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妻的自爆丑闻:韩国总统选战「丑闻变仙丹」逆转怪局

距3月9日的韩国总统大选,只剩41天。去年10月起至今,两位主要候选人——执政的进步派共同民主党李在明,与在野的保守派国民力量尹锡悦,一直呈现互有消长而难分胜负的局面。但选举过程中,最受瞩目的并非李在民与尹锡悦,而是尹锡悦的妻子——曾任多所大学兼任教授、现任文创公司负责人的金建熙。


2021年中起,尹锡悦妻子金建熙的国民大学博士论文,已遭揭发存在抄袭与水准未达的问题,年底又遭揭发学经历不实,一度使尹锡悦支持率受打击。


金建熙曾于2007年至08年间,担任水源女子大学广告影像系的兼任教授。当时金提交给大学的履历表上,表明自己曾于2002年至2005年,担任韩国游戏产业协会计划组的计划理事,并附上盖有协会章的在职证明书。她还提到自己在2004年8月,获得首尔国际漫画动画节大赏。


但有线新闻频道《YTN》于2021年12月中追查发现,韩国游戏产业协会要到2004年才成立,而且协会从头到尾都没有「计划组」与「计划理事」的单位与职务,连向协会在职证明书印章上出现的主管确认,主管也表示根本没看过金建熙此人;而向漫画动画节主办单位查询,也确认金建熙的应募作品并不存在,显示经历为伪造。


金建熙应徵教授履历遭揭造假


对此,金建熙接受《YTN》记者电访,在未公开声音的回复中,金首先对有关游戏产业的经历疑云表示:「不论您信与不信,我已记不得了…(履历上的工作期间)有可能是写错,但在职证明书并非伪造。」而对漫画动画节确认并无自己报奖的作品,她则回应:


「这是为了(让履历)显得更亮眼的贪念作祟,要说是罪的话,我也认了。」


面对记者追问,金建熙儘管承认学经历伪造,却不耐地表示:


「得奖经历又不是为了入学而写的,是会成为什麽问题?我既非公务员与公众人物,当时也还没和尹锡悦结婚,难道要接受检验到这样的地步吗?」


尹锡悦在第一时间得知妻子学经历问题后,公开向记者回应:「我妻子的得奖经历,公司在经营与作品问世过程,都经手甚深。我不知是否部分有虚构,但绝非全部虚假。」


学经历造假重挫尹锡悦支持度



但金建熙与尹锡悦的回应,并无法立刻让大众信服,特别是尹锡悦在被文在寅总统任命为检察总长期间,当时被视为文总统有力接班人的法务部长曹国,遭揭发担任教授的妻子郑景心,与女儿共谋在备审资料中造假学经历与奖状来推甄大学的争议,连同后来再遭曝光的私募基金投资弊端,引发舆论质疑背后是否有动用曹国的特权。


当时由尹锡悦掌管的检调,大动作赴曹国住处搜索,因而罕见出现「检察总长指挥搜查法务部长住处」的场面。郑景心在女儿学经历伪造和私募基金弊案,刚好在1月27日3审遭判刑4年定谳。作为检察总长的尹锡悦,如今妻子也涉及学经历伪造,却未立刻釐清问题,反而避重就轻,而引发民意不满。


原本各家民调机构公开的支持率,李在明与尹锡悦互有胜负,但自2021年12月中,金建熙不实学经历问题连串浮上,加上国民力量党也因尹锡悦和年轻党魁李俊锡的路线冲突,产生内鬨,「李追上尹」甚至「李支持率超过尹10%」的民调结果,接连出现。


眼见支持度出现反转,大势对尹渐趋不利,金建熙在12月26日亲自于国民力量党部举行记者会。她身穿黑色套装与黑色领巾,全程沉重却又语带感性地,针对自己的不实经历问题,发表立场。


爱情电影式的感性道歉


「最初见到我丈夫时,听到他是检察官,我以为他是很恐怖的人,但他连穿着同件衣服,都洋溢自信,又豪迈坦荡,还是会为后辈着想的人。我不会忘记他经常在电话那头,担忧体弱的我,问我:『吃饭了没?』、对我说:『天气很冷,要穿暖一点。』」


「这样的丈夫,却因我而陷入难堪的立场。我曾想过,倘若我消失,能让我丈夫,得到一个丈夫该有的评价,那我愿意乾脆这样做。比起我丈夫,我是个不足之处很多的人,在我所爱慕与尊敬的老公尹锡悦面前,我的过失让我显得极为羞愧。」金建熙说道。她并表示:


「取得工作与学业的过程,我存在失误。为了(让履历)显得好看,我浮报经历,也有地方是写错的。我不该这麽做,回头来看,真是很丢脸的事。这都是我的过错,请给予原谅。我向各位国民真心谢罪。对丈夫因我而承受责难,我内心已然崩溃。我会反省过去的错误,尽可能小心再小心地,不去违背国民的目光标准。」


