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胎权」与「半块面包」

”所以,最高法院认为自己没有审查权,很难说它不对;但它说「监管堕胎的权力必须交还给人民和他们选出的代表」,就犯下了一个错误。它把少数人应有的自由,推回给了一种需要多数同意的政治进程,从一种不正当,转向了另一种不正当。”


如果这个论调成立,那么这个“堕胎”也可以替换成别的来填空,比如“持枪”。如果堕胎是少数人应有的自由,那么持枪也是。

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每个州有自己不同的法律,公民是有自由权选择去哪个州生活的。正如同北欧很多国家高税收高福利,那些不喜欢的人们可以选择去别的国家生活,而不是选择改变在当地大多数人认同的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