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的8年造车梦,终于要实现了?

“我之所以放弃一切,只为把FF做成,尽快彻底偿还余下的担保债务,实现变革汽车产业的梦想。”这个让贾跃亭不顾一切的FF就是Faraday Future,法拉第未来。然而,作为贾跃亭手上的最后一张牌,也是他事业唯一支点的FF,已经不止一次收到美国证券交易所的退市警告。成为特斯拉?亦或是下一个乐视,法拉第未来的命运充满了未知......



一近日,法拉第未来(FF公司)公布了2021年第四季度及年度财务报告。财报显示,FF公司2021年净亏损5.17亿美元(约 35.16 亿元人民币),2020年同期净亏损为1.47亿美元。除此之外,2021年第四季度净亏损达到3.04亿美元,相比上一年同期的3300万美元,净亏损扩大了将近10倍。而截至2021年12月31日,FF现金余额为5.05亿美元;截止2022年3月31日,现金余额为2.76亿美元;截至2022年3月31日,FF 91车型预订量为401辆。


对此,法拉第未来表示,净亏损的变动是由于经营费用大幅增加等花费,而运营费用增加主要包括工程、设计和测试(“ED&T”)服务的增加,以推进FF91的制造;使用吉利控股一个技术平台支付了带分许可权的许可费;专业服务和法律费用的增加等等。而现金减少的部分原因是2021年12月31日以后至2022年3月31日间按计划偿还了9700万美元票据和应付利息。此次财报中,FF公司并未公布“营收”这一项。这是因为,公司并未交付任何一辆车,唯一的收入来源就是几百台车的订金,这微薄的体量并不足以计入营收。(这里需要了解的是,这部分预购订单还是可完全退还的、无约束力的定金。)面对如此境况,法拉第未来全球 CEO 毕福康表示,有信心在 2022 年第三季度交付FF91。


可以说,这是此次Q3财报中唯一的好消息。那么在亏损依然占据主旋律的财报中,FF91的交付承诺,会不会成为法拉第未来的救命稻草,救贾跃亭一众人于水深火热之中呢?二一直以来,法拉第未来对FF91的定位都非常高。它宣称其电池电芯的能量密度是其他量产电动车电池的两倍左右,续航里程按照最严格的美国EPA标准为378英里(约为608公里),略低于特斯拉ModelS。据了解,FF91是法拉第未来的首款车型,曾在美国拉斯维加斯全球首发亮相,定位为高端豪华电动汽车,0-60英里/时加速仅需2.39秒,可输出1050马力,单次充电可行驶300+英里,NEDC工况下续航里程可达700公里。在今年2月24日,FF91还以在线直播的方式出现。法拉第未来在直播中宣布,汉德福市工厂已竣工,FF91车型进入最后的验证阶段,即将投入生产。一切似乎都在朝着好的方向稳步运行,然而我们要知道的是,FF91此前也有过多次“跳票”。早在2018年7月,贾跃亭就宣称首批80辆FF91将在当年底交付,而在当时,整车完成度仅为40%。2019年9月19日,在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加德纳的法拉第未来总部举行的媒体峰会上,当时的新任首席执行官毕福康宣布,首款量产车型FF91将于2020年9月开始交付。时间又到了2021年3月27日,贾跃亭又宣布,“FF91交付进入倒计时”,将在与PSAC公司合并结束后的12个月内开始交付。


根据2021年Q3财报,其在2021年7月22日已经与PSAC公司完成了合并。如此一来,按照计划推算的话,FF91就应该在2022年7月22日开始交付。经历多番波折,FF91的交付之路延期再延期,这颗“救命稻草”,似乎永远是触手可及,却永远是触不可及!三法拉第未来创始人,贾跃亭。称得上是个传奇人物,当年凭借着乐视占据了娱乐圈的半壁江山,涉足众多领域,影视圈、金融和地产都有乐视的版图。而法拉第未来,是贾跃亭早在2014年就着手布局,并于2017年3月在北京正式成立的一家全球化互联网智能出行生态企业。为了实现首款车型的量产,贾跃亭开启“烧钱”模式,不仅如此,当时乐视的智能手机、乐视体育等相关业务也靠烧钱维持。“大规模扩张、疯狂烧钱”的乐视在资金方面迎来了严峻的挑战,过于激进的发展方式让乐视网负债累累。2016年11月,乐视被曝资金链断裂,仅造汽车就花费了100多亿的自有资金。随着乐视的轰然倒塌,贾跃亭个人债务危机爆发,也导致法拉第未来的资金链也瞬间断裂,所有项目停摆,公司也一度徘徊在破产边缘。


