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2118|回复:1
  • 1
Adalalala
头像
中士
  • 中士
  • 1024
  • 1
  • 4750
  • 0
  • @2021-05-01
发表于:2022-12-01 03:19|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香港老人:我和七旬老伴11岁孙子这样度过阳性日子(图)

我家共六口人——我们老两口、儿子儿媳、两个孙子。我们分两处住, 儿子一家住新界北区,我和先生住在离岛,两处之间搭公共交通来回时间需要4小时。平时,我们老两口生活“乏味”,早起早睡,起床后会看电视、外出锻炼,炒个小股、买个马,流水的日子、对坐的两口子。我有两个孙子,儿子一家生活得很热闹。


2022这一年里,我们家被新冠病毒三次“入侵”, 先是儿媳,后是我们老两口,最后是大孙子相继“沦陷”,平静的日子被新冠中止了。


害怕传染给做过手术的先生



8月1日一早起床,我感觉不太舒服,嗓子有点粘液。或许是因为前一天我去麦当劳买外带食物。那天人多、排队,我的头顶上有风直吹,害得我一连打了十几个喷涕。 也有可能是前一晚上没有睡好——我今年67岁,平时夜里睡眠不佳,常常失眠。我心想,中午补个觉应该就没事了。


我是个编辑,已经退休,会帮过去工作的单位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审核工作。这天,我照常打开电脑,准备开始工作。慢慢地,我感觉鼻子有点流涕,没当回事。再后来,浑身肌肉开始酸痛,有些咳嗽,像是感冒了。


“不大对头,赶紧要做一下抗原测试。”我边想,边拿出备好的抗原试剂。两道杠。


我马上吃了莲花清瘟和必理痛,戴好口罩,随后就躺在床上休息。据《财新》报道,彼时,香港(专题)连续12天日增病例超过4000宗,疫情扩散的速度相对平稳,没有像香港特区政府此前预估的那样,新增病例每两周翻一倍。在这段时间里,港府没有像前几波疫情一样收紧社交距离管控措施,除了在公共场所佩戴口罩、部分场所的人员数量有一定限制之外,香港市民的生活已基本恢复“常态”。





|中国香港,香港新田方舱医院


香港是可以允许阳性患者居家隔离的,当然个人也可以选择去方舱。我有点怕,想立刻去方舱隔离,因为我的先生今年1月份因心梗刚做好心脏支架手术,他71岁,我怕自己会把病毒传染给他,不知道他感染的话,会有什么不好的后果……


我不敢多想。那天下午两点,我委托朋友帮我报告卫生署、联系消防处,想叫“抗疫的士”把我送去方舱。“抗疫的士”是由政府牵头组织,接载新冠轻症患者前往指定诊所的出租车,这么做是为了缓解救护车的压力。


在床上等待的时候,我在忐忑不安中睡着了,不知睡了多久,朦胧中突然接到消防处电话,说过一会儿就派车来接 。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晚上九点,我怕惊了来之不易的睡眠,就要求电话那头,能否等到第二天一早再来接我。


这一等,就等到了第二天下午4点多才接到“抗疫的士”的电话。在等待的过程中,我和先生各自都在自己的房间起居。可是,家里只有一个卫生间,免不了会有“间接接触”。虽然我用完卫生间,会用消毒剂喷很多次,但我心里还是直犯嘀咕:搞不好要传染给先生了。


进入方舱服药3天转阴


8月2日下午五点多,我带着一些衣物、生活用品和中药到达了竹篙湾(隔离点)。



竹篙湾是香港的方舱,这里提供隔离房间,有两人间也有一人间。我住的是一人间,房间有电视、吹风机、热水器、电水壶等日用品,可以说是拎包入住。方舱提供一天三餐,另有水果和瓶装水发放,有需要的话,还可以申请增加日用品和小食。


方舱里用的西药都须医生开具处方,所以这里只提供莲花清瘟。可见方舱是“隔离点”,而不是治病的地方。


但在方舱,可以申请看医生,电话问诊看病。比劏房(指房东将单间房分隔成单独隔间的出租房)大得多、好得多,且一切免费。


我的流涕和咳嗽症状重了些,肌肉酸痛倒是减轻了。本来我心想,坚持吧,可能明天就好了,但那天半夜我没睡好,有些胡思乱想。我心想,“这个年纪还是小心点。”于是,我打电话寻求医生诊疗,电话那头询问我是否可以等第二天医生来方舱时再面诊, 如果一定坚持当下诊疗,救护车来接走我后,我就不可以再返回竹篙湾了。所以,我只有“等明天”了, 本来睡眠就差的我那一夜更是无眠。


