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1171|回复:3
  • 1
tadyone
头像
下士
  • 下士
  • 645
  • 0
  • 2718
  • 0
  • @2021-05-01
发表于:2022-08-09 04:38|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方便面,在古代适合当军粮吗?

01


古代战场上的一个“常见难题”,就是粮食。


首先,就是消耗量惊人。


以管子的说法:


“一期之师,十年之蓄积殚”。


就是说在生产落后的春秋时期,打一仗就要做耗光十年粮食的准备。


放在后面那些农业发达的王朝里,打仗当然未必有耗光十年粮食那么夸张。


但即使是农业比较发达的宋明清等朝代,军粮这事儿,也是从不轻松。


比如在公认“稻米流脂粟米白”的唐代巅峰时期,一旦爆发战争,粮食供应的压力都常极重。


贞观盛世年间,唐太宗李世民亲征高句丽,就打到了“辽东仓储无己,士卒寒冻”的地步。


明初朱元璋收复辽东的战役,战事一线平推,五个月里俘虏北元军队及家属25万人,却消耗了一百二十万石粮食——相当于当时明朝岁粮收入的二十分之一。


这巨大消耗,放古代战场上,都算是吃得少的。



02


哪怕到了科技生产更发达的近代战争史上,粮食消耗也通常是大事。


比如,1894年爆发的中日甲午战争:


为了打这场国运之战,初步实现殖产兴业的日本,几乎把日本境内的粮仓都掏空。


但战事才持续了五十多天,迫近平壤的日军就濒临断粮,许多日军部队“军官仅喝两碗粥充饥”,还有的师团“师团长也数日没有米吃”。


以日本学者藤村道清的话说,因为“苦于粮食不足”,攻击平壤的日军,其实也就只能坚持两天了。


如果不是当时清军主将叶志超骨头发软,丢下城池撒腿跑路,把这座坚城以及城里的粮食“白送”给日军。


饥肠辘辘的日军别说打“国运之战”,恐怕早就统统饿瘫。


今日回味起来,依然能深味“粮食消耗”对于战事胜败的意义。



03


比起粮食消耗量来,古代战场上同样困难的,更有粮食的运输与储存。


比如宋神宗年间,北宋对交趾的自卫反击战争,作战部队动用了十万人,运粮民夫却动用了四十万。


就这还严重不够。


以至于进入到崎岖险恶的西南山地后,宋军不得不一路购买水牛。


既用于平日驮载粮食,缺粮时还可杀牛充饥,这才算解决了军粮问题。


这场杀得交趾国王上表请降的“宋越熙宁战争”,背后是与战场一样艰苦的运粮路。


粮食的储存,有时更是大难题。


比如明代震撼东北亚的“万历朝鲜战争”:


虽说入朝作战的明军背靠大后方,且明王朝先期就在边境上屯足粮食。


可由于朝鲜北部阴雨绵绵,朝鲜运粮官员一个个玩忽职守。


大批粮食要么送不上前线,要么送来了也都霉烂。


于是,当明军收复平壤后,前线将士就到了“军中无一束草”的地步,单战马就饿死了一万六千多匹。


可怜恶战后的明军士兵,竟都要自己进山林里挖野菜充饥……


这场今天还被看做“明王朝最后荣耀”,重击日本扩张野心的战功,却是数万明军饿着肚子打出来的。



04


而且就算粮食保障充足,“用餐效率”更在古代战争中意义重大:


越是险恶的战争,双方越是要瞪圆眼睛侦察对手。


做饭这种动静很大的事儿,也是判定彼此虚实的重要线索。


明朝洪武年间,名将蓝玉出击北元,在对手北元“天元皇帝”脱古思帖木儿远遁漠北的迷局下,蓝玉果断决定打一场长途奔袭。


十五万精锐明军悄然行军,就连做饭也是“穴地而爨,毋见烟火”。


终于默默捕捉到了对手,打出了团灭北元八万精锐的“捕鱼儿海大捷”。


“悄悄做饭”这事儿,放在战场决胜阶段,就是这么重要。


而且很多时候,战场兵贵神速,“先打仗还是先吃饭”也常令人纠结:大英雄戚继光军事生涯里的“花街大战”就是如此。


当时戚继光的戚家军为“逮住”倭寇主力,空腹急行军七十里抵达花街,本想着清晨到了就能先吃个饭,没想到倭寇也快到了。


是“先打”还是“先吃”?


