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鱿鱼游戏》保鲜期已过,Netflix为好莱坞敲响警钟

北京时间1月27日下午消息,据报道,过去几个月,Netflix股价几乎减半,从700美元跌至366美元,市值蒸发1500亿美元。在去年10月份的巅峰时刻,Netflix的市盈率超过10倍,远高于迪士尼等媒体的同行,如今这一比例已降至5.6倍。



长期以来,好莱坞的高管们一直对Netflix一边烧钱、市值一边走高的奇迹感到不满。但Netflix的暴跌也会让竞争对手感到不安,因为它们都复制了Netflix的模式。


在花了几年时间坐看华尔街为Netflix欢呼之后,迪士尼、华纳和其他媒体巨头在2019年宣布了制作自营流媒体服务的计划。他们的股价因此受益,各位CEO也赚得盆满钵满。


问题在于,流媒体的长期商业模式是否可行还未被验证。流媒体的前身有线电视价格昂贵、缺乏灵活性,而且对消费者来说不方便。虽然大家可以选择不买,但这并不容易,因为没有多少其它选择。


Netflix打破了这一障碍,并迅速增长。如今Netflix距离旗下首个自研爆款《纸牌屋》问世已经有小十年了,流媒体的商业模式也不像它当初刚进军好莱坞那样模糊了。


Netflix早起很容易吸引到用户,但如今在美国市场已见顶。上周,Netflix在财报电话会议上对2022财年的用户增长预计低于华尔街预期,其股价一度暴跌超20%。


Netflix是否必须得以超高速拉新,才能成为一笔好生意呢?


Netflix拥护者们认为,订阅用户的增加会拉动收入迅速膨胀,但成本会随着内容库的建立而趋于稳定。为2亿订户制作100个新电视节目要比为1亿订户制作同样的100个节目要好得多。随着规模的扩大,Netflix还可以提高价格,从而获得更高的收入。实际情况要复杂得多。对于用户来说,“由俭入奢”并不易。同样的内容,突然要用更多钱才能看,有些用户可能就不买账了。除了铁粉,一些用户可能就会跑到迪士尼等对家去了。

顶级媒体分析师迈克尔•内桑森(Michael Nathanson)上周写道:“流媒体内容的衰减速度非常快,《鱿鱼游戏》?过去式了!与大多数模式相比,这种商业模式的资本密集程度要高得多。”

因此,即使拥有2.22亿订户,Netflix也必须不断投入大量资金,才能满足我们的需求。去年,Netflix的收入为300亿美元,自由现金流为负1.59亿美元,即扣除运营费用和资本支出后的剩余资金。

Moffetnathanson预计,到2022年,Netflix的收入将增长13%,至逾330亿美元,但支出将增长15%,至270亿美元(其中200亿美元用于内容)。这导致净利润为50亿美元,较2021年下降约3%。

所以Netflix赚了很多钱,但现金流利润却非常少,因为它的成本很高。从这个意义上说,Netflix的长期业务可能看起来更像一家电信公司,而不是科技公司。美国最大的电信集团必须大力投资,才能提供最好的服务,同时还得保持低价,因为它们实际上在销售与其竞争对手相同的产品。Netflix也曾独孤求败,如今却四面楚歌。

过去十年,股市一直在褒奖Netflix的愿景和增长。但其最近业绩向我们展示了一件对好莱坞来说更为可怕的事情:对于娱乐公司而言,流媒体电视可能比有线电视赚得钱更少。


来源:新浪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