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春节后复工抢人,各行各业复苏力道各异

台北 — 春节过后,中国沿海各省除积极布局跨省招工外,还包车包机“抢人”,希望保生产,让地方经济自此“开门红”。虽然部分中国城市传出农民工的返岗率高达八成,但市场观察人士说,各行各业年后的复苏力道不一,餐饮等服务业生意火旺,年前就已经大闹缺工荒,而电子业则还在去库存,今年上半年的外销订单也转冷,年后恐反而要减产二至三成,至于最萧条的要算是建筑房地产业,被欠薪欠怕的农民工,返岗的意愿相当低。

广东、浙江、江苏和福建等东南沿海省份纷纷于年后迎来招工保生产的盛况,不是提供交通津贴、派出返岗专车,到广西等地接回农民工,就是安排专机,让云南等地的农民工能顺利返岗开工。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宁波市人社局一项针对3000多家企业的调查发现,今年年后的返岗率预计超过八成,显示部分手边订单多且劳力密集的企业正准备扩产,因此,惟恐人力吃紧,不得不展开抢人大战。该报道还称,位于浙江的数十家外贸企业更远赴贵州跨省招工,提供总计1.1万个工作岗位。

另据人民网报道,安徽省也于上周启动“春风行动”的招聘会,上百家企业带来近1.2万个工作岗位,而且短短一天内,就吸引了近6000名求职者达成就业意向。


中国安徽淮北的一家工厂工人在铝制品生产线上工作。(2023年1月31日)


45年来,抢人最激烈?

中国“事求人”的招聘盛况,其实春节后年年上演,但有媒体形容,今年是“45年来最激烈的一年”,因为中国的劳动人口年年衰退,光是去年,15-59岁的劳动人口就减少了600多万人,而且据官方统计,截至2025年前,每年都有800万人要退休,再加上部分农民工离开城市返乡就业的意愿年年上升,也都加剧中国“用工荒”的严重性。

部分市场观察人士说,中国放开疫情管控外,有不少产业快速复苏,例如餐饮业,已传出找不到人手,大闹缺工潮,但资通讯(ICT)电子制造业因外销订单转冷,所以,今年面临的反而恐是减产的前景。

位于台北的电电公会副秘书长颜素秋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年后到沿海地区找工作的农民工还是不少,但台湾资通讯企业位于中国的工厂从去年第四季圣诞节以来的订单就出现“旺季不旺”的低迷,所以,目前还有很多库存的货要去化。

她说,欧美国家的消费者受到通膨和升息等压力,采购意愿降低,负面冲击到今年前两季的外销订单,目前看来,厂商可能打算以减产来因应,因此,用工量大减下,今年年后也就未听闻太多厂商抱怨工人难找或缺工。

电子业减产 用工量大减三成


颜素秋说:“今年的第一季、第二季,最重要是消库存。你要消库存,你不可能去动工、制造很多的产品起来。所以,用工的这一块相对会跟著减少。有一家(台资)厂商延揽的用工人数是大概25,000人,可是,它在过完年以后,它的用工的人数降到了17,000人,以这样的一个比例来看,大概减少3成。”

颜素秋推估,在中国的ICT台资企业目前平均的用工量应该会减少二至三成。

她说,国际经济受到俄乌战事和中美贸易战等因素的拖累,复苏速度缓慢,而美国通膨压力大、国债高举,高科技又在大裁员,所以,欧美市场整体的需求仍相当疲软。

她还说,虽然专攻欧美外销的台企也可能转向中国的内销市场,但面临通路等方面的局限,挑战不低。

颜素秋表示,中国仍持续投入公共建设,因此,经济成长仍有支撑力道,不过,主要受惠的会是国企和央企。至于一般民企,则要仰赖消费的复苏,因此,目前业界还在观察,中国在疫后的报复性消费到底对经济有多大的贡献度。她说,她个人看法比较保守,因为欧美、中国和台湾等地的储蓄率明显上升,代表消费者在疫后初期还是不太敢大肆消费。


