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格致死”经典案例:军事上的猛人,政治上的白痴

图片

褚英墓

                   

辽宁省辽阳市文圣区境内,有一座东京陵。

陵园内埋着清太祖努尔哈赤的多位直系亲属。

其中有一座墓显得十分矮小和寒酸,甚至连块墓碑也没有。

如果没人讲解,你甚至不知道这就是清朝历史上第一位“太子”褚英的坟墓。

堂堂的努尔哈赤嫡长子,曾经的储君,为什么混到了这个地步呢?



01


1577年,十八岁(虚岁十九)的努尔哈赤迎娶了结发妻子——佟佳氏。

一年后,他们有了第一个孩子——东果格格。

又过了一年多, 1580年,努尔哈赤迎来了自己的第一个儿子——褚英。

过了三年,佟佳氏又为努尔哈赤生了第二个儿子——代善。


此时的努尔哈赤,虽然是建州左卫指挥使塔克世的长子,却早早就被后妈踢出了家门。

老爸分给他两间土房,几个阿哈(奴隶),让他自己另立门户去了。

婚后又连添三个孩子,所以日子更加紧巴巴。

代善出生的这一年,努尔哈赤的爷爷觉昌安和老爸塔克世被明军误杀,明朝为了安抚他,让他继承了建州左卫指挥使的官职。

虽然说当这破官儿连工资都没有,但毕竟给了努尔哈赤一个身份。


图片

明朝授予的“建州左卫指挥使”银牌


但努尔哈赤不会因为给个身份就忘了父祖之仇。

他虽然不敢找大明的麻烦,但找大明的狗的麻烦他还是敢的。

这年五月,努尔哈赤跟弟弟舒尔哈齐、小弟额亦都等几个人拉起队伍,讨伐引明军杀他父祖的女真酋长尼堪外兰。

从此拉开了统一女真的序幕。


图片

《满洲实录》中描绘的努尔哈赤起兵第一战——图伦城之战



02


都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

可努尔哈赤起兵之初,几个叔叔伯伯、堂兄弟们,觉得这小子实力太差,肯定弄不过尼堪外兰(大明支持的),因此不但不支持,还想着把他干掉,向尼堪外兰邀宠。

1583年九月的一天夜里,努尔哈赤正在家里睡觉,突然听到脚步声,预感可能有危险,马上从炕上起来,把三个孩子藏在了木柜子里。

自己抄着家伙,来不及穿盔甲就冲出家门,大喊道:“哪来的毛贼?你敢进来老子就宰了你!”

准备来行刺的堂兄弟们一看这架势,都吓的逃走了。

而这只是一个小小序幕。

在之后的十几年中,努尔哈赤几乎每天都在打打杀杀,逐渐成为了东北女真各部中的扛把子。


就在这样的刀光剑影中,褚英慢慢长大了,慢慢成了老爸手下一员得力大将。

1598年,褚英十八岁,努尔哈赤决心给他一次挂帅出征的机会。

派褚英率兵去远征属于野人女真的安楚拉库路(位于今黑龙江阿城附近)

褚英表现出色,一举征服野人女真的二十个村寨,俘获人畜上万。

努尔哈赤十分高兴,给他封了个“洪巴图鲁”的荣誉称号。

九年之后的1607年,野人女真瓦尔喀部的斐优城(位于今吉林珲春市)派人到建州来,声称不愿意再受海西女真乌拉部的控制,要来投奔建州。

努尔哈赤一听,好事儿啊,赶紧派了自己最信赖的两个人——弟弟舒尔哈齐和儿子褚英带了三千人,前去护送斐优城的百姓、牲畜和家当到建州来。

去的时候挺顺利,但回来的时候遇上了大麻烦。


乌拉酋长布占泰听说努尔哈赤来挖他墙角,气的一批,马上派大将博克多带了一万精兵跑去拦截。

褚英他们走到乌碣岩(位于今朝鲜钟城境内)的时候,一头就撞上了乌拉的大军。

当时,军中的主帅是舒尔哈齐。

说起来舒尔哈齐也是跟着努尔哈赤起兵,一路打打杀杀过来的老将了,这种以少敌多的场面应该是见得太多了。

然而这次舒尔哈齐却藏了私心——

他女儿被努尔哈赤许配给了布占泰,作为老丈人,跟女婿打仗自然就不肯卖力了。

看到乌拉人马黑压压一大片,直接喊道:“打不过打不过!赶紧扔下斐优城的百姓跑路回去得了。”


关键时刻,褚英怼了回去:“布占泰当年被我爸活捉过,手下败将而已,怕他个鸟?!”