这是作风神秘、过往鲜少公开露面的金建熙,首次声音出现在众人面前。但记者会上,金建熙独自讲话11分钟后,并未回答提问,就匆忙结束离开,让在场记者错愕不已。


由于金建熙的发言,有一半内容,是在叙述丈夫尹锡悦的正面形象,韩国网上出现有人将记者会的影带,搭配知名抒情歌手申昇勋所演唱的《I believe》(即在台湾也受到欢迎的韩国电影《我的野蛮女友》主题曲)为背景音乐,讽刺金建熙并未详细交代学经历伪造的完整过程,却刻意以感性话语来迴避责任。


MBC预告公开通话录音 引发保守派警戒


就在2022开年后的1月第2週,MBC电视台每週日晚间播出的调查报导节目《直线》打出预告,将于1月16日公开金建熙长达7小时45分钟的录音发言内容。预告一出,立刻触动金建熙与国民力量的敏感神经。


金建熙的律师表示,金长期与一位YouTube网媒「首尔之声」记者李明洙的通话,之后被转交给MBC。由于通话录音并非採访,而属于私人互动对话,若经公开,则有违法之虞。国民力量也以此为依据,向法院申请禁止播出的假处分命令,力图不让金建熙的负面效应,继续扩大影响尹锡悦的选情。


但法院认为,金建熙作为尹锡悦的妻子,已属「公众人物」,她对社会议题乃至政治的见解,也属于公众关心事务的范畴,所以判决金建熙与记者的通话录音内容,除涉及金本人的私生活与正接受调查的炒股案件外,其馀内容皆可照常播出。


就在1月16日晚间,韩国全国上下都在紧盯MBC《直线》会播出金建熙哪些惊人之语。平常收视率约2~3%的《直线》,就在这晚爆冲至17%。


尹锡悦妻子与极左派网媒之缘


最初,众人对YouTube媒体「首尔之声」记者如何取得与金建熙的通话感到好奇,因为以YouTube影音内容为中心的首尔之声,是韩国的极左派网媒,和当今尹锡悦所属的保守派(右派)阵营立场大相迳庭,双方如何搭上线,让外界纷感不解。


首尔之声创办人白恩钟,以极具争议的「惩罚性採访」闻名——他时常以「採访」为名,直捣和自己立场大相迳庭的保守派办公室、集会、或造势现场,对保守派政治人物或支持者叫嚣对骂,并由摄影记者全程录影,在YouTube上吸引不少死忠进步派阅听众的点阅与支持。


但事实上,在文总统于2019年中,任命尹锡悦为检察总长时,尹仍被进步派视为将协助文总统推动司法改革的「新英雄」,亲进步派的独立媒体《打破新闻》则揭发过去尹锡悦为收受贿赂的检察官后辈、介绍律师打官司的争议行为,白恩钟认为,《打破新闻》是在阻挠文在寅的改革,后来还前往《打破新闻》办公室踢馆,展开「惩罚採访」。


而首尔之声的李明洙记者,在去年中取得金建熙的手机号码后,致电採访,虽然此时尹锡悦已成为保守派候选人,但金建熙一听到李明洙来自首尔之声,开心说道:


「当时白恩钟先生为了我丈夫,跑去《打破新闻》(惩罚採访),我实在很感谢,甚至用他人名义(给首尔之声)捐了很多款,我连眼泪都掉出来了。」


儘管如今尹锡悦的政治立场,已与首尔之声不同,但因感念白恩钟过去踢馆《打破新闻》,使金建熙与李明洙建立起互信,双方开始频繁通话。李明洙不时在询问金建熙对各种政治议题的看法,金建熙也和李以「姐弟」相称,透露心声。


拢络记者获取情资


「不要把我想作是很坏的人啦,把我负面消息归零思考,帮帮我嘛…我相信记者先生您会是站在我们这边的。老实说,我真想把您拉进来竞选总部,我们可以一起工作、一起缔造出好的成果。」


金建熙如此说道。李明洙则问:「姐姐,要是我真的去(加入尹阵营),您觉得我该做什麽才好呢?」


「能做的事可多的咧,就照着我吩咐的去做。就像情报之类的,我们弟弟最擅长的情报工作…不是坐在办公室桌子前做事,而是跑来跑去取得情报。」


由于当时尹锡悦正要组成竞选团队,金建熙试图拢络记者出身的李明洙,为尹锡悦阵营取得更多其他对手和阵营的消息,以更有力地应对选战。


李明洙还曾直接向金建熙询问:「若我去姐姐(指尹锡悦阵营)那裡,你们会给我多少呢?」


「不知道耶,要谈谈看。照明洙你做多少就拿多少啊!干得好的话,就算是1亿韩元(约新台币250万元)也给啊!」金建熙说道。


金建熙甚至邀请李明洙前往其文创公司办公室,针对组建竞选团队和拟定选战策略等主题发表演讲。李明洙演讲完半小时后,金建熙塞给他一个现金信封袋,原本李拒绝,最后仍不敌金与团队人员的亲情攻势,信封裡装了21张5万韩元钞票,总计105万韩元(约新台币2.6万元)。此后,李明洙也定期提供採访到的政治情报与文件。


