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狱警成了“活佛”?10年敛财2亿住豪宅骗女弟子

在2016年的一场传教活动中,洛桑丹真活佛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对坐下女信徒说出了如此露骨的言语。


可奇怪的是,在众多信徒中竟无一人对上师的悖论提出反驳,更有一些女信徒甚至心甘情愿献上自己的身躯,只为得到上师的“加持”,让自己的精神得到净化。



2021年2月2日,这位自称能够净化人心的“活佛”被济南中级人民法院以非法经营罪、强奸罪、强制猥亵妇女罪判处了25年有期徒刑。


直到此时这位神秘的洛桑当真活佛的真面目才大白于天下,原来这位所谓的“活佛”只不过是一名毫无佛法知识的江湖骗子罢了。


一个江湖骗子,是如何让3000多人成为百依百顺的忠心信徒的呢?表面高尚的活佛,私下里又有哪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呢?


层层包装,监狱狱警成活佛


这位所谓的洛桑丹真活佛,其真名为王兴夫,是一个实打实的汉族人。


王兴夫1955年1月4日出生在山东省一个贫穷的小山村,小时候因为家庭困难王兴夫便对财富有着一种莫名的渴望与贪婪,但是作为一个文化水平不高的农村小孩,王兴夫一直没有找到能够发财致富的方法。


进入70年代后,王兴夫在机缘巧合之下,成为了济南监狱系统内部的一名公职人员。


在当时,狱警这个职业属于令人艳羡的“铁饭碗”,各项福利待遇也都不差,许多人抢破了头皮都不一定能够进去。可王兴夫却有种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意思,一心想着该如何发财致富。



终于,在90年代中期,王兴夫找到了一个发财的机会——假扮气功大师。


上世纪九十年代,全国社会刮起了一阵“气功”风潮,许多人都自称练过某某气功之后,神清气爽,腰不酸、腿不疼了,渐渐的这种迷信在社会中散播的范围越来越广,信仰的人群越来越多,王兴夫正是抓住了这个机会,准备赚一笔不义之财。


1995年,王兴夫利用关系将自己打造成气功大师,还盗用藏传佛教“密宗”的旗号,自创了一套“密宗洗心功”,对外宣称此功有强身健体、治病救人、延年益寿之功效,消息一经传播,很快就有信徒找上门来。


在1995年至1996年一年多的时间里,王兴夫就在成都、济南、沈阳三地创办了所谓的“气功班”,麾下信徒上百人,每个月光学费就能骗来5000多块。


要知道,在1995年一个普通工人一年的工资也不过2000多元而已,而王兴夫一个月就能赚5000甚至7000,这让从小救生在贫困乡村的王兴夫瞬间有了极大的成就感。


由于“气功班”收入颇丰,本位监狱系统公职人员的王兴夫索性把“兼职”干成了主业,最后因为王兴夫长期旷工,他的本职单位于1997年对他做出了开除处理。


虽然被单位开除了,但王兴夫丝毫不觉得可惜,毕竟这开“气功班”实在是太赚钱了,一个月赚的钱就顶他原本一年的工资,所谓“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作为一个“聪明人”王兴夫选择了“舍小保大”。但王兴夫不知道的是,这场开除风波正是他走向邪路的开端。


时间来到2000年,此时国家为取缔有害气功出台了一系列法案,各地公安机关加大了对于“气功班”的侦查力度,此时的王兴夫察觉到开创“气功班”这种敛财手段已经走到了尽头,自己必须换一个身份来进行诈骗敛财。于是在那之后,王兴夫摇身一变成为了传播佛法的佛教居士。


2006年,还是佛教居士的王兴夫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结识了四川省甘孜州石渠县俄若寺的贡智“活佛”,也正是这次机会让王兴夫的行骗生涯迎来了转机。


据王兴夫了解,这位“活佛”在当地名声颇高、极具声望,但令人惋惜的是这位活佛身染重病已经命不久矣。


于是乎,急于想让自己传教行为合法化的王兴夫在此后的日子里,向这位不久于人世的活佛献殷勤,不仅带着自己的弟子给活佛的寺庙捐了上百万的善款,还声称自己也是“活佛”转世。


