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942|回复:3
  • 1
Spring567
头像
列兵
  • 列兵
  • 2
  • 0
  • 10
  • 0
  • @2022-04-29
发表于:2022-07-02 08:36|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看这么多华人姐妹都能妙笔生花,超级羡慕。今天,拙笔我也凑热闹来了。

一件让我难以忘怀的旧事


记得刚到田纳西的时候,母亲还在国内。我给昔日的好友姜老师发了一封邮件,告诉她新家的地址。在此之前,我俩已经通了两三年的电子邮件了。

我与她几乎是同时离开了原学校,我踏足北美大陆,她调回四川原籍。

我出来后,姜老师不但多次写邮件给我,还一再表示一定要加强联系,经常写信,决不可断了音讯,大有请君多保重,后会定有期的江湖情义。     

可是,当我在田纳西给姜老师发送了新地址后,姜老师却选择了沉默。后来,我又接二连三地给姜老师去信,那边再也没有了回复。我还记得当初的网上之约,姜老师倒先忘了,为此我伤感了好长一段时间。     

大约一年后,我收到了一封奇特的快件,快件来自姜老师的丈夫曾先生:                 

春晓,您好。我知道,您与小姜的关系很好。请允许我代表小姜,并以小姜的口气给你发出最后一封信——这也是小姜的愿望:     

“春晓,你好。你我现在是真正地属于两个世界的人了。在你到达田纳西之前,我已经身患重病了,肺癌,而且是晚期。与病魔争斗了半年之后,我败下阵来。     

如今,我已经安息在歌乐山下。若哪天碰巧你来这里游玩,请别忘了来看看我,最好是两个人。我的意思,你懂的。     

在此,让我最后一次向你们表达深深地祝福。”     

捧着这封短信,我半天说不出话,泪水不由自主地往外淌。第二天,我辞掉了工作。之后,我花了半年的时间,游山玩水,休闲度假,疗伤自愈。     

后来,母亲来了,我让母亲看了这封信。母亲告诉我,“这最后一段话,看起来像是曾先生对你有那个意思,不好明说,通过这种方式,婉转地表达出来。”     

而我对此,坚决否认。我认为,曾先生与姜老师伉俪情深,怎么可能在爱妻去世这么短时间,就向妻子生前的好朋友抛出“蓝绣球”呢?     

“别瞎说了,妈。你不知道,以前,小姜在国内时,劝过我好几次,让我别再‘单’着了。估计是他们两口子议论过这件事,曾先生不过是转达一下小姜对我的希望与祝愿罢了。别想一边去啊。”      

“再说了,莫说曾先生没那个意思,就是有的话,我也不可能接受啊。我们压根儿不是一路人。曾先生是个老好人,老夫子,老学究,怎么可能对一个如此不讲究章法,落拓不羁的人有意呢?”     

数年后,在母亲的督促下,在姜老师遗言的感召下,我还确实认真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了,时年,我已过了不惑之年。      

爱,没有早晚之分。是谁说的?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是等着你的,不管在什么时候,不管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有这么个人,会在等你。

在异国他乡,春晓终于遇到了这个等着她的人。      

她第一次见他,就觉得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她和他都从靶场走向停车场,两人的车也停靠在相邻的车位。不经意抬头,互相望了望。       

……     

最后编辑Spring567 最后编辑于 2022/07/02 08:39:12

你知道论坛有打赏功能吗?!遇到喜欢的主题可以用你的论坛魅力给贴主“打赏加油”

功能说明点这里

0
Advertisement
abc456
头像
下士
  • 下士
  • 752
  • 0
  • 804
  • 0
  • @2016-05-17
发表于:2022-07-02 08:42|只看TA
字体大小:T|T

如果不看最后两段,我以为这是个怀念故友的故事,已经写完了。


结果好像是另一个故事,才刚从停车场开始。

1
Advertisement
conniecook627
头像
少校
  • 少校
  • 3338
  • 4
  • 3813
  • 0
  • @2019-10-06
发表于:2022-07-02 10:47|只看TA
字体大小:T|T

眼泪即将喷涌时刹车了
0
枫丹白露
头像
大校
  • 大校
  • 6034
  • 7
  • 6596
  • 0
  • @2008-03-18
发表于:2022-07-02 10:51|只看TA
字体大小:T|T

省略号后是曾先生得到地址来美国田纳西了?

0
Advertisement
查看:942|回复:3
  • 1
Advertisement

回复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