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龙和普京通话转硬汉风,法媒:马克龙对俄心态在崩坏

为缓和乌克兰危机,降级俄乌矛盾,法国总统马克龙28日与俄罗斯总统普京通话。当天晚些时候,马克龙又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通话。法媒指出,在对俄关系上,马克龙与其前任的经历差不多,都是从试图交好逐渐转为失望。在乌克兰局势高度紧张之际,如何在与克里姆林宫的关系中找到“对话”和“强硬”之间的平衡点,将是对马克龙的巨大考验。


爱丽舍宫称,在长达一小时的通话中,法俄双方均认为“有必要(为乌克兰局势)降温”,并应“继续对话”,“普京总统未表达任何进攻意愿。”爱丽舍宫指出,俄罗斯总统“重申对北约的批评”,马克龙则“敦促俄罗斯尊重国家主权”。克里姆林宫公布的通话记录显示,俄方谴责美国和北约拒绝俄方的多项安全要求,“未考虑到俄罗斯的根本担忧”。


▲ 2020年6月26日,马克龙在爱丽舍宫与普京进行视频通话。


当天,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呼吁西方国家不要再就俄乌危机激起“恐慌”。他表示,“袭击的可能是存在的,这种可能没有消失,也没有比2021年更小”,但“我们不认为紧张局势会(较去年)进一步升级”。 



▲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法新社图)



▲ 28日,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在记者会上表示,俄乌冲突“并非不可避免”,“外交层面仍有可操作空间和时间” 。(法新社图)


《费加罗报》指出,与上任初期试图与普京重修于好的态度不同,马克龙对俄罗斯的态度逐渐强硬。在俄乌危机中,马克龙建议派兵加强北约在罗马尼亚驻军力量,还将派外交部长勒德里昂与德国外交部长贝尔伯克一起出访乌克兰。法国总统25日在访问德国柏林时更批评说:“俄罗斯正在成为高加索地区和欧盟边境的一股失衡力量”。



▲ “诺曼底模式”四方会谈26日晚在法国巴黎举行,来自法国、德国、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四方代表就缓和乌克兰危机等问题展开磋商。四方在8个半小时的会谈后表示,各方应无条件遵守停火协议,并加快推进明斯克协议的实施。(爱丽舍宫图)



法媒指出,在对俄关系上,马克龙与其前任的经历差不多,都是从试图交好逐渐转为失望:萨科齐曾希望通过向俄罗斯出售“西北风”(Mistral)军舰来“热络”法俄关系,但任期结束时终与普京交恶;奥朗德也在刚上任时与普京交好,却在2014年毁约军舰协议,拒绝向俄方交付“西北风”军舰。而从公开批评俄罗斯成为“失衡势力”来看,马克龙似乎也没能逃出这个循环。



▲ 两艘“西北风”军舰最终被法国卖给了埃及。(BFM报道截图)


01 上任之初重修法俄友好


2017年5月底,马克龙上任刚一个月就着手“重启”法俄关系,在极具历史象征意义的凡尔赛宫会见普京。


在当时,无论是马克龙的支持者还是反对者,几乎一致认为总统的这一做法是明智且成功的。《费加罗报》称,普京作为马克龙上任以来邀请的首位外国领导人,“像沙皇一样”享受了极高规格的接待:马克龙亲自为他开门,并表示没有任何一件国际大事能在俄罗斯缺席的情况下做成。



▲ 2017年5月29日,马克龙在凡尔赛宫会见普京。(法新社图)


不过,马克龙同时也表达了法国在乌克兰和叙利亚问题上的不同看法,并批评亲政府的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和“今日俄罗斯”(RT)两家媒体记者通过散布“虚假信息和宣传”实现“干涉和操纵”。




一年后,在俄罗斯最欧洲化的城市圣彼得堡,马克龙在康斯坦丁宫再次敦促俄方“承认其西方根基”,重拾与欧盟和美国的合作。尽管俄罗斯从未掩饰过对欧盟甚至西方价值的排斥,也不论有多少法国领导人在克里姆林宫碰过钉子,马克龙仍坚信,俄罗斯生来就是欧洲国家,应想尽办法将其留在欧洲大陆上。“俄罗斯是欧洲不可剥夺的一部分。”