中国房地产企业佳登宝公司在广西桂林的一处没有完工的住宅楼建筑工地。(2022年9月17日)

建筑工人返岗意愿低

除了电子制造业减产,中国的建筑房地产业今年也恐持续面临低迷的景气。观察人士说,除非烂尾楼复工,否则整体的开工率不至太高,就算有新建案开工并招聘人手,不少农民工历经去年被建商欠薪的惨痛经验,今年再投入建筑工行列者的意愿也大为降低。

一位因议题敏感而不愿透漏姓名、来自建筑工人家庭的湖北市民就告诉美国之音,他年近60岁的兄嫂原本在沿海省份的建筑工地打零工,当砌墙工,工作虽然累,但两人的月收入曾高达2万人民币,但去年因为被欠薪白做工,所以,两人现在宁可在家乡附近做杂工,每个月实拿3000元左右人民币的工资,也不愿再回深圳等风险较高的工地工作。

他说:“2022年就有很多人没有找到工作,或者有的人在外地做工作,后来是结不到钱,就是工钱被拖欠,所以他们继续在工地做的这个信心就下降了,因为房地产业的确不行了。”

他说,他的表哥也是从事建筑工作,已有广东的活可以接,但因为生病、以及对这个行业的信心不高,也怕被欠薪的风险,因此,影响了他的表哥上工的积极性。

他还说,由于年轻人不愿吃苦,建筑业对像他的兄嫂、表哥这样的高龄劳工都还是有很大的用工需求,但欠薪风险还是让不少农民工打退堂鼓。

其实,不只建筑业,过去数年来,随着中国振兴农村后,农民工离开城市、返乡就业的比例便逐渐增加。


农民工跨省流动下降

广州城市理工学院人力资源管理系教授王长城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不少农民工返乡后从事非农工作后,发现相对收入不低,因此,渐渐地降低了跨省流动的机率,或者流动半径也变小了。


王长城说:“有的干脆就回到他本地,就地来做一些非农业项目,这样一来的话,他就不离家、也不离乡。因此,就导致了很多农民工原来跨省流动,现在慢慢地都基本上,主要是县城范围内的流动。”

他说,缺工是中国企业普遍面临的现象,而且现在最缺的就是普通劳工,但由于延迟退休年龄的方案迟迟尚未落地,让中国面临劳动力不足的极大挑战。另外,随着中国的产业转型,知识技术能力较高的工人也越来越难找,严重短缺。

王长城说:“现有的一部分职工可能面临到失业,他们的技术、知识结构是跟不上产业转型的步伐的,所以这种就业结构,跟我们的产业结构可能之间的一个矛盾就比较大。所以,结构性失业可能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对此,他说,中国官方必须加强培训,来因应企业的用人需求,但部分年龄较大的职工可能无法通过培训转型,他们就需要政府兜底,保障就业。


各行业的就业和薪资前景不一

据统计,2021-2025年间,中国总计有4000万人要退休。对此,王长城说,这一批人退休后所留下的白领高阶工作,可能不是年轻人可以补上来了,所以,对中国劳力市场也是一大立即冲击。另外,年轻一代的就业观念改变,对制造业等工作的兴趣大减,也是中国就业和劳动市场所面临的挑战之一。

虽然中国放开疫情管控后,积极拼经济复苏,但各行各业的复苏力道不一,也让劳工面临不尽相同的就业和薪资前景。

位于香港的中国劳工通讯研究员艾丹·周(Aiden Chau)告诉美国之音,建筑业复苏不明显,就业和薪资前景仍然不佳,但部分服务业和制造业,已出现好转。

艾丹·周说:“像建筑行业还是有很多的欠薪(问题)。其实那些房地产还不是有很明显的恢复,所以,如果是建筑行业的话,可能没有太大的(薪资)调整。不过,可能有些服务业或者部分的制造业会有一些好转。例如快递行业在过年、还有年后,都是特别想要招工多的人,所以,那些服务相关的(产业)应该会有一些改善。”