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808|回复:1
  • 1
Jackly
头像
一等兵
  • 一等兵
  • 499
  • 0
  • 1955
  • 0
  • @2021-04-23
发表于:2022-05-12 03:16|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卸任总统第一天,文在寅被举报!返乡养老难清净


5月10日,文在寅夫妇返乡后,向民众挥手致意。


据《韩国日报》报道,5月10日是文在寅卸任韩国总统第一天,当天2600多名市民联名向大田地方检察院举报文在寅,要求调查他在推行去核电政策过程中“滥用职权”的嫌疑。 举报信称,文在寅为了提前实现去核电的竞选公约,“滥用职权”关闭核电站主力月城1号机组,并中断新核电站建设,造成核电产业中小企业倒闭、韩国电力公社股价下跌,加重民众负担。


文在寅执政时,认为韩国核电密集度居全球之首,发生事故后果难料,因此大力推行去核电政策,但也引发韩国社会两极反应。反对者认为,此举导致韩国电力供应不足,担心由此引发电费大幅上调。尹锡悦政府则明确表示,将推翻去核电政策,继续运转老旧核电站。(海外网 刘强)


韩国《中央日报》5月11日报道,韩国前总统文在寅10日下午2时15分许抵达蔚山(通度寺)站。文在寅当天中午12时从首尔站乘坐高铁(KTX)前往蔚山。在车站聚集的民众手持蓝色气球和“成功总统文在寅”等标语高声欢呼。文在寅和夫人金正淑女士在胸前用双手做出“爱心”形状回应前来支持的民众。


文在寅表示,“很高兴见到大家,终于回到我曾生活的小村了”,“现在才感到一切都顺利结束”。



10日,前总统文在寅抵达KTX蔚山通度寺站,正在向前来欢迎的市民致辞。


他还表示,“昨天从青瓦台离开的时候,我从前来欢送的民众那里收到了十分珍贵的礼物,虽然不是正式的仪式,也不是青瓦台工作人员筹划的活动,但在青瓦台外面一直等待我最后一次下班的众多民众却给了我非常感动的一场欢送会”,“那是一场历任总统从未经历过的退任仪式,我再次向国民朋友们表示感谢”。


文在寅此前给狗崽喂奶。


文在寅表示,“尽管在任职期间一直都很辛苦,但到最后一刻还能够与民同行,我感到非常幸福,谢谢大家”,“现在我终于解放了,是个自由人”。他接着表示,“正如我所承诺的那样,终究回到了自己以往生活的小村,也正如我所说过的,空手去、空手来了,但现在我好像变得更富裕了”,“我和夫人两人上了年龄,我们的院子也足够大,旁边的田地很宽敞”。


文在寅前总统向居民们介绍称,“在首尔的时候多了4只宠物狗,加上以前养的那一只,共有5只狗狗了,还加上一只宠物猫,我现在一共有6只猫狗了,是个宠物‘富翁’吧”,“以后我会好好照顾这些宠物,平时想和我夫人一起种种地、散散步,还想与村民一起喝着米酒聊天”。


他接着补充道,“以后我会经常去通度寺,喝一喝宗正性破住持大师泡的茶,偶尔也会去附近的天主教堂坐一坐,总之我想和我妻子过上美丽幸福的日子”。最后他表示,“非常期待开启人生的新篇章,请大家多多关照和继续支持”。之后接过话筒的文在寅夫人金正淑女士表示,“非常感谢大家,他(文在寅)在卸下总统职务后感到很幸福。正如大家所愿,今后我会好好保护他,和他一起过幸福的日子”。


他以“均衡外交”为指导,避免选边站。


5月9日,是韩国总统文在寅任期的最后一天。他依旧很忙。


9日上午,文在寅在青瓦台发表卸任演说。文在寅表示,期待下一届政府继承以往历届政府的成果并加以发展,继续创造未来韩国的成功。针对朝韩关系,文在寅表示和平是生存和繁荣的基本条件,希望朝韩能够继续努力重启对话,并将半岛去核以及构筑和平纳入制度化。


据新华社报道,5月9日,赴韩国出席新任总统尹锡悦就职仪式的习近平主席特别代表、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在首尔会见文在寅。王岐山强调,中韩是永远的近邻,互为重要合作伙伴,拥有广泛共同利益。不论国际地区形势如何变化,中韩友好合作的基本面不会变也不能变。这是中韩关系历史的重要启示。中方愿同韩方携手努力,推动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不断向前发展,更好造福两国人民。