在王兴夫猛烈的糖衣炮弹之下,这位活佛竟然收了王兴夫为关门弟子,并且在临终前一再叮嘱自己的另一位弟子,时任俄若寺主持和民管会主任的鲁绒“要对王兴夫好”。


身为正统藏族佛教人士的鲁绒一眼就看穿了王兴夫骗子的身份,只因怕耽误师傅养病才迟迟没有揭穿他。如今老师傅已经去世,鲁绒丝毫没将自己这位“师弟”放在眼里,处处针对王兴夫。




王兴夫看出了鲁绒对自己的排斥,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王兴夫将鲁绒单独约到了家里,将一摞沉甸甸的钞票放在了鲁绒眼前。


王兴夫告诉鲁绒,只要他能够把自己打造成真“活佛”,那么将来寺庙建设所需的一切费用都由他王兴夫来出。不仅如此,师兄的辛苦费自然也是少不了的。


在金钱和利益的诱惑之下,鲁绒最终还是屈服了。


2008年前后,鲁绒利用职务之便为王兴夫伪造了“洛桑丹真”以及“降巴洛桑丹真”两个藏族身份,以方便王兴夫在藏地进行传教活动。


“纸上写明(王兴夫是寺院僧人),方便他外出给寺庙办事,给寺庙帮一点忙。”——鲁绒供词


有了假的藏族身份后,王兴夫的“转世”一说就有了名义上的佐证,此后他顺水推舟让鲁绒在甘孜州石渠县帮助他完成了“坐床”仪式,至此王兴夫正式成为了人人敬仰的“洛桑丹真活佛”。



丧尽天良,骗财骗色假活佛


完成由狱警到活佛的华丽变身后,王兴夫开始了他肆无忌惮的敛财行动。


在2008年至2016年期间,王兴夫以“活佛”传教的名义在济南、北京、沈阳等地建立了八大核心“道场”,每个核心道场又下辖若干小型道场,就这样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王兴夫在全国二十多个地区发展了超过3000名弟子。



在王兴夫的眼中,这3000多名弟子实际上就是人傻钱多的待宰羔羊。


在王兴夫开办的传教班中,只要想成为其弟子就得每年缴纳一定数额“会费”。


不仅如此,这弟子与弟子之间还有着等级差别,高等级的说明信仰更坚定,上师就更加青睐,而想要成为更高等级的弟子就要缴纳更高数额的“供养费”。


“活佛”王兴夫还将自己比作一块璞田,信徒缴纳的供养就是栽进土壤里的种子,王兴夫会拿着这些供养去全故宫各兴建寺庙,信徒的供养越多寺庙建的就越多,这些信徒就会收到更多回报。


除此之外,王兴夫还编造出了种类繁多的收费项目:


“皈依活佛”——300元、“求法名”——400元、“三地菩萨授记”——2000元、“五地菩萨授记”——3000元、“七地菩萨授记”——7000元......。


按照王兴夫为信徒制定的收费项目,经过粗略计算,如果想来一个“活佛全家桶”没有5万元钱是断然下不来的。




另外,王兴夫还从网上以百元左右的价格购买了一些并不珍贵的瓷瓶,这些廉价的瓷瓶经过他的“作法”就成为了能够避邪驱灾的“法器”,而法器的价格基本都在千元之上,有的甚至能够达到5千元之多。


据济南警方透露的相关消息,信徒中不喜财物、一心向佛的活佛王兴夫,私下里却是一个骄奢淫逸、拥有万贯家财的守财奴。


据了解,王兴夫名下光房产就有12套之多,其中他经常居住的别墅占地面积将近一千平方米。


在王兴夫的卧室中,王兴夫还专门安置了一个保险柜,每次他收取信徒的供养费后,都会将崭新的钞票抽出来放在这个保险柜中,在王兴夫被捕之时,这个保险柜中仍存放着数十万的现金钞票。


