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了,巴黎圣母院的修复工作进行的怎么样了?

44岁的马克龙,在紧张的总统连任竞选中,于4月15日安排了一个特殊的行程。这一天,是巴黎圣母院大火三周年,马克龙身着灰色工装、头戴白色安全帽,在圣母院视察了大约两个小时。


在与参与修复的工作人员交谈后,他告诉媒体记者:修复团队夜以继日地工作,目前进展顺利,巴黎圣母院2024年重新对外开放的目标能够实现。


1


争议不断


巴黎圣母院目前仍处在刚刚开始修复的阶段。除去修复流程繁杂、执行难度较大等,围绕如何修复、怎样重建其倒塌的尖塔,也一直争议不断。



这是4月15日拍摄的法国巴黎圣母院外景


巴黎圣母院始建于1163年,1345年完工,是法国最具代表性的古迹之一,因法国著名作家维克多·雨果的同名小说闻名于世,每年吸引约1300万人次的游客。


这座哥特式建筑最初的尖塔在法国大革命后损毁,法国建筑师欧仁·维欧莱-勒-杜克1844年开始主持修复。他以历史分析方法推断出巴黎圣母院的最初格局,经过结构分析找到尖塔的薄弱之处及成因,进而制订复原计划,包括必要的改动和加固。考虑到建筑的整体轮廓,维欧莱-勒-杜克认为有必要适度提高尖塔高度。按这一方案重建的尖塔一百多年来屹立不倒,足以证明其结构的可靠性。


在大火导致尖塔倒塌后,法国政府设定了5年重新建好巴黎圣母院的目标。最初,马克龙暗示,修复时可以融入一些现代元素。2019年5月,在总统府爱丽舍宫与多名当代著名建筑师见面时,他强调,维欧莱-勒-杜克当年主持重建巴黎圣母院尖塔时,正值而立之年,应该相信当今年轻的建筑师。


马克龙流露这一想法以后,全球多个建筑事务所纷纷提出修复方案,有的提议以空中游泳池取代传统的尖塔和屋顶,有的建议把屋顶改为空中花园、在屋顶设计露台步道。这些方案在互联网上掀起了一波讨论与投票热度。


不过,这些设计思路遭到一些建筑师的强烈反对。这些建筑师主张“修旧如旧”,认为重建的尖塔应该与维欧莱-勒-杜克设计的尖塔一模一样,才符合致力于古建筑保护的《威尼斯宪章》的规定。




法国文化部长罗斯利娜·巴舍洛-纳尔坎2020年7月接受法国媒体采访时说,就如何重建96米高的尖塔,民众已经形成“普遍共识”,即按原样修建。法国国家建筑与遗产委员会同月开会讨论修复方案,也提议按原样重建。马克龙继而决定尊重这一建议,放弃以国际竞标方式重建巴黎圣母院。爱丽舍宫在一封声明中说:“总统的关切是重建不能拖延、不要复杂化,事情必须尽快解决。”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按原样修复巴黎圣母院又遭遇环保人士反对,因为尖塔为木质结构,重建需要砍伐大量优质橡木。此外,巴黎圣母院屋顶由铅板制成,尽管沿用传统铅制屋顶能够使建筑保持延展性和耐用性,但可能导致铅污染,再度埋下环保隐患。


2


修复难点


在争议声中,修复缓慢推进。要实现2024年法国举办夏季奥运会时重新开放巴黎圣母院的目标,挑战不少。


首先,修复启动以前必须完成废墟清理和安全加固。由于当年大火迅速蔓延,尖塔和部分屋顶被烧毁,留下大量建筑残骸。火灾所致屋顶“大窟窿”附近的结构需要加固,以确保在安全前提下施工。


此外,必须关注大火引发的铅污染。巴黎圣母院大火后,巴黎警方建议附近居民用湿布擦拭家中物品,因为物品表面可能覆盖火灾产生的含铅粉尘。根据法新社数据,大火导致约450吨铅以液体、固体形式落在建筑周边。


法国法兰西大区卫生局2019年8月说,自巴黎圣母院遭遇大火以来,175名接受血铅检测的儿童中,2人血液含铅量超标。这一机构呼吁继续开展深度清洁,加强对相关人员的血铅检测。同月,巴黎市政府在圣母院附近区域以高压喷洒方式向周围土壤施放能去污的表面活性剂和胶粘剂。


治理铅污染不仅拖累修复进度,参与修复的工作人员还面临健康风险。含铅粉尘中毒可能导致人体认知能力永久性缺失、癫痫、昏迷甚至死亡。工作人员进入巴黎圣母院内必须穿戴全身防护服、面罩和头盔,进出工地时要全身淋浴冲洗。


巴黎圣母院文物众多,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火灾发生时正值维修期,部分艺术品已经提前转移,得以逃过一劫,但仍有许多文物需要“抢救”。巴黎圣母院内著名的大管风琴所幸没有在大火中受损,但大量铅尘布满音管,需要拆卸重装以便深度清洁。


失火时巴黎圣母院周围搭设了大量金属脚手架。当时如果没有这些脚手架,建筑在大火中倒塌的部分会更多。然而,这些脚手架也成为修复过程中的棘手难题。一部分金属脚手架遇火熔化,一部分脚手架在高温下扭曲变形、悬置在屋顶上,不仅有坠落风险,也给整个建筑增加了额外压力。开始修复前,必须耗费大量人力清理。


3


意外频发


修复之路并不平顺,不仅准备材料工序复杂、耗时久,施工过程中还有“黑天鹅”事件发生,能否如期完工存在一定变数。




2021年3月15日,伐木工人在法国巴黎东南部的森林里处理砍倒的橡树。这些橡树将被用于修复巴黎圣母院


以木材准备为例,重建尖塔需要大约1000棵橡木,法国45家锯木厂已投入这项工作。参与企业2021年12月说,已经砍伐8棵直径超过1米、高度超过20米的橡树,用于建造巴黎圣母院尖塔的基座。这些橡木需要晾晒一年多以降低木材湿度,随后要在木匠工作室完成打磨并预先组装,2023年才能运到施工现场安装。


在大批工作人员的努力下,覆盖在巴黎圣母院表面的厚厚烟尘绝大部分得以清除。密密麻麻的脚手架之间,这座建筑露出了昔日的白色。


据法新社报道,尽管2020年初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停工3个月,脚手架拆卸和加固仍于2021年夏天“基本按期”完工。目前,工作人员正紧锣密鼓地清洁大管风琴。截至去年9月,工作人员已拆卸8000根音管,并把这些音管送往法国多家制造商那里仔细处理。大管风琴可能在2023年10月重新组装好。


下一阶段,修复的主要任务是重新安装巴黎圣母院中殿与唱诗席的木结构以及尖塔,这项工作预期2023年上半年完成。然而,修复进度今年3月再度放缓。



法国文化部3月14日通报,工作人员在清理巴黎圣母院地面过程中发现了一具可能是14世纪的铅棺。这一发现令考古学家惊喜、兴奋,却让再度停工的修复人员“压力山大”。


铅棺出土地点正好位于倒塌尖塔下方,工作人员原本需要在这里重新搭设脚手架、加固地面以推进修复,而考古发掘却是“反向”推进。为确保修复进度,考古工作者争分夺秒发掘,铅棺4月12日被移出巴黎圣母院,送往法国西南部城市图卢兹开棺研究。



接下来的一年多,还有什么惊喜或“惊吓”,在等待着一直关注这一修复过程的全世界人民,我们拭目以待。

来源: 环球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