文在寅表示,过去5年,韩中关系克服困难,实现发展,希望下届政府维持这一势头。


文在寅下午还会见了为出席尹锡悦就职典礼而访韩的新加坡总统哈莉玛·雅各布。后于18时下班。他偕夫人金正淑从青瓦台正门走出,向前来送行的市民致意。


文在寅执政的5年中,新冠疫情持续了近3年,意外地占据了文在寅政府的首要议程。首尔科学综合研究生院大学主任教授黄菲对第一财经记者回忆道,文在寅执政5年经历了近三年疫情的严峻考验,始终在民生与抗疫之间艰难地权衡利弊,好在积累了经验,打造了韩国的防疫体系,并在出口方面取得亮眼的成绩;在对外方面,南北关系的改善、韩流走向全球等,使得韩国在国际社会的影响力在不断扩大。



诚然,在黄菲看来,在近三年里,疫情之下,韩国经济的面貌变化很大,“传统的店铺一半以上都倒闭了,昔日繁华的明洞和梨大商圈,到处可见出租店面的广告,与之鲜明对比的是线上经济和快递业的火爆发展,快递小哥成了高收入的职业。”


她感慨道,很多韩国个体商户为了熬过疫情期间的社交距离管控,不得不裁员勒紧裤腰带渡过难关,政府接连几次追加预算对个体商户实施疫情灾难支援补贴,虽有成效但是收效甚微,“疫情发生的这三年大家的口号就是:活下去。”


同时,黄菲认为,文在寅政府主导的提高最低时薪和接连的疫情补贴推高了用人成本和物价,使得韩国工薪阶层的日子过得紧巴巴。“尽管政府在维持就业、增加老年就业方面可圈可点,但自由职业和大量年轻人找不到工作的现实情况也仍是深刻的社会问题。”她说道,“企业的‘用人难’和年轻人的‘求职难’并存,这个问题长期化会影响韩国经济的未来。”



这5年来,让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李旻印象最深的便是韩国在2021年7月被联合国贸发会议认定为“发达国家”。韩国也由此成为自联合国贸发会议1964年创立以来,首个国际地位变更的国家。


“虽然这一认定很难说是文在寅一人的功劳,”李旻表示,“但却是韩国发展的一个里程碑意义时刻,也是对韩国过去几十年来发展成果的国际认可。”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公布的数据,韩国去年的国内生产总值为1.63万亿美元,居世界第10位。根据世贸组织(WTO)的统计,韩国去年出口额为5125亿美元,居世界第7位。韩媒当时评价称,韩国在短时间内实现产业化和民主化,是二战以后为数不多(达成)的经济体之一;现在韩国不仅是智能手机、汽车等先进制造业国家,在音乐、电影等文化方面也跻身世界强国。


在军事领域,李旻认为,此前韩国的导弹发展技术一直是受制于美国,但在去年美国方面给松绑了,使韩国也具备了研发尖端武器的条件。


有功也有过。李旻认为,文在寅上台时一直想推动建立一个更加公平、公正的韩国,建立收入主导型的经济发展模式,把财富更多地向中下层民众倾斜,以此来刺激经济发展。“但是,5年来的实践显示,这一发展模式的效果并不是很理想,”李旻说道,“包括在民众颇为关注的房地产政策方面也有激进、不合理的一面,造成的后果便是当前韩国民众,尤其是年轻群体想要购房愈发困难。”


去年底,文在寅在电视节目上表示,他已经屡次对楼市政策不到位表示歉意,政府正在考虑回收凭借房地产获得的非劳动收入或超额利润的对策,以限制民间房产商获取巨额利益。自文在寅上台至2021年底,韩国已出台了多达25轮的楼市调控政策,但依旧无法抑制步步攀升的房价。韩国国民银行数据显示,在文在寅就任总统的2017年5月,在首都首尔购买一套公寓的平均价格为6.07亿韩元(约合322万元人民币);而到2021年10月,这一均价达到12.1亿韩元(约合641万元人民币)。



李旻强调,也正是由于一些政策方面的失误,导致在年初的大选中,韩国的年轻人被推到了保守阵营一边。


黄菲也认同这一点,“尽管文在寅在上任之时就下定决心管控房价,但事与愿违。他的一系列‘史上最严格、最多的楼市调控政策’,在全球多国经济体通过量宽来抗击疫情的特殊背景下,却不得不面对房价‘越严越涨’的尴尬局面。”在黄菲看来,正是文在寅政府房地产政策的失败,直接导致了政权的交替,并随之衍生出了很多社会问题,比如年轻人买房负担进一步加重、少子化老龄化问题也得不到解决等。


对于中韩关系,李旻认为,文在寅接手时的中韩关系并不理想,但执政期间,他以“均衡外交”为指导,改善中韩关系,避免在主要经济合作伙伴与安全盟友间选边站。“文在寅政府对华关系还是值得肯定的,5年来中韩关系一直在改善。”李旻说道。


