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证明英语好,华人小哥中文故意考不及格


近日,CBC News分享了一篇讲述华人在小学读ESL课程的经历。



图源:Alvin Ma via CBC News


以下是正文内容,以第一人称叙述:


我试图避免接触老师的目光,并瘫坐在椅子上,但是这没有用。这是我四年级学年的开始,也连续第四年,我被要求接受“额外的英语语言指导”。


我已经可以完全理解从学术书展上购买的《吉尼斯世界纪录(Guinness Book of Records)》,也能每天早上阅读《温哥华太阳报》的体育板块。然而,这些都没有用,我还是要去读ESL课程。



图源:Alvin Ma via CBC News


我出生在加拿大,从小和父母说英语。我的母亲出生在中国,在高中时移民到加拿大,而我的父亲也是1970年代的香港移民,能用英语教授烹饪课程。不过,我的祖父母和其他年长的家庭成员,英语不够流利,在家里主要说粤语。


这就是为什么我的父母在填写我的公立学校登记表时,将广东话列为家里最常用的语言。


我相信,这也是我被安排在ESL班级的原因,尽管我出生在加拿大,并且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


我对这些ESL课程和老师本身,没有什么负面的记忆。但是,作为一个孩子,当我被安排上这些课程时,我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完整的加拿大人。


我只是想被当作不需要读ESL课程的“CBC”(加拿大本地出生的华人)同学来对待。其中一些同学偶尔还会炫耀他们的英语能力,并取笑那些“刚从船上下来”的人。我不记得我取笑过别人,但我确实记得,我想要证明自己在英语方面比其他人更好——其本质是,我认为更好地掌握这门语言,会让我在某种程度上更像“加拿大人”。



即使我偷偷地发现90年代的粤语流行歌曲很吸引我,例如《每天多爱你一些》和《Sugar in the Marmalade》,但我还是听着Shania Twain(那个年代加拿大最火的歌手)的歌。而且,我还不间断地看《加拿大冰球之夜》电视节目。早在刘思慕登上朱诺奖舞台上演讲“I AM CANADIAN”的22年前,我就已经能毫不费力地背诵出这段咆哮了。


为了和自己的华裔血统保持距离,我曾经故意在中文学校的考不及格,以证明我比其他华裔更像加拿大人。我妈妈知道,我只会用英语和她说话。当她来我学校接我时,她有一种潜移默化的理解——只能对我说英语。



图源:Alvin Ma via CBC News


当我问我妈妈,是否觉得我被安排在ESL班级这么多年很奇怪时,她只是耸了耸肩。


考虑到我的祖父母在工作日会监督我,我的父母认为“额外的英语语言教学”将有助于我的长期教育。


然后有一天,没有任何解释,我就被放进了五年级的常规班级中。我的学生记录,只是简单地指出我的ESL身份已经被除名。我感到如释重负,但我仍然对自己的单词发音保持清醒,并努力避免口吃。我一直感觉,这会导致我被贴上“我不是在加拿大出生的加拿大人”的标签。


在我毕业多年后,我所在的小学命令这虚假夸大英语学习者人数以获取更多政府资助的指控。



作为一个成年人,我现在知道,我的粤语流利程度和口音都没有让我变得不像加拿大人。多年的学术研究和演讲,使我成为多元文化相关问题的自信演讲者。


但直到我通过辅导工作,遇到了一个10岁的学生,我才真正考虑到这些ESL课程的影响。当这个学生的妈妈离开房间时,她用中文说:“你需要努力,进步你的中文分。”


而学生则是愤愤不平地用英语回应:“如果你想让我进步,就不要再用中文来打扰我了!”


这个学生仿佛和我年轻时一模一样:一个二代移民的加拿大人,他拼命想通过回避中文,来证明自己的英语流利程度。


尽管我想避免对抗,但我还是鼓起了勇气。我告诉他,以及曾经的自己:熟知另一种语言是一个优势,不要觉得尴尬而去隐藏它。


他点点头,表示听懂了我的话。但是,从我的旅程来看,他可能还需要很多年才能理解我的话。我只是希望,这句话能够沉入他的心底。

来源: C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