“弟子供养我,凡是新钱我都舍不得存,我都存到橱柜之中......从小就是穷孩子,见着新钱就高兴、就喜欢。”——王兴夫供词


不仅如此,王兴夫还经常给妻子、儿子寄钱,每次转款少则数十万,多则上百万,王兴夫的儿子儿媳名下的光上百万的豪车就有好几辆。


根据济南警方所述,王兴夫在2008年至2018年间,非法敛财累计金额达到了1.98亿元,数额之大令人瞠目结舌。




王兴夫不光以“活佛”的身份骗财,更令人作呕的是,他还利用“活佛”的身份威胁、强奸女信徒。


为了更好地对麾下弟子实施精神控制,早在这些人皈依活佛之时,王兴夫就强迫他们在“皈依证”上写下毒誓,如果日后有违逆上师之举,甘愿承受诸如被车撞死、被毒蛇要死、五雷轰顶这类的现世报。


这些信徒其中大部分人对于佛法的知识都很薄弱,但他们却对于佛法都很虔诚,王兴夫恰恰是利用了信徒们这一弱点,对女信徒产生了不轨之心。


王兴夫曾多次对女信徒灌输“身加持”与“双修”的概念,利用谎言取得她们的信任进而满足自己的兽欲。


2013年一位虔诚的女信徒就成为了王兴夫的猎物。


那一天,这位女子按照王兴夫的指示独自在宾馆开好了房间,因为在此之前王兴夫告诉她只有单独施行“身加持”才能净化她的灵魂、破除她的劫数。




可谁料,王兴夫一进来就让她脱去衣物以便“施法”。女信徒心里非常害怕面对王兴夫的步步紧逼一退再退,而王兴夫却猥琐的向她说道:


“作为弟子,要身、语、意全都供养给上师。你们也发过毒誓,要做师傅的如意法器,我今天就要好好的加持你。这种加持很难得,你要好好珍惜。”


由于害怕毒誓的报应,所以女弟子不敢违背王兴夫的意思,虽然过程中这位女弟子曾反反复复恳求过王兴夫“不要这样做”,可王兴夫都置若罔闻。


在王兴夫完成“加持”法术后,这名女信徒在卫生间洗了好几次澡,因为她觉得“我的身体很脏......。”


后来这名女信徒患上严重的神经衰弱,经常在深夜中被噩梦惊醒,但由于害怕毒誓的反噬,这名不幸的女信徒在此后接二连三遭到王兴夫的骚扰而不敢声张,直至王兴夫被捕。


王兴夫由于“毒誓”的存在,长期以来一直有恃无恐的对女信徒施行猥亵以及强奸。


在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时,王兴夫狂扇自己耳光,口口声声说着“后悔”二字。




而从他的字里行间人们能听得出来,他所后悔的是自己“经不住诱惑”,未能管的住下半身。王兴夫还曾狡辩道:


“虽然发生关系是我主动提出的,但是对方也没有反对啊,对方如果反对了我就不会这样做了啊......另外,宾馆都是对方事先开好的。”


面对自己的累累罪行,王兴夫仍然在为自己作辩护,我不知道这种人是否还有廉耻之心,他究竟是怎么开的了口向警察说出“希望政府从轻判罚”的话语的。


2021年2月,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组织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罪、非法经营罪、强奸罪、强制猥亵妇女罪依法判处备考人王兴夫有期徒刑25年;


他的经纪人师兄鲁绒也依法被判处了6年有期徒刑。至此,这场持续了十余年的假活佛案终于落下了帷幕。



结语:


现如今类似于“假活佛”的宗教乱象层出不穷,其根本原因就是因为众多信徒对于宗教知识的缺乏以及对国家法律知识的缺乏。


按照藏佛教中的“活佛”认定标准,其中“转世制度”是一项非常重要的标准,按照王兴夫的转世记录来开,他初代是一个中国僧人,可到了第二代就变成了一位印度僧人,这明显不符合转世常理,但凡信徒有一些佛教知识就能够一眼识破他的造假技俩。


来源:地理冷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