中国商务部数据显示,文在寅总统任期5年内,中韩双边贸易总体呈向上趋势。尤其是在2018年,中韩双边贸易额首次突破3000亿美元。2019年和2020年虽有回落,但在2021年,中韩双边贸易再度突破3000亿美元,达3623.5亿美元,同比增长26.9%。其中,中国对韩出口1488.6亿美元,同比增长32.4%;自韩进口2134.9亿美元,同比增长23.3%。


据韩国贸协分析,中韩在以产业结构互补性为基础上的双边经贸合作实现了飞跃发展,中国成为韩国最大的进出口对象国。近年来,中韩双边贸易结构迅速变化,结构主体从单纯的轻工业和重化工业快速转向半导体、显示屏等高附加值产业,双边贸易结构向互利共赢方向发展。


今年2月1日起,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对韩国生效。中国商务部发言人束珏婷表示,中韩贸易投资往来密切,双方在电子、机械、汽车、纺织等领域有着广泛的合作。在RCEP中,中韩双方均作出高水平开放承诺,为两国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创造了更好的条件,有利于推动双边贸易投资高质量发展。同时,RCEP形成了统一大市场,进一步深化了包括中日韩在内的亚太产业链供应链关系,将有助于发挥各自优势和产业互补性,深化高端产业链供应链合作,不断提升域内国家贸易投资合作水平。


在人文交流方面,中国驻韩国大使馆数据显示,疫情前人员往来每年1000万人次,在对方国家有几十万乃至100万常住人口,互为对方第一大留学生来源国。


大力推动旨在限制检察体系权力的司法制度改革,是文在寅上台的初衷,但5年来相关改革遭遇极大的反对,甚至引发韩国政坛持续数年的论战。在韩国司法体系中,检察系统的权力过大一直是广为诟病的问题。


不过,即便在任期倒计时之际,文在寅依旧不放弃,表示“要站好最后一班岗”。在任期内的最后一次国务会议上,文在寅政府力推的关于韩国司法体制改革的两个法案,即《检察厅法》修正案以及《刑事诉讼法》修正案凭借执政党在国会中的多数优势得以顺利通过,将于9月正式实施。修订后的法案对于韩国检察体系的直接调查权范围等做出限制。



李旻认为,“从尹锡悦退出检察系统,到加入保守阵营参选,再到最终的胜选,说明文在寅对检察系统的改革也是阻力重重。”


黄菲认为,文在寅执政5年来最大的变化就是民主党的“恐龙国会”,即执政党拥有超过半数以上的绝对权力,成了文在寅政府执政的“双刃剑”,这柄“双刃剑”也给文在寅政府执政后期诸多决策,例如检察改革等带来了不少负面的影响。


“削减检察系统的职权本身来说是很必要的,但由于在民主党独大的国会强行快速通过,在国民心中造成了不小的阴影,加上此前‘曹国事件’的影响,导致了今年总统选举的翻盘结果。接下来,新上任的总统面临‘朝小野大’的局面,是否会激化朝野矛盾,值得关注。”黄菲说道。


青瓦台最新消息显示,文在寅已在6日受理了检察总长金浯洙提交的辞呈。


据青瓦台此前介绍,文在寅于当地时间5月9日下午6时下班并离开青瓦台,当天会在青瓦台外的住处过夜;5月10日计划出席尹锡悦的就职典礼,之后将乘坐高铁前往位于庆尚南道的私宅,回乡养老。 文在寅表示,任期最后一天晚上不在青瓦台并无不便,现政府任期截至9日午夜,相关工作人员将在青瓦台值班,他只需保持联络畅通即可。


谈及卸任后的计划,文在寅曾表示,“不做计划就是计划。”“我曾说过想过被遗忘的生活,但这并不是说要隐居,而是不参与政治,以普通市民的身份生活。”文在寅还表示,会去老家附近的通度寺,去(密阳)岭南阿尔卑斯山登山,去种地、养狗、养猫、养鸡。


韩国总统五年选举一次,且不可连任。由于尹锡悦将总统办公室从青瓦台迁至龙山,随着文在寅的卸任,韩国“青瓦台时代”也即将落幕。


来源:环球网

0
Advertisement
Lydiabao
头像
中尉
  • 中尉
  • 2263
  • 2
  • 2399
  • 0
  • @2009-11-07
发表于:2022-05-12 12:17|只看TA
字体大小:T|T

他自传里写过很想旅游西藏等地的风景,之前可能不太方便,就先去过尼泊尔。

0
Advertisement
查看:808|回复:1
  • 1
Advertisement

回复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