褚英一马当先,带兵冲进乌拉兵阵中狂砍,受了伤也不后退。

不要命的亡命徒打法。

最终,乌拉主将博克多被一刀砍死。

乌拉军被打死三千多人,全军溃败。

从此,女真第一大部乌拉一蹶不振,一步步走上了灭亡的道路。



图片

《满洲实录》中描绘的乌碣岩大战,红圈内的人物为“洪巴图鲁”,即褚英


这一战,对褚英个人来说,带来了两个结果:

1、

凭此战功,为他竞争老爸的接班人提供了最有力保障。

2、

经过此战,他十分鄙视临阵怯战的叔叔舒尔哈齐,顺带着也不再把跟着老爸创业的建州老一代大佬们放在眼里。

恰恰就是这两个结果,日后对褚英的命运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03


1613年,努尔哈赤五十四岁了。

他必须要开始考虑接班人问题了。

按常理,褚英作为长子,战功又在儿子们当中首屈一指,选他当接班人是最合适不过的。

但,正所谓知子莫若父,努尔哈赤太清楚自己儿子的脾性了——

《满文老档》中记载了努尔哈赤当时的忧虑:


“若令长子当政,而长子自幼心胸狭窄,并无治国宽大之心怀;倘令其弟(指代善)当政,但焉能弃其兄而令其弟执政?”


但纵观其他儿子......

代善性格比褚英好,但让代善接班,褚英绝对不服,搞不好要出内乱;

莽古尔泰是个有勇无谋的莽夫,努尔哈赤不喜欢他;

皇太极爱读书、有谋略,但年纪太轻,战功不够,当接班人大家会不服。

至于其他儿子,要么是庶出,要么还是婴儿,都没资格。

所以想来想去,努尔哈赤还是选了褚英来当接班人。

他希望通过让褚英执掌国政,“弃其偏心而存公诚之心”,改掉性格缺陷,成为一名合格的领导者。


图片

中年褚英


然而,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褚英刚开始接手政务,就跟努尔哈赤的老哥们们闹翻了。

“五大臣”——额亦都、扈尔汉、何和礼、费英东和安费扬古。

这五人位高权重,努尔哈赤都要敬他们三分。


图片

描绘清朝开国五大臣的漫画


但褚英看来,建州是新一代人的天下了,这些老家伙身体也不行了,胆子也变小了,碍手碍脚的,所以动不动就当众大骂一通,甚至还拿鞭子抽。

五大臣个个都恨死了褚英。

但再怎么资格老,也是个外人......


不仅跟外人闹翻了。

褚英还觉得自己是太子,战功又最大,对弟弟们也是各种瞧不上。

逼着弟弟们把财产交给自己.....

威胁弟弟们“谁敢不听我的话,等老爸死了,我一继位就把他杀了!”

你爸还没死呢!

就这么着,褚英凭实力,混得在建州高层内一个支持者都没有!

所以很快,他就扑街了。



04


弟弟们和五大臣联合向努尔哈赤告了一状。

老努把褚英叫来问话:“这是你弟弟们和五大臣告你的状子,我允许你当面辩解。”

褚英却头一扭:“辩什么辩?我没什么可辩解的!”

本来还想护一下他的老努也怒了:

当国君的人,一定要心存公正,宽大为怀,看看你又是怎么做的?

我给你的财产是最多的,可你还惦记连弟弟们那点财产,国君的格局吗?

五大臣都功勋卓著,你这么对他们,以后谁还愿意为你效力?

给我好好反省反省!


图片

《太祖秘史》努尔哈赤与褚英决裂的场面


怒归怒,老努没对褚英彻底死心。

只是让他呆在家里面壁思过,若能悔过自新,接班人的位子还是他的。


没成想,褚英不但不体谅老爸的苦心,反而心生怨恨。

在老爸出征乌拉期间,褚英玩起了巫蛊,咒他老爸打败仗。

老爸打了败仗之后,自己就趁机占据建州,把告他黑状的弟弟们和五大臣全宰了......


没有不透风的墙。

这事儿让老努知道了,下令将褚英圈禁起来。

褚英被圈禁的地方,就在赫图阿拉城里的一间平房里,离努尔哈赤的寝宫很近。

可接下来的两年多时间里,父亲没去看过儿子,儿子也没托人给父亲带过什么话。

老努是真寒了心。

父子已经不可能和解了。



05


努尔哈赤不得不开始考虑如何解决褚英的问题了。

因为将来无论是谁继位,褚英都必然是个烫手的山芋。

继续圈禁,毕竟褚英是自己的大哥;

放他出来,又怕搞出事来。

老努想来想去,只有自己把这个麻烦解决掉。

于是,1615年八月二十二日,努尔哈赤下令:


“褚英圈禁期间仍不思悔改,罪不容赦,着即处死。”


这位努尔哈赤曾经最看重的接班人,走完了自己三十五岁的短暂人生。

也许是对褚英彻底寒了心,又或许是不愿意让后人想起自己杀子的血腥往事,努尔哈赤对褚英的后事处理得极为低调,草草埋葬了事。

直到九年之后,努尔哈赤攻占了辽阳,才下令把褚英迁葬到了辽阳的东京陵。

但依然是最矮小寒酸的一个。

褚英这个名字,从此成了爱新觉罗家族一个不能提及的敏感词。


图片

褚英墓前的讲解碑文,成为证明他身份的唯一凭证


参考文献:《清史稿》、《满文老档》、《满洲实录》、《清实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