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6101|回复:2
  • 1
罗宾汉
头像
三等兵
  • 三等兵
  • 168
  • 0
  • 788
  • 0
  • @2021-06-06
发表于:2022-09-19 21:29|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时光里的答案(五十九)

59 时间会告诉你答案


我走下台后,准备去找舞蹈队的同学,我跳舞的服装还在她们那里。远远的看到后台入口处,欧阳飞宇被那个管理后台的女生拦了下来。


只见欧阳飞宇一手捧着一大束花,另一只手兴奋的朝我挥舞,我的心里“咯噔”了一下,但还是快步向他走过去。


欧阳飞宇满面笑容的对我说:“林溪,你今天的表演太精彩了,你的钢琴水平比我预想的还要高得多。诺,这花送给你,恭喜你演出成功。” 说着把花递给我。


这是一束粉色的玫瑰花同百合花的组合,花瓣娇艳欲滴,每一朵都像是盛装出席舞会的少女,在亮白色包装纸的衬托下粉嫩得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可是我不想收下这花。我从不收男生的礼物,包括花,这次也一样。


只是欧阳飞宇特意买了花,喜气洋洋的跑来恭喜我演出成功,出于礼貌,我似乎不该驳他的面子,于是找了个借口说:“我待会儿还有个舞蹈表演,现在拿了没地方放。” 说罢垂手而立没有接他的花。


“你就拿去先放在后台好了,等下走的时候再带走不就行了。” 欧阳飞宇什么也没有察觉,又把花往前递了一下坚持着。接着他又带点腼腆的说,“你今天特别美,你这身打扮就应该配束花。” 


我的脸登时红了起来,越发不好意思接花,左右为难的杵在那里。我有点后悔上次欧阳飞宇来表白时,一时心软没有明确把拒绝的话说出口,以至于他仍旧抱着希望。这样对他不公平,也让我自己陷入尴尬。


上次我跟谭天还没开始,我不说还情有可原,现在我不可以再拖泥带水了。我突然心一横,决定尽早结束这进退维谷的处境,聚集了浑身的勇气,语速飞快的说:“欧阳飞宇,很感谢你上次来跟我表白,也谢谢你一直对我很好。上次你一直让我不要说话,所以我没来得及告诉你,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我怕欧阳飞宇觉察到我想说什么而阻止我,我用了比平时快两倍的语速,希望能快刀斩乱麻。待我话音落下,欧阳飞宇像被人猛的在脑袋上打了一拳,懵懂得过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反应过来。好半晌,他终于确信刚才听到的话没有错,我到底还是把拒绝的话说出了口。他刚才脸上欣喜的表情像朵盛放之后的昙花一样,眼见着慢慢凋零枯萎下去。本来圆圆的充满喜气的眼睛像泄了气的小皮球,瞬时耷拉下来,捧着花的手仿佛失去了生命力的花茎一般垂落,他低下头去没再看我。


他惊讶、失望、难过的样子超出了我的预期,我的心顿时纠结成一团,后悔起自己的鲁莽来,后悔没有按跟谭天说好的去办。我就算要说也应该另外找一个时间充裕、无人打扰的机会,好好的跟他交代清楚,现在这样三言两语的实在有些草率。谭天说过欧阳飞宇这样自尊心很强的人会很怕被人直接拒绝,但我还是做了那件他最不喜欢的事,他对我那么好,我却到底还是伤了他的心。


看着他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我心里很不好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过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既然这一刀终究是要落下的,就长痛不如短痛吧。我诚恳的对他说:“对不起。” 


他嘴角微微一斜,苦笑了一下,说:“你没什么对不起我的,我早就知道,只是不愿意接受罢了。” 他想了想又举起花递给我:“这是恭喜你演出成功的,没其他意思,你别有负担。我一个大男人,你也别让我再捧着花走来走去了,怪不好意思的。”


他把话说到这份上,我没有理由再不收他的花。我朝他勉强的笑了笑,接过花说:“谢谢你……我是说谢谢你做的所有。”


欧阳飞宇淡淡的咧了一下嘴:“在你心里不算是了无痕迹,我也知足了。” 


他动了动嘴角,似乎想说什么,犹豫了片刻后他用极其微弱的声音挤出了他的问题:“是谭天,对吗?” 那声音听起来就像是溺水的人吐出的最后一口气泡。


我心里一惊,他竟然已经猜到了。连杨豆豆都没有看出我的心思,可是他竟然察觉到了。我轻轻的点点头说:“嗯,那次你来找我时我们还没有开始,所以……”


“那现在呢?” 欧阳飞宇急切的打断我问。


当我正想告诉他我和谭天前几天刚开始谈恋爱时,看见谭天从欧阳飞宇身后朝我们走过来,喊了一声我的名字。 


欧阳飞宇回头一看是谭天,他瞬间什么都明白了,无需再等我的回答。他的表情像是得到了最后宣判的犯人,有靴子落地的失望也有意料之中的释然。


谭天起初只注意到了我手里的花,他的表情微微一动,等走近来看到我和欧阳飞宇各自的神色,心里即刻猜到了八九分。我抱歉的看着他,是我打乱了他的计划。谭天使了个眼色,表示让我放心,接下去的事由他来处理。


谭天没有跟我说话,而是直接转头跟欧阳飞宇说:“待会儿演出结束后,咱俩到校门外去吃点东西聊聊天?” 