但意识到李在明与尹锡悦的选情胶着紧绷,拢络李明洙给予情报的金建熙也提醒,维持表面平衡的重要性,她给予忠告道:


「你就两边都排队啊!哪个阵营会赢还不知道嘛,所以就脚踏两条船吧,呵呵呵,不然还有谁能靠吗?本来就该这样嘛!没必要只靠一边站。世界会怎麽变化也不知道,权力这种东西是最恐怖的。」


「敌人就在你自己家裡」


而面对当时做为检察总长的尹锡悦,指挥搜查曹国住处,而引发韩国正反两极意见的对立,一派认为这是彰显检调正义,另一派又有进步派支持者认为这是政治报復,导致他们更强悍力挺曹国,金建熙也表达了自身意见,她说道:


「(当时我丈夫指挥)搜查曹国,原本没有要那麽大动作的,结果搜查曹国让检方遭遇很多攻击,变成(进步派支持者)要和检方抗争。原本只要赶快搜查就结束了,结果一直想助长(进步派势力),那些YouTuber要拉抬自己存在感,助长声势。事实上,曹国的敌人,就是共同民主党自己啦!」


过去因搜查崔顺实干政案,并指挥收押朴槿惠与李明博两任保守派总统,而被进步派支持者捧为英雄的尹锡悦,因为指挥搜查曹国家属,一夕之间被不少进步支持者视为叛徒,反而引发保守派的正视,最终拉拢尹锡悦、披上总统战袍,金建熙对这样的转折甚感惊讶,但她认为今天会变成这番局面,不能只归咎于敌营。


「(丈夫)当上检察总长后,又成为总统候选人,作梦也想不到啊…我们也想赶快脱身,安稳生活啊,不然(打选战)太费力了,谁会想到他会成为总统候选人?是谁养出来的?就是文在寅政权养出来的啊!难不成是保守派养的吗?保守派当然会想自己吃自己的啊,所以一定要知道,政治这档事,敌人永远在自家内。」


金建熙说道。李明洙附和着询问:「姐姐您最近感受很深吧?」


「不是最近才感受到,以前就知道了。让朴槿惠被弹劾不是进步,而是保守派自己。笨蛋们才会想说是进步派让朴槿惠被弹劾掉,并非如此,是保守派自己造成弹劾的。」金建熙回答道。


对安熙正案的争议发言:「两情相悦而非强姦」


面对韩国政界掀起的#MeToo运动中,同样曾被视为文总统接班人的前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遭秘书金智恩指控性侵的事件,金建熙对李明洙发表看法道:


「说实在,我觉得安熙正很可怜,我和我们家大叔(指尹锡悦)都站在安熙正这边。原本双方完全就是两情相悦,又不是什麽强姦…」


金建熙这番电话发言的时间,是2021年11月15日;实际上,法官依照金智恩与证人的说词和手机通讯对话纪录,认定安熙正的「权力型性暴力」属实,于2019年8月判决安熙正3年半徒刑,3审定谳。而当事人金智恩,也在节目播出后发表声明称,金建熙的发言是对她的「二度伤害」。


李明洙表示,这些通话内容,都是基于公益性才公开,而且尹锡悦本人在曾在网媒揭发疑云事件后表示「透过《KBS》或《MBC》等主流媒体揭发才有公信力」,让他最后选择将录音档案交给《MBC》,提升观众信赖。


他认为,金建熙的谈话内容与举动,都显示她本人直接介入干预包括选战在内的政治事务,此为问题所在。节目播出后,共同民主党也跟进批判,金建希的行径,宛若崔顺实干政案再现。


而为求平衡报导,《MBC》电视台儘管曾在播出前多次联络金建熙,却都未能得到答复,但最后包括她和尹锡悦在内,都对安熙正性侵案的发言向公众致歉。


「致命录音档」反成挽回丈夫声势的「救命仙丹」


儘管性侵案的发言,出现争议,但《直线》节目播出后,死守在电视机前的多数韩国阅听众,却认为金建熙被公开的发言,「爆点」未如想像中的大,不足以撼动选情,而感到极度失望。


反而是金建熙「真心话」皆遭记者公开,有遭设计之嫌,而引发不少人同情,甚至因为通话中,金建熙对朴槿惠弹劾与搜查曹国等议题发表的看法,还有企图拢络李明洙时,也不忘提醒「脚踏两条船」、「勿过分偏重一方」,让金建熙一扫之前学经历伪造的阴霾,树立起潇洒与精明干练的形象。


金建熙通话内容被MBC《直线》抢先公开后,原本支持率皆落后李在明、一度出现「死亡交叉」的尹锡悦,声势获得「復活性」反弹——自1月第3週起,各项民调结果,皆呈现翻转为以误差范围内小赢李在明的局面,而且差距持续拉开中。原本看似给尹锡悦致命一击的妻子通话内容,最后却成为起死回生的「救命仙丹」。

来源: UD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