02 “理解俄罗斯蒙受的屈辱”


2019年8月,马克龙在位于瓦尔省(Var)的总统避暑官邸布雷冈松堡(Fort de Brégançon)接待普京,法俄两国关系迎来蜜月期。在那里,马克龙不顾幕僚的劝阻,执意与克里姆林宫展开“战略对话”。年轻的法国总统乐观认为,这次会面将成为俄罗斯重新加入西方阵营的序幕,对话必将推进叙利亚、乌克兰以及伊核问题的解决。




马克龙为推进法俄友好可谓是操碎了心。在与普京会面几天后,马克龙在法国驻外使节会议上批评外交官们“阻碍”法俄关系升温,罕见地指责法国外交部和国防部对俄罗斯有敌意,将普京看作是“国际秩序的破坏者”和“欧洲的威胁”;而他更愿意相信,俄罗斯是一个可以被争取过来的合作伙伴。“我知道你们中的很多人受过的教育就是不信任俄罗斯……一般来说,在这个问题上,大家都是听总统的,按惯例行事,但现在我只会建议你们不要再继续这样。”马克龙表示。



与自以为“看透普京灵魂”的美国前总统小布什一样,马克龙也曾经以为看懂了俄罗斯总统。法国总统表示,完全理解俄罗斯在上世纪90年代柏林墙倒塌之后蒙受的“屈辱”,尤其是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纷纷把欧洲当作加入北约的大门。他认为,在苏联解体后,欧洲人对时局做出了错误的判断,过度偏向大西洋主义,导致北约过分向东扩张,这直接将俄罗斯推向了其他合作伙伴的怀抱。而失去俄罗斯这一重要力量显然并不符合欧洲人的利益。


03 战略对话失败


然而,马克龙派往俄罗斯的专员工作并未取得什么成效,两国矛盾此起彼伏:法国人指责俄方不配合盟军在叙利亚的反恐工作;又谴责俄罗斯政府在背后支持俄雇佣兵组织瓦格纳集团在马里“部署”,与留在马里的法国军队“不相容”;2020年8月的俄反对派人士纳瓦利内(Alexeï Navalny)事件,再让法俄关系雪上加霜。而在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武装冲突问题上,法国作为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共同主席国之一,却被俄方“挤出”谈判,这也让法国难以接受。


实际上,马克龙在布雷冈松堡与普京展开“战略对话”招致了不少批评,尤其是一些中东欧国家。这些国家批评法国总统坚持认为俄罗斯是欧洲国家的想法太过“幼稚”,因为普京本人早在2012年就曾明确表示俄罗斯是“非西方大国”。此外,这些中东欧国家也无法赞同马克龙有关“俄罗斯对欧洲的疏远只是对西方在柏林墙倒塌后的错误决策的回击”一说。


不仅如此,法国总统还被批评“爱自作主张”。2021年6月,在未与其他成员国商讨的情况下,法国与德国擅自提议举行欧盟-俄罗斯峰会引发不满(提议最终遭到欧盟拒绝)。而马克龙有关“欧盟战略自主”的设想也让一些欧盟成员国感到担忧。今年1月19日,马克龙提到要在欧洲建立“安全和稳定的新秩序”,再让东欧国家惶惶不安。


04 法俄两国角力


不过,马克龙本人并不接受“政治幼稚”的批评,而是觉得自己在效仿前西德总理勃兰特(Willy Brandt)对苏联采取的温和路线。一名外交人士指出:“他(马克龙)知道这很难做,因为普京的世界充满了力量角逐,并在不断打破国际体系。他深知两国力量的不平衡,只能以务实的态度展开行动。”

 



▲ 2017年5月,马克龙在与普京会面时热烈握手。(法新社图)


《费加罗报》指出,虽然马克龙表现得很温和,但实际上从未质疑过欧盟因乌克兰问题对俄罗斯的制裁。2021年4月,马克龙在谈到乌克兰和克里米亚问题时重申,国际社会应“划清与俄罗斯的红线”。相比马克龙,德国前总理默克尔为维护“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向俄方做出了更多妥协。在乌克兰局势高度紧张之际,如何在与克里姆林宫的关系中找到“对话”和“强硬”之间的平衡点,将是对马克龙的巨大考验。

来源: 欧洲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