欧阳飞宇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行,咱们很久没好好聊聊了。” 


欧阳飞宇的语气平静爽快,听不出有什么意味深长。可是我心里七上八下的,他倆这会儿脸上都莫无表情,我琢磨不透他们各自都在想什么,他们到底会谈成什么样。谭天会怎么跟欧阳飞宇说呢,欧阳飞宇会因为他食言而记恨他吗?他们倆会不会吵起来,甚至打上一架?


这时舞蹈队的同学来催我去换衣服,我匆匆跟他俩道了个别。我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换好衣服跟同伴们走上台,见到谭天没有再坐回原来的位置上,而是跟欧阳飞宇一起站在过道上。他们倆互相没有说话,眼睛都望着台上,但是等我表演结束出来的时候他俩都不见了。


我心烦意乱的回到寝室,把那束花送给了杨豆豆。她为了插王桦送她的花专门买了个漂亮花瓶,我除了茶杯可没有多余地方插花。


我一肚子心事,很想跟杨豆豆说说,但几次想开口又咽了回去。我不太确定谭天是否准备好公开我们的关系,也许我应该跟他商量一下,也许应该等他把欧阳飞宇的事情处理好了再跟豆豆说。


“一,二,三……十一朵玫瑰加三朵百合花,”杨豆豆在一旁数欧阳飞宇送的花,“欧阳飞宇好有心啊,十一朵玫瑰代表 ‘只在乎你一人’,三朵百合代表 ‘我爱你’。他现在不再悄悄的默默的了,开始明目张胆的追你了。” 


她添油加醋的替欧阳飞宇捧场:“哎,林溪,你听见没有啊?” 她看我在发呆拍了一下我的头。


“什么?” 我这才回过神来。


“你在发什么呆呢?是不是对欧阳飞宇动心了?” 杨豆豆嬉笑着想要探听八卦。


“没有,我……我和……我睏了,我睡觉去了。”我到底还是没有说出口。


第二天我忐忑不安的等谭天来找我,结果没有等来谭天,在去上自习的时候倒是等来了欧阳飞宇。欧阳飞宇一身浅色装扮站在路灯下,暮春初夏的傍晚,灯光招来了不少飞蛾,萦绕着路灯杆飞来飞去,但他似乎一点也不在意,没有用手去挥赶。他靠着路灯杆,远远的朝我会出现的方向眺望着。那样子像是盼望的迎接,也像是眷恋的送别。


我大老远就看到了欧阳飞宇,心里一阵惊慌,好像自己犯了什么错似的。我很纳闷为什么谭天今天都不来找我,而是欧阳飞宇出现在这里,谭天是跟他商量好的吗?我硬着头皮走到欧阳飞宇面前打了个招呼,他脸上没有伤痕,看来他倆昨晚的谈话很和平。随之我便垂下眼睛不敢看他,我不知该怎么面对他。


但他倒是神色如常的,看见我来了习惯性的露出了笑颜,好像昨天的事都不曾发生一样,没有了被我当面拒绝时的伤心难过。他迅速的调整好了情绪是因为他彻底想通决定放弃了呢,还是因为谭天说服了他?我很好奇他们倆昨晚上到底谈了什么。


“我的毕业设计已经交上去了,过两周就要答辩了。待了四年的学校,这会儿快要离开了还挺舍不得。” 欧阳飞宇说着他的开场白。


“你反正还在这个城市,随时都可以回来看看的,你们班同学留在这里的多吗?”


“还挺多,有差不多一半呢。”


“那你们以后还可以经常聚会见面啊,挺好的。” 我不知道他接下去到底想讲什么,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着话。


“我开始装修房子了,等装修好了请你去玩。” 欧阳飞宇浅浅笑了一下,语调轻松的说。


话音未落,那颗圆圆的酒窝就急不可耐的蹦了出来。只是我留意到,他今天的酒窝里没有什么光彩,像一盏没喝完的隔夜酒,香气散尽,残留一掬清浅。


“好啊。”我随口答道,答完后又觉得万一他只请我一个人岂不是不妥,于是加了句,“杨豆豆也很想看看我们买的房子呢,到时候我也带她去,顺便看一下我买的那套。”