8月3日上午九点半左右,我在睡梦中被电话惊醒,是屯门医生来电话问诊了。医生给我开了止咳止涕的药水、药片,还有必理痛得果定,药物很齐全。医生还询问了我的年纪,认为我还应该服用辉瑞的新冠口服片。


当天中午时分,常规药物送到我的隔离房间,我随即服用。 晚上九点多钟,我服药后睡下,被隔离点工作人员敲窗叫醒,辉瑞的新冠口服片也送到了。或许是应新冠口服片的缘故,我的身体开始燥热,又是一夜无眠。


彼时,辉瑞新冠口服片才面世不久,一盒要两千多元。 我心里有点打鼓,吃还是不吃? 为什么有此疑问,因为和之前选打疫苗一样,纠结于究竟选择科兴和辉瑞復必太。 我当时选打科兴,认为灭活疫苗副作用小,有不少人选打復必太,认为保护性更强。 我问了很多朋友的意见,都说“是药三分毒”“别吃”,认为我会被当成小白鼠。但医生一直交待我:老年人要好得快,得吃。我儿子也认为要吃。于是,我抱着“悲壮”的心态服用了。


到目前为止,我的身上并未出现什么不适。不过有一条新闻报道值得我们注意,香港从今年2月起引入两款新冠口服抗病毒药物,为门诊病人处方口服药,新冠感染死亡率以及患者住院率正在大幅下降。香港大学医学院团队最新研究发现,分别服用两款口服药的非住院患者的死亡风险显著降低最多六成,这项研究结果已发表在国际医学期刊《柳叶刀-传染病》上。


除了新冠口服片外,我还服用莲花清瘟、必理痛和维生素c。不过,由于个人体质原因,我吃了莲花清瘟后会呕吐。8月4日开始,我只吃咳嗽止涕药水加新冠口服片。


服药3天后,我的抗原检测结果就呈阴性。但症状没有消失,咳嗽喝流涕加剧。



8月7日,我接到卫生署电话,要求连续两天抗原检测结果为阴性就可离开竹篙湾。我按要求做了, 结果都是一道杠。


8月9日我返回家中,仍然一直咳嗽和流涕,我打趣和先生说:人家是阳性无症状,我这可是阴性有症状。




先生居家五天自愈转阴


8月3日那天,我收到一个“不幸”的消息,我的先生也被感染了。


在我自测抗原阳性那天(8月1日),先生自测抗原为阴性,随后第二天(8月2日)抗原依然是阴性,但出现一些症状——也是喉咙有痰、肌肉酸痛。 8月3日,先生的抗原才显示阳性,证实感染。




|中国香港,市民购买抗原检测包


先生告诉我,8月2日、3日这两天,他很难受,头痛、血压升高、全身酸痛。他很担心自己的心脏受不了,就把心脏用药和水都摆在床头柜上,也准备好了随时CALL的士去北大(专题)屿山医院急救。


可熬过了这两天后,先生的身体明显好转,似乎开始自愈。我也一样。两人都没有发烧,没有咽喉肿痛,仅仅咳嗽、流涕、有痰、肌肉酸痛,并且症状并不是很厉害。


在我们两个双双阳性的那几天,夫妻两人一个在方舱、一个在家,靠微信和电话联络。我们每次电话联系的第一句话就是“今天自测是几道杠?”后来,我和先生过了5天左右,都转成了一道杠(阴性)。我们才彼此放下心来,终于雨过天晴了。


这时我们转向看中医、吃中药,大约吃了两周才彻底无痰、无涕、无咳嗽,恢复得很从前一样。





孙子中招:救护车送医院,七天后活蹦乱跳回学校


开头我说了我家有六口人,分住两处。 说来真不好意思,六口人里四人相继中招。


今年三月、四月,是香港疫情最严重的时候。3月初,香港已连续多日新增病例过万,于3月1日报告单日新增病例55353宗,这段日子被很多人称为香港的“暗黑时光”。儿媳妇正是那时感染新冠病毒,我连夜将两个孙子带到自己家住,她一个人居家隔离。朋友、邻居帮我们买菜、肉和水果,送到儿媳家门口,她自取。那时,她有轻微发烧症状、咳嗽、气促,吃莲花清瘟、必理痛、维生素C,并且用罗汉果陈皮煲水服用。一星期后,她的抗原自测结果转为阴性。转阴后,仍然有咳嗽,两个星期后好转。




|香港市民湾仔街头出行


在我们夫妻两人感染后,今年11月底,我那11岁的大孙子也感染了新冠病毒。此时,香港每天确诊人数维持在七、八千人左右,“0+3”政策实施了约50天,香港权威病毒专家金冬雁认为,香港疫情已经与2月完全不同,不必对病毒变种的危害性过度夸大,未发现无症状感染者出现“长新冠”,香港应向“0+0”迈进。


