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清华到北欧,我没有治好抑郁症,但学会了晒太阳

北欧本身有点忧郁, 到南加州估计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