欧阳飞宇敏锐的听出了我的弦外之音,思考了片刻说:“林溪,我跟你说过的,你对我很重要,不管你是否喜欢我,这一点都不会改变。你若喜欢我,我肯定会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但你若有其他喜欢的人,也没关系,能知道你过得好,能看见你笑就行。我跟你表明心意,并不是要索取什么,就是觉得难得有让我喜欢的人,我得为这段喜欢做点什么。


虽然我觉得谭天……他……可能……”说到这里欧阳飞宇犹豫了一下,想了想后没再接着说,而是转过话题说,“不过……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喜欢谁就喜欢谁,我绝不会去骚扰你阻拦你,你不需要刻意跟我避讳生分。


我就是想告诉你,将来不管发生什么,你随时都可以来找我,无论什么时候你只要记住,你至少还有我。我知道现在我拿不出任何事实来证明什么,我说的这些在你听来就是年少气盛信口开河,不要紧,时间会告诉你答案的。”


欧阳飞宇一口气说完了这番话,他脸上仍旧带着微笑,真诚的看着我,刚才的那盏隔夜酒里残余不多的酒精又努力着点起灯来。但是我知道他心里一定很难过,他只是故作轻松舍不得让我有一点为难。


他刚才说了一半的话是什么意思?他说这些话是怕谭天对我不好吗?想告诉我如果谭天对我不好,我还可以去找他?谭天怎么会对我不好?他一定会对我很好,我也一定会让自己过得很好。


不过我还是在心里感谢欧阳飞宇这番愿意为我兜底的言辞,且不论是否需要或者是否能做到,有这份心已经需要莫大的勇气和胸怀了。我昨天三言两语草率的拒绝了他,他不仅没有记恨在心,还愿意继续护着我。我本还有些担心他会念念不忘的纠缠,面对他的宽宏大量,现在只觉得自己的这些想法实在太小人之心。


一个光有似火热情的男人并不一定会打动人,懂得什么时候收住自己感情的男人才最能打动人。


看着他强颜欢笑的脸,我的眼睛湿润了,对他的情绪也变得复杂起来。但是我不想让他看见我哭。我为他流泪算什么呢?同情?感动?还是也有些许不舍?我既然没有选择他,也就没资格为他流泪,也不必让他知道我会为他流泪。


我屏住呼吸紧了紧喉咙,强迫自己把眼泪压回去了,压回去的眼泪吸溜溜的经过鼻管,最后流到了嗓子里,泛起一阵咸咸的苦涩。


我紧紧抿着嘴唇缓了老半天,确定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会哽咽,才开口说:“谢谢你。”


“我能为你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欧阳飞宇的声音像一把钝锯子摩擦着树干,遗憾自己再也看不到树的心了。


接着他又恳切的说,“我希望以后我有心事的时候还是能来找你说说话聊聊天,听你鼓励一下我,可以吗?”


我想起上次答应过他,如果他遇到困难我就会一直鼓励他,莫不是他那时候就预计到现在这样的情形,所以在什么都还没发生的时候预先跟我要了一个承诺。其实他大可不必这样,即使没有承诺我也会这么做的。


“我说过在你遇到困难时,我一定会鼓励你的,我说话算话。” 我勉强笑了一下说。


我还记得那时我在心里对他说过:我不仅会鼓励你,还会尽我最大能力帮助你。这个现在也仍旧算数,我又一次在心里对他说。


欧阳飞宇微笑着看了我好一会儿,他的眼神像是照相机的镜头,在捕捉着我的每一个细微表情,似乎想把我这一刻的样子深深的刻进脑海里。最后他跟我告别,那个圆圆的酒窝也如燃尽的酒精灯被盖上了盖子,湮没在夜色里。他没有向以前一样提出陪我走回宿舍,而是独自一个人渐行渐远。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刚才压下去的眼泪夺眶而出。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哭,是我自己不要他的。这眼泪是感动,愧疚还是遗憾…… 我也分不清。

0
Advertisement
manduka
头像
大校
  • 大校
  • 7857
  • 9
  • 7797
  • 0
  • @2017-08-05
发表于:2022-09-21 16:41|只看TA
字体大小:T|T

欧阳更加成熟稳重,有包容心,适合长期持有。

另外一个明显天真幼稚些,恋爱可以,适合短期持有。看他为了学习可以把林溪放一边,说明林不是谭天priority.


林溪选择了被虐的hard模式,愿赌服输

最后编辑manduka 最后编辑于 2022/09/21 18:54:57
1
Advertisement
罗宾汉
头像
三等兵
  • 三等兵
  • 168
  • 0
  • 788
  • 0
  • @2021-06-06
发表于:2022-09-25 22:06|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回复 2楼manduka的帖子

你分析得很准确哦。年轻的林溪和谭天都还不懂得那么多道理,他们也还没学会如何去爱一个人。谢谢你的关注。

0
查看:6101|回复:2
  • 1
Advertisement

回复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