那天上午,孙子感到身体不舒服,不过还是坚持上课到下午放学。晚上回家后,他发烧到39度,抗原自测结果是阳性,还带他去了核酸点检测。


我们全家都很着急,毕竟是小孩子,我们的心情就变成了:“别人得新冠,就是普通感冒而已,自己家人得新冠,就要上医院!”我们甚至打了999,叫了救护车送孩子去医院看急诊。


可是到了医院,医生像是“根本不当回事”的样子,只是开了些药,就让孩子回家了。开的药就是以前孩子普通感冒发烧时服用的退烧止咳药水。


第二天,核酸检测报告出来了,孙子是阳性。卫生署工作人员上门,给孩子和监护人戴上了手环。因为我们都有打两针以上疫苗,按照规定,七天后可以自行解除居家隔离状态。孙子知道感染时,已经在学校接触了老师、同学,事后我去了解了一下情况,幸好未波及他人。


隔离七天后,他又活蹦乱跳地上学去了。




暂时没有感受到所谓的“新冠后遗症”


从我家四人得新冠的经历看,有老人、有小孩,病毒传播性很强,大家分批中招。


起初,我们都有担心和害怕的情绪,但经历过后,才发觉这个病毒因人而异,并没有传说中的“入肺入脑”,都只是在上呼吸道有些反应。最典型的特征就是咳嗽、流涕、有痰,只有孙子有发烧症状。从服用的药物看,只有我吃了新冠口服片,孙子吃了常规退烧止咳药,我的先生和儿媳妇均自行服用莲花清瘟、必理痛和维生素C自愈。患病过程并不可怕。





|中国香港,疫苗接种


不过我们一家人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所有人都打齐了两针以上的疫苗。


此外,这次的经历让我对中医及中药有了新的认识。 我和先生转阴后,就是靠中药治好了咳嗽和痰多的症状。现在中药真的很方便,磨成粉状后冲水喝。香港政府给每个新冠确诊者免费中医看诊的政策,一次可以开五天的中药剂量,可以看诊十次。这项德政虽然很好,但很多人似乎登记不上,半年后免费看诊就会过期,很多人因此失去了免费看中医的机会。


我通过各种渠道都听说过“长新冠”和“新冠后遗症”的相关内容。但看各种资料发现,似乎没有确切结论,至少,我的家人们现在都还看不太出来有什么后遗症。只是在新冠阳性期间,儿媳妇有说自己感觉气促,而我,之前有骨质疏松,感染时感觉十个手指很不灵活,要经常做些手指伸缩活动, 还有就是嗅觉不灵,不过已经好转,可以闻味了。


当然,每个人体质不同、身体状况也有所不同,有的人有基础病,所以面对病毒也要因人制宜,老人、小孩要多注意。


香港爆发五波疫情后,病毒传播一次比一次快,但毒性一次比一次减弱,这一点已被事实证明。


疫情三年,我和周围的人们一样,对病毒有了新的认识,从最初“认为会死亡”的恐惧,转向为“认为可自愈”的平静。现在,政府、社会和市民对病毒本身都有了承受力。很多人说,香港“躺平”了,其实并没有,我们出门还是坚持人人戴口罩,在公共场所扫码。


新冠阳性后,我们可以选择去方舱隔离,亦可选择居家隔离。海外来港人士实行“0+3”政策。 香港没“那么松”,也并没有“那么紧”,没有那么多限制,比较自由。


真希望疫情早日结束。在这里祝福大家个个平安!


来源:凤凰深调

3
Advertisement
meishan123
头像
上士
  • 上士
  • 1420
  • 1
  • 1728
  • 0
  • @2021-05-25
发表于:2022-12-02 14:33|只看TA
字体大小:T|T

感觉香港还管理的不错啊,学习这样就好了

0
Advertisement
查看:2118|回复:1
  • 1
Advertisement

回复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