以为这只是一份工作。

没想到李宗仁对她的关心是因为爱,于是不久后就找了一些人,去和胡友松提亲。

胡友松陷入了矛盾的思想斗争中,毕竟两人中间有巨大的年龄鸿沟,说不定就是在自欺欺人。

但经过深思熟虑后,胡友松决定答应这门亲事。

1969年,李宗仁病逝后留下30岁妻子胡友松,继子曾说:她是李家人

一来是因为医院里压抑的工作氛围,让她想要逃离。

二来是因为李宗仁确实对自己很好,而且他是中国历史上叱咤风云的人物,胡友松对他极其仰慕和钦佩。

1969年,李宗仁病逝后留下30岁妻子胡友松,继子曾说:她是李家人

面对胡友松的答应,李宗仁感到很意外。他还发誓说,要好好对待这个女子,让她的眼里不再有悲伤。

1968年7月,胡友松和李宗仁在北京西总布胡同51号的李宗仁家邸举办了婚礼。

1969年,李宗仁病逝后留下30岁妻子胡友松,继子曾说:她是李家人

结婚后,胡友松的心情非常复杂。

毕竟才见几次面,她对李宗仁仍然感到非常陌生,于是她提出了分居,为了尊重爱妻的意愿,李宗仁答应了。

胡友松对李宗仁的态度,一直是敬而远之的。

但李宗仁对胡友松却很关心,他担心胡友松着凉或者佣人有照顾不周的地方,所以每天晚上睡觉前,他都会到爱妻房间里先看望一下。

天天如此,胡友松也觉得烦,于是她撒谎说自己神经衰弱,让李宗仁不要再来,因为会影响自己的睡眠。

但是李宗仁依旧每天晚上都来查看一番,不同的是,他不再穿鞋子了,轻手轻脚、小心翼翼的样子,让胡友松感到十分心酸。

两人度完蜜月回来,胡友松不幸着了凉,胃疼得难受。

李宗仁四处打听偏方,得知吃四两南瓜子就能痊愈。

但胡友松嫌麻烦,因为她觉得嗑瓜子要费好长时间。

第二天早晨醒来,四两瓜子肉撞入胡友松的视线,亮得刺眼。

她跟佣人一打听,才得知这是李宗仁花费一晚上的时间,一颗一颗剥出来的。

1969年,李宗仁病逝后留下30岁妻子胡友松,继子曾说:她是李家人

(李宗仁、蒋介石、白崇禧)

胡友松感动得快哭了,从小缺乏父爱的她,心里涌出一股暖流,直到这时,她才真切地感受到自己是被爱着的。

随即,胡友松转变对李宗仁的态度,从此越发一心一意地照顾李宗仁,让李宗仁身心十分愉悦。

1969年,李宗仁病逝后留下30岁妻子胡友松,继子曾说:她是李家人

连李宗仁的长子李幼邻都被感动了,曾经多次向有关部门提及:“父亲最后的日子是胡友松照顾的,我很感恩,她永远是李家的人。”

而李宗仁也越来越离不开胡友松,当胡友松答应和李宗仁合照时,李宗仁激动得一夜未眠。

照片出来后,他将两人的照片冲洗了很多张,在照片的背面,他用好看的字体写上“这是我的爱人胡友松”,写完后兴高采烈地寄给国内外的友人。

1969年,李宗仁病逝后留下30岁妻子胡友松,继子曾说:她是李家人

然而,这样幸福美满的日子只维持了短短的两年。

1968年4月,李宗仁感染了细菌性肺炎,被紧急送往医院。

4个月后,他又被确诊为直肠癌,恶性肿瘤根本无法通过手术切除,李宗仁性命垂危。

1969年1月30日,李宗仁因抢救无效去世,弥留之际,他流下了不舍的眼泪。

男儿有泪不轻弹,更何况是一生戎马的军人。

但是李宗仁生前最后一刻留下眼泪,不是对死亡的恐惧,而是放不下年仅30岁的爱妻。

他对胡友松说道:“小松,我一生只流过两次眼泪,一次是母亲与世长辞时,一次是现在和你分别,我舍不得你。”

1969年,李宗仁病逝后留下30岁妻子胡友松,继子曾说:她是李家人

(胡友松和李宗仁)

1969年,李宗仁病逝后留下30岁妻子胡友松,继子曾说:她是李家人

如曦般美好,心怀家国大义

李宗仁去世后,胡友松的人生,少了可以依靠的肩膀。

在特殊时期,胡友松也成了被打击的对象,被下放到武汉干校去干最辛苦繁重的苦力活。

即便如此,她也没有自怨自艾,没有变卖过丈夫的任何遗产。

把心向阳,才不惧悲伤。

她把自己的名字改为王曦,因为李宗仁曾深情款款地向她表白:“曦是清晨的阳光,就像你一样美好。”

胡友松的改名,也是对丈夫的另一种怀念。

李宗仁去世后,她没有再改嫁,也没有领养一儿半女,而是继续过着孤独清苦的日子。

最难的时候,她省吃俭用、吃糠咽菜,却把退休金捐献给希望小学,她勤奋练画,却把卖画所得的5000多元全部捐献给抗洪灾区。

得益于丈夫爱国赤诚之心的影响,她选择了善良感恩,即使力量微薄,也要尽己所能,为国为民贡献。

她甚至拒绝国家的任何照顾,凭借一身傲骨养活自己。

1995年,清心寡欲的胡友松决定在北京广济寺皈依佛门,并取法号为妙惠居士。

1969年,李宗仁病逝后留下30岁妻子胡友松,继子曾说:她是李家人

第二年,胡友松受邀到台儿庄进行参观,相关领导和群众对她都非常热情,让胡友松再次感受到了被爱的感觉。

回北京后,她翻出李宗仁的全部遗物,忍痛割爱,把收藏多年的李宗仁60多件遗物,全部捐赠给台儿庄李宗仁纪念馆。

1969年,李宗仁病逝后留下30岁妻子胡友松,继子曾说:她是李家人

从1969年到1982年,胡友松陆续将丈夫李宗仁的8万多元私人存款和国家发放的13.7万元生活费,悉数上交给国库,还把李宗仁生前的160余幅珍贵历史照片,全部捐给了中国历史档案馆。

有感于胡友松的爱国情怀,台儿庄区当地政府为她安置了别墅,胡友松推辞不过,只能被迫接受好意,住在了政府精心准备的别墅里。

69岁那年,她不幸被确诊为直肠癌,在医院做了手术后仍不见起色,于11月25日遗憾去世。

一个女人坎坷的一生,就此落下帷幕。

1969年,李宗仁病逝后留下30岁妻子胡友松,继子曾说:她是李家人

胡友松有着不幸的童年,但是她却靠自己的力量,从不幸的阴影里走了出来,学会了自愈。

她一生都在寻求爱、寻求安全感,却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自己活成了一枝独立又坚韧的梅花,

活成了一棵甘愿默默奉献的松树,活成了一缕明亮但不刺眼的晨曦。

来源:李砍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