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羡林的得意门生段晴,她走后很多“天书”恐无人再懂

国内对这些小(微)语种的教研的投入太少了。可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