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反堕胎却支持持枪的假pro life

不避孕的忠实天主教朋友A生了六个孩子。大儿子正在少管所,最小的才三岁。当然她是完全pro-life的,不堕胎,不支持持枪。这点上她还是很纯粹,不像美国基督徒选择性地pro life。

她相信美好的家庭就是越多孩子越好。如果社会给足够的支持,她的理想是可以实现。现在问题是她老公很不幸有不多不少的收入,她家的信用记录不幸也不良好。所以这八口之家前段时间一直在找房子租。处处碰壁。

她的弟妹找过我,诉苦说很心疼A但是无从帮忙。她自己也是天主教徒但她不那么狂热,避孕还是应该有的。

这就是在人间和世俗里的实例。

因为我西班牙裔朋友比较多,她们又爱跟我这个安全的外族人分享八卦,我听到的未婚女孩怀孕,影响学业;未婚姥姥替未婚女儿带未婚孙女的事情比较多那么几例。她们一代代都在陪伴孩子和挣钱养孩子之间艰苦平衡着生活。

何不食肉糜,大概可以用来评论这么一群支持堕胎的美国基督教妇女,她们享受了完整的求学之路,在合适的时间结婚生子,对自己的人生有最大限度的掌控。然后轻飘飘一句评论别人对自己人生的选择:你怎么可以选择堕胎呢?宪法不保护你的堕胎权,你还可以买机票去别的地方啊(唧唧歪歪一点都没大爱)。

为什么特意指出美国基督教?因为它现在已经发展成为比英国国教,欧洲天主教更加保守的教派。当年为追求精神自由远走美国的英国新教教徒终于活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