当然,FF91首款车型的进度也停滞不前。为解决资金危机,贾跃亭找来孙宏斌前来“救火”,2017年7月,贾跃亭辞去乐视网董事长一职,由孙宏斌出任乐视董事长。在得到孙宏斌的驰援后,贾跃亭很快从乐视网脱身,转身投向法拉第未来的融资业务中。2021年7月22日,法拉第未来通过与PSAC合并正式在纳斯达克上市,当时贾跃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还表示:将带领整个行业迈入新时代。至此,贾跃亭靠着法拉第未来重新回到公众视野。从这个角度来说,法拉第未来给了贾跃亭足够翻身的机会和时间。然而,被寄予厚望、如愿上市的法拉第未来并没有按照期望的那样稳步前行。因为在它的内部其实早已是危机四伏。自4月27日,法拉第未来在美国股市上恢复交易后,其股价迅速跳水。


到目前为止,法拉第未来已经两次触发了熔断停牌,股价已经下跌超过40%,目前,法拉第未来的市值仅有8亿元左右。要知道在去年7月22日公司上市时,其总市值可是超过45亿美元,如今一年不到就蒸发了80%。不仅如此,上市之后的法拉第未来也是如履薄冰,在去年10月7日,美国做空机构JCapital Research发布一份长达28页的报告,表示通过现场走访调研、对法拉第未来的财报数据以及技术能力、研发投入状况等多项分析并结合上市后系列资本运作等,直言认为该公司卖不出一辆汽车。此外,法拉第未来还被曝出在上市前称收到14000多份订单造假,其中支付了订金的订单只有几百个,其他14000个订单没有支付等等。


“负债”、“丑闻”缠身,再加上FF91迟迟未能量产,这种情况导致投资者对法拉第未来逐渐失去信心。难道法拉第未来也要步乐视的后尘?这一仗,贾老板会怎么打?四2021年可以看作是新能源汽车发展的“元年”。在这一年,以中国为首的全球新能源汽车销量迎来了爆发式增长。而在今年,市场依然延续去年的劲头。去年市场共销售新能源汽车352.1万辆,同比增长1.6倍,终止了产销连续3年下降的趋势;2022年,行业预测新能源车销量有望突破500万辆。目前来看,国内新能源汽车已成红海市场,造车新势力经过一轮洗牌,蔚来、理想、小鹏成为第一梯队,2021年营收同比分别增长122.3%、185.6%、259.1%。造车新势力之外,传统车企也在突进,不再甘心在新能源汽车赛道扮演“陪跑”的角色。


比如,五菱宏光MINI EV就连续13个月霸榜中国新能源汽车第一,甚至4度登顶全球销冠,还有宝马、奔驰、奥迪、凯迪拉克等车企均瞄准高端豪华新能源汽车。在广阔的市场前景和逐步提升的销量面前,造车新势力也意识到“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的重要性,而提升产能以备战未来增量空间,也成为各大车企的不二选择。特斯拉表示在中国建设第二工厂,产能将提升至每年100万辆;小鹏汽车目前投资在建4个生产基地;蔚来在合肥的电动汽车产业园也已经开工,规划整车年产量100万辆;还有比亚迪预计在今年诞生第一个年产百万辆的生产基地等等。一边是造车新势力“跑马圈地”、“你追我赶”的激烈局面,一边是尚未交付一辆车的法拉第未来。


已经“掉队太多”的法拉第未来还能实现弯道超车吗?作为一家在新能源产业较早布局的公司,对比那些已经在新能源赛道上加速奔跑、进场时间更晚的“后辈”们来说,法拉第未来可以说是中国造车新势力的鼻祖,可眼下,留给它的时间不多了。目前,造车新势力们已经进入了后半程冲刺阶段,“不慌不忙”的法拉第未来究竟是“憋大招”、冲出突围的黑马,还是资本市场又一个“新故事”,这一切还需要留一个大大的问号。只是法拉第未来之于贾老板而言,就像网上流传甚广的一句话:梦想是一定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来源: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