战士们闹情绪了。


幸亏戚继光一番慷慨动员,向大家保证“亟须灭贼,而后会食”。


打完倭寇咱一定开饭,这才激励得将士们眼含热泪,把倭寇杀得鬼哭狼嚎,有惊无险打赢。



05


综合上面几种情况,那些能够“经消耗”“易运输易储存”“烹饪食用简单”的“战场食品”,对于战争胜败,其实有着重大意义。


所以中国历代军事名家们,也常在“战场食品”上大动脑筋:


唐朝年间时,唐军士兵的口粮往往就是“干粮”,这种“干粮”里既有大麦小麦等粮食,也有小豆豌豆。


宋代以后,各种的“酱菜”“盐肉”也在在军队里普及起来。


比如“瓮菜”“酱瓜”“脯肉”等食品,都是宋元明清常见的“军用食品”。


而比起这类古代“军用食品”来,技术含量更高且食用运输更方便的方便面,那显然是好得不能再好。


甚至倘若能够穿越到古代,给诸葛亮等悲剧英雄们供应足量的方便面。


多少中国历史恐怕都要改写。



06


然而就算能穿越到古代,把方便面的配方手把手教给古人,在古代战场上吃上方便面,也是个严重不靠谱的事儿。


抛开制作环节的“科技差距”,一个“原材料”放古代,就严重不现实:食用油。


图片


在方便面发明者安藤百福的回忆里,当年为了研发方便面,他不惜血本准备了直径一米的炒锅,外加大量的食用油,每天变着花样炒面。


最后还是从日式油炸食品“天妇罗”里得到灵感:


他把浸过汤汁的面条放在油锅里反复烹炸,终于得到了轰动世界食品界的方便面——无论诞生过程,还是食品本身,都是相当耗油。


而这样的耗油,放在古代社会,就成了大难题:


古人日常饮食生活的一桩苦事,就是“缺油水”。


虽说古代的食用油,既有动物油也有植物油,诸如“猪油”“麻油”等油料,历代花样丰富。


但放在平民百姓家,那是真缺。


比如清代小说《儒林外史》里,胡屠户就哀叹自己女儿(范进老婆)“自从进了你家门,这十几年,不知猪油可曾吃过两三回哩。”


结婚十来年,竟都吃不上几次猪油?


看看被学者漆侠列为“古代生产马鞍形高峰”的明朝,就知古代老百姓“吃油”难不难:


明代的食用油,有“猪油”“豆油”“麻油”“菜油”等各类。


其中麻油最为贵重,猪油其次。


范进老婆十来年都吃不上几次的猪油,明代时通常是徽商们常吃,普通老百姓家能吃上的,也就是黄豆榨出的豆油。


油价的高低,往往和猪肉价格关联,甚至明代一些贫困地区,连豆油都很难吃上,都是用米汤来炒菜,美其名曰米油。


所以参考下明朝人解缙那句名言“春雨贵如油”,说的不止是“雨贵”,更是“油贵”。



07


古代“食用油”为何这么贵?


首先一条,就是“原材料”贵。


作为动物油原料的家畜,古代饲养规模有限,作为植物油原料的各种农作物,古代种植规模也有限。


比如麻油的原材料芝麻与胡麻,宋代起才开始普遍种植。


菜油的原材料油菜本长在西北高原,明代才推广全国。


每一种原材料,都是曲折的普及过程。


值得一提的,就是花生。


虽然现代生活里,花生油不稀奇,但放在古代却是珍品:


明朝中期时,花生才传入中国,清代雍正年间时,才普及到北方,一直到乾隆年间时,种植量也很有限。


有钱人宴席上摆盘花生,那都是相当撑场面的事儿。


至于用花生油炒盘菜,放“康乾盛世”年间,那就是“土豪菜”。


图片


倘若要是再用花生油,炸出供千军万马食用的“方便面”,好吃不好吃两说,国库铁定给掏空!



08


与原材料一样“受限”的,还有榨油工艺的限制。


发展到明清年间时,中国传统的榨油工艺已经成熟,水磨车、油梁等榨油工具大量普及,各地的油坊也形成了完备的榨油工艺。


宋宇的论文《元明清时期油脂研究》里,就记录了传统的油坊:


在完全复制古代工艺的秦岭老油坊里,经过碾磨、蒸制、沉淀、过滤等三十多个工序,每天苦干九个小时左右,才能榨出一百斤油来。


图片


出油如此难,焉能不贵?


也正因明清年间这完备的传统工艺,榨油业也成了当时的劳动密集型产业。


在明代“榨油重镇”浙江嘉兴石门镇,一个镇子里就有二十家油坊,榨油工人多达近千,每个工人每天的“最低工资”两分银子。


所以说,在明清年间倘若给千军万马装备方便面?


不止原材料开支巨大,单这人力成本,也是一笔无比巨大的开支。


摊上哪个不怕花钱的皇帝,必然都连呼心疼。

0
Advertisement
Havealook
头像
少尉
  • 少尉
  • 1887
  • 2
  • 1954
  • 0
  • @2020-12-19
发表于:2022-08-09 16:22|只看TA
字体大小:T|T

光有方便面不行,还得有防腐剂,不然油哈了吃下去也要中毒。

0
Advertisement
demantoid
头像
大校
  • 大校
  • 6912
  • 8
  • 6867
  • 0
  • @2016-02-03
发表于:2022-08-09 20:13|只看TA
字体大小:T|T

馕,肉干更适合古代行军,紫菜应该也好,烧点水就能做菜汤

0
YZL
头像
下士
  • 下士
  • 756
  • 0
  • 902
  • 0
  • @2020-06-09
发表于:2022-08-09 21:14|只看TA
字体大小:T|T

方便面需要热水,囊更方便

0
Advertisement
查看:1171|回复:3
  • 1
Advertisement

回复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